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08章 我是夫人?

第108章 我是夫人?

        甄甜觉得十五应该真是个好日子,而且特别适合相亲,因为那位蒋姑娘也是今天去上香的时候要和人相看。

        蒋姑娘家里是开粮油铺子的,也是巧合,之前甄甜还去过她家里的铺子买粮油,今日蒋小姐的母亲见了甄甜还认出来,又是好一阵夸。

        问了也是相亲要用的妆容,甄甜这回更顺手,两个小姑娘年纪也都不过十五六岁,本来就是皮肤底子最好的时候,所以化妆不需要特别复杂的。

        眼看着蒋姑娘也变成了一个明艳大方的姑娘,蒋姑娘的母亲和她自己再一次对甄甜的化妆盒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又问了甄甜以后一定会开店来卖这些。

        才总算放了甄甜离开,倒是等甄甜走了以后,蒋姑娘和卫姑娘一起去上香的时候还议论呢,说甄甜手里的化妆品一定很贵,要不她自己怎么都不化妆呢。

        甄甜也不知道自己被议论了,她自己现在的皮肤底子好,又是好的年纪,所以她现在不化妆,但是她现在做的基础保养都是顶级,就是为了保持住她现在的状态。

        她这所谓的素颜,也是涂了防晒的,谁让她就是这样简简单单就挺好看的呢,她皮肤太白了,一旦化妆就很容易看起来很浓,和她本来的气质也不大符合,不如这样清爽的。

        反正需要的时候她在化妆就是了,甄甜从两家出来以后发现时辰还很早,但是她好像也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

        先去看了看刘小丫她们摆摊,已经是第三天了,生意算不上多么热闹,可是也有人过来问的,甄甜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想了一下,往首饰铺子走去,她现在衣服已经在做了,以后总是要做生意见人的,可是也没有个正经的首饰,她工坊里面其实有一些首饰原料。

        但都是一些小的米珠或者是贝壳之类的,她之前有自己融金子做耳钉之类的,只是她只有工具,却没有被原料。

        她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把首饰盒放在卧室了,结果工坊跟着过来了,生活区那一层就那么离开她而去。

        进了首饰铺子,并没有出乎甄甜的预料,蔚县的首饰铺子里面的金银首饰样式都非常单调,甄甜光是看着就完全没有想要戴在头上的冲动。

        那价格还非常的惊人,甄甜无奈的退出来,家里还有个烧钱的小哥哥,花钱还是省着点吧,反正家里还有银子,她自己在工坊里面做一套贝壳的头面出来吧!

        之前甄甜看朱玲要给自己的那个簪子虽然款式一般,做工还算精致,以为大康的首饰就是那个水平,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不过,甄甜仰望天空,她好像又发现了一条财路,看来老天都是要看着她成为一方首富呀,哈哈!

        高兴了一会儿,甄甜去回春堂买了晏辰的药,结果那吴大夫居然不在,坐堂的变成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帅哥。

        郑言来了蔚县这么多天,还没有正面见过甄甜这位未来的王妃呢,虽然现在的王妃穿着朴素,背着和黑色的木盒子,完全一点身份都没有的样子。

        之前郑言曾经在甄甜身后保护过甄甜,只是甄甜没有见过他,他一直在回春堂等着王妃上门来拿药呢!

        没想到,今天甄甜就来了,郑言忙上前“这位夫人不知道需要什么?”

        帅哥这么热情,而且眼神清明,没有猥亵之意,甄甜也没有动手打流氓的意思,只是对郑言的称呼很意外“夫人,说的我吗?”

        她刚来这里的时候也不大适应,她这成亲了以后,发型必须盘起来不用说,出门外人见了成亲的女子也多称呼一声娘子。

        顶多熟悉了多加一个夫家的姓,如果关系只是一般的,甚至只会称呼一声某氏,比如锦绣布庄的绣娘张氏。

        这突然之间有人称呼自己为夫人,甄甜还有点不适应,因为之前她研究过户婚令,大康明确了二品以上的正妻才封夫人的。

        “正是,不知道夫人可是要来诊脉的,请坐这里!”郑言一脸认真。

        甄甜笑了“帅哥你可真会说话,不过我已经嫁人了,我是给我爷们抓药的!”甄甜眨眨眼“你,没机会了哦!”

        一句话,郑言冷汗都下来了,这话要是殿下听到了,他得被送去西北做苦力吧!

        “夫人,在下不是这个意思!”郑言解释。

        甄甜哈哈笑了“你这个小大夫真有意思,比吴大夫好玩多了,我逗你玩的,给我抓药吧!”

        郑言有点无语的看着甄甜,他之前不知道王妃是这个性格呀,还带调戏人的,殿下不像是会喜欢这个类型的啊!

        不过,和静小姐的确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难怪那么多年静小姐都走不进殿下的心里,王妃这才几日就做到了。

        见郑言一脸怨念,甄甜嘿嘿笑着,看着帅哥忍不住的想调戏一把,哪知道这帅哥这么不经调戏呀,皮了一下的甄甜抓了药就跑了。

        留下郑言继续一脸怨念,甄甜回家之后,下午一边设计自己要做的头面,一边把今日在回春堂遇到帅哥的时候告诉晏辰了。

        结果又被晏辰堵在墙上亲的差点窒息晕倒,一直到睡觉前都能闻到晏辰身上那股好大的醋味。

        而晚上郑言又过来针灸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家殿下一张比铁还黑的脸,大晚上的被惩罚绕着青山村跑了十圈,一直到凌晨天快亮了才被放走。

        被放走的时候还收到了警告,让他不要欺负王妃,腿差点跑瘸了的郑言无语问苍天,他什么时候欺负王妃了,明明是王妃调戏他。

        但是,他怂,他不敢和晏辰说这个现实!

        之后几天甄甜就没有再出门,她给自己设计了一套首饰,还给晏辰设计了一个结婚戒指,虽然他们没有婚礼,没有婚书,现在还是非法同居!

        不过既然做了白首盟约,就是一辈子的约定了,戒指自然是需要的,朱玲这几天都会来家里教甄甜骑马。

        她也很有天赋,才学了几天,已经骑的像模像样的,甄甜在家也把前世咏春和拳击的训练又找了回来,每天还和朱玲对招。

        一天天的进步着,至少再遇到张麻子掳人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没有力量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