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04章 唯一的女主人

第104章 唯一的女主人

        本来甄甜昨日买了一些有的没的回来,就是为了掩人耳目,避免有人怀疑她的东西都是哪里的,也不想让晏辰发现什么。

        可是昨天下午李长贵的事情,虽然最后的结局还没有出来,但是这个男人的城府和算计,晏辰没有对着甄甜遮掩,甄甜自然也是看得明明白白。

        所以甄甜也知道,就像是晏辰隐藏了一些东西是瞒不过她的,她其实也一样不可能完全把人蒙在鼓里。

        因为知道这个,甄甜就放飞自己了,外面的人自然只是看到她买了这些什么硝石还有铅粉之类的,在晏辰面前,她有些东西,也不遮掩了。

        两个人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也因为都是聪明人,互相都知道对方虽然有所隐藏,但是本身互相对对方的心是真的,那剩下的就是看什么时候忍不住坦白明白了。

        所以在甄甜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自己之前就买了这个什么橄榄油,还有蜂蜡之后,晏辰才把人拉过来,使劲的捏她的脸。

        她说甄甜耍赖,是因为甄甜就是任性的告诉晏辰,她是有隐瞒,她就是不说,甄甜知道晏辰表达的意思,她回复了他一句,说晏辰腹黑。

        这件事两人也不用再说的更细,因为已经互相明白。

        所以,这天晚上郑言过来给晏辰针灸的时候,便听着自家主子又布置了一句“让人打听一下哪里有橄榄或者橄榄油,悄悄在京城外面买个大一点的庄子放在王妃名下,找到橄榄就放进去!”

        郑言自然是答应,但还是多问了一句“殿下,橄榄是动物,还是植物?”

        回答郑言的,只有一阵沉默,郑言叹息一声,看来这工作量有点大呀!

        “张麻子被问出来了,不过他只是刚接触,不了解什么,臣现在还在查商钱赌坊上家是谁!”郑言又说了一句。

        晏辰冷笑“看来我那位好哥哥还真是缺钱呀!”

        郑言一脸纠结,晏辰看过来,他才说道“殿下,咱们现在这边也有点紧张呀!”

        都说皇族贵胄,可是这要养的人也是多,况且三殿下和二殿下这几年斗的热闹,也是需要钱的,之前三皇子自己经营的产业收入还算不错。

        但是之前二皇子下毒成功,这几个月他们殿下不能出现,二皇子那边动作可是不小,这样下去,他们这边是真的没钱了!

        郑言说完,晏辰的脸先是一黑,回头看了一眼茅屋,想象着他的小媳妇正睡得香甜“怕什么,本王还有王妃呢!”

        郑言点头,现在看来,虽然王妃好像有许多秘密,但是的确很能赚钱“那要不臣现在就让他们把殿下的产业都放在王妃的名下,到时候王妃直接接手就行了!”

        郑言非常积极,他这个年纪了,这一次找借口出来,差点就后院起火,这回去的时候不买点东西哄着,说不定回去要睡多久的书房。

        口袋里没有银子,怎么讨好媳妇呀,作为臣下,这种事只能求一下主子了,求一下王妃什么的,也完全不掉面子的。

        晏辰也就是脚还不利索,要不真一脚踹过去了“就你话多!”

        郑言嘿嘿笑着,他也是看出来自家王爷的心情不错,而且最近解毒也很顺,正好调查二殿下的时候查到了人家的钱袋子。

        所以才担心了一下自家殿下的钱袋子么,晏辰说完以后,又看了一眼屋子里“那就去办吧!”

        “真的都挂在王妃名下吗,所有的?”睁眼也就是这么一说,哪知道晏辰居然真的答应了,他声音大了一点,惊讶的问。

        “嗯,把所有的铺面生意都整理好,等王妃进京的时候全都交给她!”晏辰说道。

        郑言犹豫“那静小姐……”

        本来提起要给甄甜管着自己的产业的晏辰瞬间沉着脸,严肃的看着郑言“她是我王府的女主人,唯一的女主人,男人要管好自己的妻子!”

        郑言难掩惊讶,哆嗦了一下“是,臣会归束妻子,不与外人结交!”

        “去吧,商钱赌坊的事不要着急,不要泄露行踪!”晏辰挥手,郑言再次离开。

        甄甜睡得好好的,感觉到身边好像没有人“小辰?”

        “嗯?渴了吗,要喝水吗?”听到甄甜说话的声音,晏辰推门进来,以为她是渴了,过去倒了一杯水端过去。

        “嗯!”因为半梦半醒的,甄甜也是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自己被人半抱起来,喂到嘴边喝了一口水,两个手抱着晏辰的衣襟,滑到床上躺着继续又闭着眼睛。

        “我刚做梦自己坐在金山上,你别打扰我,我要继续这个梦!”低声叨咕一句,就又睡了。

        留下晏辰一只手拿着杯子,看着小女子抱着自己睡,忍不住的点了点她的鼻尖“小钱精,金山银山都给你,为夫的后勤,就靠你了!”

        “我的!”晏辰才说完,甄甜抽了抽鼻子,低喃一句。

        晏辰一下子就笑了,把杯子放在轮椅上,慢慢上床把人抱在怀里“嗯,都是你的,不过,你是我的!”

        第二天一早刘小丫过来给甄甜送昨日卖的银钱,比起第一天的火爆,第二天蔚县摆摊卖的已经没有那么多了。

        反而使得周大郎和冯氏比昨天卖的更多,很多女子昨日舍不得,纠结了一日还是花钱买了一盒口脂出来。

        最后两拨人一天总共卖了一千三百多文钱,这个结果甄甜之前就有所预料,胭脂水粉自然是好东西,可是对蔚县和周围这些经济不好的女子来说,首先要吃得起饭,才能想到别的。

        彩妆用的也比较慢,如果不能一直推出新品,销售一定会在增长后就会进入瓶颈,不会有大的提高了。

        刘小丫还担心甄甜会觉得她们不尽心,毕竟比之前赚的要少多了,好在甄甜能理解,她也放心继续去卖胭脂。

        等送走了刘小丫,周二郎也过来跟着晏辰学习,甄甜不好打扰,就去山上摘桃花了,她打算今天再做一些桃花乳膏,还有一些纯露出来。

        基础保养虽然不像是彩妆那样效果明显,更容易推销,价格也更贵,可是这东西还是要慢慢推出去的。

        她先做这种应季的乳膏出来,慢慢培养这个化妆保养荒漠一样的市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