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21章 静文先生

第121章 静文先生

        别小瞧这个过程,每一针的绣线颜色不能有一点的错误,也不必真正的刺绣简单,前世甄甜都不爱接这样的活,嫌麻烦。

        这一次也算是她许久之后又再次做得一次了,看着机器在刺绣了,甄甜忙里偷闲,跑过去给常俏做了一对黄金戒指出来。

        这个戒指自然不像是她给自己和晏辰做得那一对用心,虽然他们的是银戒指,常俏这对是黄金的。

        做好之后,甄甜找个盒子放起来,等着去蔚县的时候,送到周家,周家会派人把东西送到常俏手上的。

        常俏本人在参加完知县夫人的赏花会之后,第二天就已经出门,为自己的夫君前途打点去了。

        刺绣出来之后果然还有一点需要调整,即使对方是做了个坑给她,但是她答应下来的活计,是一定会最完美的完成的。

        等调整之后继续让刺绣机刺绣,看着时辰也不早了,甄甜从工坊出来,到家门口的时候便看着晏辰坐在轮椅上,整个人好似沉默在一片火红的夕阳里一般。

        “小辰,在等我吗?”甄甜快步进了院子,到晏辰身边,问了一句。

        晏辰抬头看着她“嗯,回来了,今日有人把这个送给你的!”

        “啊?”甄甜接过晏辰递给自己的一叠纸。

        “来的人是个年轻人,看着有些痞气,听说你不在家,就把东西还有话都告诉我,让我转达给你!”

        晏辰仔细解释给甄甜听,甄甜一听就知道送这些的是那几个小混混里的一个,她推着晏辰回屋子“这白天黑夜的天还冷,你上次犯病就那么冷,以后不要这么在院子里!”

        两人一起进了屋子,晏辰听着她絮叨自己,也点点头“嗯!”

        “他都说了什么,小辰你有什么想法吗?”既然消息送到晏辰这里了,甄甜自然也就问一下他的意见。

        “会有人埋伏在你去县里的路上,无论是否能拿出来东西,都让你不能去!”晏辰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前所未有的阴沉。

        他用心护着的女子,这些人真是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动这样的心思,今天他光是听着那小混混说,便已经是怒极。

        此时只是重复,即使是理性也压不下他的怒火。

        便是在这个时候,晏辰觉得自己的手被柔软的双手握住,抬头看着甄甜看着自己“没事,别生气,不值得!”

        心里叹息“甜甜,你值得,这天下,只有你值得!”

        值得他这样的动怒,没有任何理性的想要毁灭,如果连她都不值得,晏辰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谁值得。

        甄甜笑着摇头,没有接他的话“原来是这个心思,也对自己那些人的身手太放心了吧!”

        听说这些人要拦截自己,甄甜只觉得好笑,当她这些日子骑马和跟着朱玲过招是假的吗,她也天天锻炼。

        那几个小混混也说了,那些人也就是多受到一些训练,行动更有规则一点,直接面对面的对战,甄甜也不会怕。

        也是没有办法,现代甄甜学的东西,都是面对面直接对战的,那种偷袭什么的,也没有人教,顶多就挖眼插鼻子而已。

        本来她还说如果朱家武馆有这样的功夫,也学一下,结果朱家的武功路数更是大开大合,还不如她的咏春小巧呢!

        如果以后她再遇到这样的事情,甄甜觉得,也许她可以研究一下,做个暗器什么的用了虽说她没有做过,但是仔细研究设计一下,也是可以的!

        晏辰看着身边的小女子一脸自信,根本不知道甄甜已经想到暗器那边去了,甚至连毒都想好了,她的工坊里面有一瓶百枯草。

        绝对是大杀器,到时候谁想要她的命,她就先要谁的命,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某位现代女强人都没有发现,她正在适应这个时代的规则!

        当然,甄甜的变化绝对离不开晏辰同学影响。

        “不行,还是很危险,我已经让周禄去请了朱家人,那天他们会护送你去县里,一直到锦绣布庄,一切尘埃落定为止!”

        如果可以,晏辰想自己跟着甄甜,但是他现在是解毒的关键时候,不能妄动内力,一不小心可能会有危险。

        所以晏辰也只能想着让武馆的人保护甄甜,这般夸张也很让当事人本人,甄甜同学觉得夸张“小辰同学,这一单总共才五十两银子,请武馆就要用去五两银子了吧?”

        虽然现在他们赚钱容易了一点,也不能这么浪费呀,而且只是几个小喽啰,大不了她带着那六个小混混,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查了蔚县县令楚怀源!”晏辰这话说的突然跳转。

        甄甜沉默“是,你看了资料吗,楚县令和玉翘背后那个钱家少爷,联系紧密吗?”

        晏辰摇头“楚怀源和钱旭不过面上交情,不过钱旭背后是陆丰,陆丰背后是章施文……”

        甄甜没想到自己问了这么一句,晏辰居然能扯出这么一串出来,也是头疼“都说官官相护,我算是明白了,这关系够复杂的,小辰你就告诉我,我让楚县令秉公执法,有几分可能?”

        见甄甜没听完就这么没有耐性,晏辰也是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件事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钱旭一个姨娘出来搞的事情,楚怀源虽然是县令,不过他的座师与章施文乃是同乡,有些许交情。”

        “嗯,也就是说,有关系是真的,但是关系也不是那么牢不可破,至少这个妾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甄甜也发现了重点,晏辰点头“我听说拿给你刺绣的原画是春日风光图,是吗?”

        “嗯,笔法有些味道,应该是一位在绘画上有些造诣的人所绘制!”甄甜点头。

        “可见印章,静文先生?”晏辰又提醒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甄甜惊讶了,她这几天一直在抠这幅画,对印章自然熟悉。

        晏辰无奈了“甜甜,但凡读书人都不会不知道,当朝宰相章施文号静文先生,擅长山水画,他的画,千金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