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11章 天上掉馅饼

第111章 天上掉馅饼

        做化妆师的好处就来了,其实化妆是很无聊的事情,所以化妆的时候就会闲聊,甄甜现在就开始推销了。

        “对戒,是你手上的戒子吗?”常俏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又说道“晏娘子怎么什么都会呢,还有你不会的吗?”

        今日常俏见到甄甜的时候,就觉得她头上的首饰很别致,看起来不是什么珠宝,可是温润的光彩让人看着就很喜欢。

        她还以为甄甜卖胭脂赚了银钱,所以到首饰铺子买的呢,没想到居然是甄甜自己做的。

        这个粉嫩的颜色甄甜这样白皮肤的人戴着好看,常俏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和戴银首饰,反而金子的更适合自己。

        “自然是有的,不过就是靠着手艺生活而已!”甄甜笑了一声“对戒就是我戴着的这个了,我夫君的手上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

        “要说起来,这对戒和普通的戒子当然是不同的,而且,这戴的手指也很有讲究,之前我就听过一个故事,就说咱们这个手指是可以连通心的……”

        甄甜一边给常俏化妆,把前世她知道的那些结婚对戒的宣传好好的和常俏宣传了一下,什么独一无二的设计,个性定制啊,还有对戒恒久远,一对永流传都拿出来了。

        所以最后常俏上车去赴县令夫人的赏花会的时候,甄甜手里已经拿到了常俏给的二两银子的定金,定的是一对金戒指。

        事实上,常俏的确是一直好羊,很适合薅羊毛!

        甄甜看着常俏的马车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有点遗憾,如果早点想出来对戒这一招,今天就能让常俏戴着戒指去赏花会了。

        到时候可不是一波更大的宣传么,甄甜掂量一下手里的银子,摇摇头,她还是别太贪心了,能有这一个订单已经不错了。

        “走,去金铺!”把银子收起来,甄甜准备去金铺买一点金子,要不她家里只有银子,怎么给常俏做戒指呢!

        “哎呀,大妹子,可找到你了!”结果甄甜这才走了两步,人就被抓了。

        甄甜看着一脸喜气的杨四姐,有些诧异“杨姐姐这是遇到什么桃花了,一脸喜气呀!”

        杨四姐被甄甜这么调侃,也是嘿嘿笑着“大妹子这话说的,我都什么年纪了,哪有什么桃花,就等着孩子大了娶媳妇了!”

        虽说如此,她这脸上也依旧是红粉菲菲的样子,甄甜今天忽悠常俏赚了银子,心情好得很,见杨四姐这样,也跟着笑。

        “那难道是杨姐姐要娶媳妇了,要不怎么气色这么好呀!”

        杨四姐听着甄甜说自己气色好,马上拉着甄甜“我这去青山村去找你也没找到人,亏得路上遇到了卖流霜胭脂的小媳妇,她告诉你在这里的!”

        “妹子真是好本事,流霜胭脂现在在蔚县可真是有名,之前我可是听着好多小姐太太的议论说好用呢!”

        甄甜见杨四姐一直拉着自己的,常俏的对戒也不麻烦,就任由她拉着“是吗,看来姐姐最近的生意也是不错了,可是发了大财!”

        杨四姐笑容更开心了“哪比得上妹子,快到我那边坐着,今天我可接了个大活计!”

        听着是赚钱的事儿,甄甜积极多了“杨姐姐这是又接到大件的了?是屏风还是别的什么?”

        “我本来昨天还说找你去买两个花样子,还要多谢妹子,之前周家太太很满意那件衣服,最近店里的生意也见了起色,我就想着去找你买点新鲜花样。

        哪知道我之前认识的一位老朋友,今天到我这里,说要定一个屏风,她提供绣样,工期有点着急,就二十天而已。”

        杨四姐说自己接的这个活,说到只有二十天的时候,她看了一眼甄甜,怕她觉得太短,哪想到甄甜对刺绣是从来不考虑工期问题的,因为根本不是她绣。

        有工坊的机器,刺绣的活对甄甜来说,做起来那是效率惊人,杨四姐看甄甜如此平静,也放松了,她就知道,这个活计只有晏娘子能接下来。

        “但是,这一单,足足足足有这个价!”杨四姐对着甄甜伸出三个手指“三十两银子!”

        甄甜一下子脸都亮了“这么多,什么活呀?”

        之前她还觉得蔚县没有多少人会定那么贵的刺绣作品,难道是她的市场分析出错了吗?

        “说起来我那个朋友之前就是在蔚县一户人家做事的,因为之前总是光临咱们锦绣布庄的生意,后来她主家的少爷中了秀才,得了贵人的看重,所以跟着去了邹县。”

        杨四姐仔细的告诉甄甜“也是巧合,她这不是正好回乡看老娘,也听说了咱们锦绣布庄现在手艺精巧,就把他少爷要送上峰的礼物,交给咱们做了。

        这可是好事,那位钱少爷和咱们县令都有些关系,咱们要是做成了,以后找晏娘子做活的还多着呢!”

        这也就明白了,反正就是杨四姐的这个朋友把主家吩咐的活计给甄甜来做了,想来杨四姐也是说了不少好话来夸她的活儿做得好就是了。

        最后这么一个三十两银子的活儿就到了甄甜的手上,这一遭甄甜一下子家能解决晏辰接近一个月的药钱,甄甜觉得自己最近也是太顺利了。

        “那图拿到了吗,我看看,回去就开始做,定钱呢,也给了吗?”甄甜又问了。

        说到这个,杨四姐才有点犹豫“定钱给了,不过,对方也说了因为那幅画是贵人的真迹,所以不能直接交给咱们。”

        甄甜皱眉“不照着图绣,怎么可能绣出来?”

        这个活果然没有那么简单,果然杨四姐也说了“如果什么都那么简单,哪会给这么多银钱,虽然不能把图放在咱们这里,但是你刺绣的时候如果需要,是可以过去看的!”

        甄甜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活看起来很赚钱,也的确是有一点难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连她这个刺绣师傅都没有见过,就把定钱交了。

        这可是三十两银子的生意,听杨四姐的语气,这人也不过是伺候人的下人,这么轻松就交出来,是不是也太轻松了一点?

        对方就不怕这么操作,她根本绣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