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反坑

第117章 反坑

        “好,去泡茶!”甄甜听着小丫头说人来了,一边往前面走,一边吩咐了小丫头一句。

        小丫头听着甄甜这么吩咐,小脸皱成一团,但知道东家和晏娘子是有自己的计划的,也乖乖过去倒茶。

        对于小丫头的情绪,甄甜也只是笑了笑,有点小情绪也是正常的,不耽误正事就好了。

        甄甜进入内室便看杨四姐陪着一个二十几岁做妇人打扮的女子坐着,杨四姐的脸上都是笑容,十分热切。

        见到她这个表现,甄甜忍不住的皱眉,这戏做得也太假了,突然这么热情也很奇怪的好不好。

        不过有看那玉翘的表情,甄甜觉得自己也是想多了,被杨四姐这么恭维的玉翘很是得意,完全没有觉得杨四姐是夸张的。

        甄甜也是无语,她这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吗,算计人的是蠢货,被蠢货算计的,那就更蠢了,又蠢又毒,简直是侮辱她智商来的!

        “杨姐姐,这位就是玉翘姑娘吧!”甄甜进门之后,不等玉翘说话,直接客气了一句。

        杨四姐还是第一次见到甄甜和人客气呢,之前见常俏的时候,那真是差不多快针锋相对了,倒是今天对玉翘好似很客气。

        只是杨四姐也看着,甄甜这话才说完,玉翘的脸都黑了,她这明明做得是妇人打扮,与甄甜和杨四姐都是一样的。

        杨四姐不用说,年轻守寡带着孩子,自然是这样的打扮的,甄甜和晏辰虽然没有婚礼,也没有婚书,可是和晏辰一起生活。

        也应该是做妇人装扮的,也因为这样的打扮,甄甜出门大家也多称呼一声娘子,杨四姐也是如此,偏偏今日甄甜这一进门就称呼玉翘为姑娘。

        姑娘那可是没有嫁人的女子的称呼,大家都是做妇人打扮,故意这么称呼,可不是寒碜人么。

        甄甜是故意的么,当然是了,杨四姐之前也说了玉翘是钱家的下人,正经下人出门办事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可是不管是哪家的主子,也没有说奴才出门还带着奴才的。

        玉翘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丫鬟,一直高昂着头,和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甄甜前世见过各种客户,小三也见过不少。

        一看玉翘这个打扮架势,那就是这古代有名的一种后宅生物,妾是也!

        所以面上客气,却故意恶心了玉翘一把,反正都已经当妾了,被人说也得认不是么!

        本来甄甜也是有仇当场就报回来的人,现在不能直接打,讽刺一句,当收个利息好了!

        杨四姐看着玉翘脸黑了,才想起甄甜这句话里面的关节,那脸上的表情也是有点精彩,想要高兴,但是又怕引起怀疑,于是整个脸上浮现的就是一种暗爽的样子。

        甄甜看了杨四姐一眼“可否把画展示出来?”

        玉翘哼了一声“你就是杨姐姐说的手艺很好的绣娘呀,看着可不像是有那么大本事的!”

        “嗯,之前我夫君也说,我这人一看就是给人当夫人的,富贵的很,我还不信,没想到玉翘姑娘居然也这么说,看来我之前是误会我夫君了!”

        甄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又是一声玉翘姑娘,差点把玉翘气晕过去,她在钱家因为被前少爷宠爱,就是对钱少爷的嫡妻也不过面子上过得去而已。

        哪想到她到了蔚县,居然被一个绣娘这么不给面子,真是差点直接起来揍人,只是看着甄甜那个样子,玉翘心里面冷笑,也嚣张不了几天了。

        “这幅画很珍贵,所以我也不能一直放在你那里,不知道这个屏风你大概什么时候能绣出来?”

        玉翘好像没有听到甄甜的自夸一样,对甄甜说的自己是富贵人的话很不屑,一个无知村妇而已,还富贵呢,怕是连真的富贵是什么都不晓得。

        甄甜本来这么说也是故意气人的,至于什么富贵不富贵的,她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后来她真的站在别人仰望的位置,彼时杨四姐也依旧只是这小小蔚县一个布庄的东家,也只感叹一句,这时候的甄甜一语成谶!

        “请!”甄甜也不多说话,她不是什么好脾气,这件事甄甜相信杨四姐会说的。

        毕竟有了常俏的例子,杨四姐对甄甜也算是有所了解,提前都会和客户说明,绣娘本事不小,脾气和本事一样大。

        玉翘见甄甜不说废话,只要看画,便挥手,站在她身后的丫鬟把手里的画卷打开,甄甜看了一眼杨四姐。

        杨四姐急忙过去帮忙,和那个丫鬟一起把画打开,这是一幅春日图,约莫三尺见方大小,一侧有朱红色的印章。

        甄甜的眸色微微闪烁,她之前还以为玉翘是故意随便拿一幅画过来坑他们的,但是这幅图明显不是随便来的。

        只是她对大康的书画家也不是多么熟悉,只是看笔触,这人水平还是不错的,反正比甄甜自己好,她虽然也会画,但是毕竟不是研究这个的,所以水平只是一般。

        昨天甄甜还想着用拍立得拍下来,今天甄甜拿出来的却是一个数码相机,毕竟那种拍下来立即就洗出来照片的神器,对人刺激太大了。

        而且,她也不想玉翘知道她能够在一秒钟就把这幅画完全的记录下来,所以杨四姐和玉翘便只见到甄甜拿了一个方方正正的黑色东西出来。

        对着打开的这幅画按了几下这个方块,之后把东西收起来,坐下“三十两银子,二十天工期,五十两银子,五天交货!”

        杨四姐都想不到,明知道这是一个坑,甄甜居然还敢和人议价,而且是这种肆无忌惮的涨价。

        甄甜也看出来她到底在想什么了,翻了个白眼,是不是傻,反正对方是要坑她的,那她为啥不能坑回来?

        果然,甄甜如此狮子大开口,玉翘的脸都黑了,狠狠咬牙“晏娘子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甄甜眨眼“嗯,对这方面,我还是有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