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10章 结婚对戒

第110章 结婚对戒

        “帅?”听着这样的评价,晏辰有些疑惑的看着甄甜。

        “嗯,就是好看的意思!”甄甜解释了一句。

        从前也不是被人夸奖相貌,但还是因为甄甜的一句话,晏辰的脸上都是笑意“嗯,和甜甜很配的!”

        又撩,甄甜看了他一眼,把盒子打开,那里面躺着一对银色的戒指,因为工坊里面没有好的材料,甄甜没有进行镶嵌。

        两个完全一样的戒指,上面是一对桃花结,两朵桃花的花瓣相互融合,好像象征了两个人不可分割。

        “这是桃花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以后都不要摘掉了!”甄甜拉着晏辰的手,把戒指戴在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虽然不懂戒指戴在无名指到底是什么意思,晏辰却马上也拿了另外一个女士戒指也戴在了甄甜的左手无名指上“是这样吗?”

        观察力十足,也是够聪明的,甄甜笑了“对,知道吗,据说这个手指会通向人的心脏,所以我们把戒指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代表了我的心已经被对方所束缚,很浪漫的说法吧?”

        晏辰有些诧异,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说法,低头看着一眼手上的戒指,心有所属的感觉,却很好!

        “所以,这个手指戴的戒指,是婚戒指,代表已婚身份!”甄甜说到最后的时候,有点害羞。

        晏辰也恍然明白“所以,不摘下来,是要告诉别人,我已经成亲,有妻子了!”

        “嗯!”甄甜低头笑着,她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虽然有些害羞,还是做了。

        晏辰伸手拿着甄甜的手,亲吻她的戒指“好,我会一直戴着的!”

        虽然也许外人不会知道这个戒指到底是什么意思,可就像是之前做的衣服一样,看着就是一对,有种不再孤单的感受。

        “嗯!”甄甜点头,脸上有点热,她另一只没有被晏辰牵着的手在自己脸颊两旁扇了扇“这个对戒的想法不错吧?”

        晏辰楞了一下,怎么突然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你看咱们现在的人就是很含蓄,年轻的男女定亲以后,如果出去见人,有人看好了,是不是得问一下是不是定亲了,是吧?”

        本来只是岔开话题的,结果这说起生意经,甄甜也是激动起来“所以我觉得这个对戒就可以解决再被问的烦恼和麻烦了。

        男女如果定亲了,就送对方一只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到时候出门,看到人家手上有戒指,还问什么,一定已经定出去了,也就不用多问了,对不对!”

        “而且,还可以当成一种态度的表达,比如有的女子心里等着未婚夫,或者是已经离开的男人,一直带着戒指,也代表自己不想放下的意思。

        这是多么含蓄的表达呀,小辰,你说我要是写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免费送到酒楼里面给说书先生来说,到时候是不是大家都会想买戒指呢?”

        晏辰眼巴巴的看着甄甜,拍了拍脑袋“甜甜,银子和我,你选哪个?”

        “啊?”甄甜今日去逛了首饰铺子之后,就想把这个市场也研究开发一下,流霜胭脂她看着过一两个月就上正轨了,既然首饰设计也有市场,她怎么能不掺和呢。

        只是她这说的热闹,突然被晏辰问这么一句,她回答的也是很快“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带着银子的你呀!”

        说完甄甜就笑的不行,晏辰真是无奈了,所以刚才他紧张都是为了什么,合着话说的那么好听,还是为了赚钱而已。

        其实晏辰也明白甄甜为什么要送戒指给他,大概就是那种,第一次的商品一定要给他的意思,就是好好的又说起赚钱的事情,气氛一下子都没了。

        就因为晏辰和银子吃醋,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甄甜还忍不住的笑,让晏辰恨得不行,狠狠的咬了甄甜好几口。

        等晚上睡着了,晏辰起来针灸的时候,都看着甄甜梦里是笑的。

        当天晚上,过来针灸的郑言又从自家主子这边得到一个任务,让人从西北买一些漂亮的宝石送过来给王妃。

        郑言突然很盼望其他人赶紧回来,他现在就一个人,真的做不到那么多呀,京城的财产他都要整理好多天呢!

        当然,他怂,他不敢抱怨,也怕再被惩罚,只能带着怨念离开。

        一夜好梦,第二天看着晏辰带着戒指的手,甄甜也是亲了一口,帅哥就是帅哥,连手都长的好看。

        一大早周府的马车就停在门口等着甄甜,她起来匆匆做了早饭,也不等晏辰起来,自己吃完就去县里了。

        今天就是县令夫人赏花宴的时间,甄甜要到周府给常俏化妆,背着自己的化妆盒,甄甜美滋滋的进城去赚钱。

        倒是晏辰看着她出门,笑着摇头,今日他也有礼物呢,还是等人回来再说吧!

        “周三少奶奶!”马车进了周府,有婆子带着甄甜到了常俏的院子。

        常俏在正房里见了甄甜,一见到这一大早甄甜素颜也面色红润的样子,很是羡慕她这样的好底子。

        人比人就气死人,她怎么美白都没有什么效果,甄甜就是几乎晒不黑,春桃给甄甜端了一杯茶上来。

        甄甜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就喝。

        “之前春桃也与晏娘子说过了吧,今日是县令夫人的上花会,所以我要郑重,但是今天的主角是县令家的小姐,所以也不能喧宾夺主!”

        比起给之前那个卫姑娘还有蒋姑娘,给常俏化妆就简单多了,上来先告诉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甄甜听到以后点头。

        “没问题!”也不多问,常俏满意的点头。

        坐下来让甄甜给自己化妆,今天甄甜穿的就是她自己做的齐胸襦裙,没有戴着全套的头面,只戴了簪子和耳坠子,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也是闪亮亮的。

        “晏娘子这衣服是自己做的吧,倒是别致!”一边化妆,常俏一边问了一句。

        “嗯,我自己的设计,还有首饰也是,三少奶奶如果有这方面的需要都可以找我,您和三少爷夫妻和睦,有没有兴趣定制一对对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