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00章 伟大的白富美

第100章 伟大的白富美

        周家一家人对晏辰和甄甜两个人都只有佩服,即使甄甜说以后平稳了没办法每天都这么多,每天哪怕一两盒,一个月也好几两银子呢,简直无法想象。

        周家人都觉得,跟着甄甜干一定有发展,蔚县这边来了个开门红,相比之下,周大郎和冯氏就不太顺利了。

        很多人一问价格就不买了,他们走了很远,也不过才卖了两盒口脂,一盒粉底,现在冯氏给的就是这二百文钱。

        甄甜把钱接过来,拿着笔墨记下他们各自的销售,本来她还担心周大郎和冯氏卖的少,心态不好,结果见两人对这件事还很沉稳。

        心里对他们也是多了几分满意,这样能吃苦的,以前能坐在铺子里管事,现在也能出去跑着吃苦的,才真是稳妥呢。

        也是甄甜想多了,她骨子里还是现代的灵魂,现代的年轻人大多有些娇惯,便是吃苦也都是有限的,有些好面子,对于不体面的工作都不喜欢做的。

        但是甄甜却忘记了,她现在可不是在现代,而是另一个时空的古代,青山村这样偏远的村子,能赚钱就是体面的事,人也没有其他的心思了。

        周大郎虽然在县里做过管事,可骨子里到底还是踏实的农民,他们给甄甜做工,本来都以为只能赚那二百文钱的工钱呢。

        哪知道第一天就卖出去了,也亏得甄甜这个流霜胭脂看着就不凡,细腻清香,很多女子试用以后都爱不释手,要不是卖的有点贵,估计会卖出去不少。

        周大郎和冯氏做了一天,反而更有信心了,只想着更了解一下这附近的市场,到时候他们自己上货来卖,两口子昨日睡觉之前还商量呢,以后他们说不定自己也能开个铺子,就卖流霜胭脂。

        有了这样的动力,周大郎两口子那是充满了信心,今天还想跑更远,多卖一点呢!

        他们不知道自己和甄甜想到了一块去,甄甜会让周大郎两口子出去跑,也是想考验一下周大郎,如果他做的不错,到时候蔚县的店就直接转给周大郎他们来做。

        甄甜从来不觉得自己的事业版图只在蔚县而已,她甚至已经一直努力做到整个国家,甚至是别的国家去。

        所以未来她一定是要去邹县的,那个据说是附近最大的一个县城,距离府城也没有多远,将会是她打进府城的胭脂市场的一个跳板。

        最终她的目的是府城,那才是甄甜短时间内的一个目标,她相信,那里一定会是更大的市场,她不会让自己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

        终于有一天,她的市场会是这整个世界,从来到这个时代,甄甜就已经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目标,赚更多的钱,做更伟大的白富美!

        因为这样的算计,甄甜到时候一定要亲自去邹县开拓市场,这边自然需要有人负责,周家的人可信,但是要用人,光可信是不够的,还要好用。

        因为心里面有想要追逐和视线的理想,甄甜每一步都有自己的布局,暂时周家就是她目前走得第一步,只是周家人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考验了。

        等看着周家的人都出去了,甄甜才回家,周二郎已经上完了课,又去上山打猎,他到底还是靠着这个生活,晏辰没有事情交代他的时候,他就还做这个。

        晏辰见甄甜回来了,推着轮椅过来,看甄甜一早起来有些红肿的嘴唇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依旧是香甜可爱,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甄甜还想着自己未来的事业发展蓝图呢,结果抬头看着某人眼巴巴的盯着自己的嘴唇,忍不住的咬牙,这个腹黑,她还没忘记昨晚的事呢!

        “哼!”一脸斗争的看着晏辰,甄甜不理他!

        晏辰见小媳妇气还没消,马上拉着她“甜甜!”

        别以为叫她叫的这么委屈就就有理了,甄甜回头看着他,见晏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也不说道歉,就这么看着,不由得伸着手指头狠狠的点了他的肩膀。

        “我有不让你亲吗,做什么要晚上这么见不得人一样的!”甄甜就想不明白了,一开始认识晏辰的时候,没看出来他是这个性格呀。

        不就是腹黑了一点么,这也没什么,甄甜觉得自己可以接受,但是谁能告诉他,晚上偷亲这种幼稚的操作怎么也是晏辰做出来的,这个人设甄甜不熟悉呀!

        晏辰抓住甄甜的手“奖励!”

        就这么两个字而已,甄甜炸毛了“所以我不给你奖励,你就自己抢是吧,晏辰,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不给你做饭吃了,你继续天天喝粥吧!”

        这个威胁也是真的很有力度呢,甄甜说完以后都觉得自己简直弱爆了,她弱没有问题,好在有人愿意配合。

        “那你不能扣我的奖励!”晏辰假装自己真的有被威胁道,顺便还给甄甜提了个要求。

        “你还敢提要求?”这家伙胆儿大了呀,这时候还敢反驳她。

        晏辰捏了捏甄甜的脸蛋“甜甜,你不能不让我亲媳妇,这是不对的!”

        这个该死的腹黑,又在她耳边说话,撩什么撩,事实上,这招虽然是用的比较多,但胜在好用。

        甄甜又哼了一声,抓住晏辰的手玩“你怎么算计到的陈家,不是说陈家有人当大官吗,不会影响到咱们吧?”

        今天听着周家说起陈家,甄甜就知道晏辰大概做了什么,说到底不过就是借刀杀人,可是又听着周家说陈家怎么厉害,她也怕陈家知道了自己被利用,再遇到什么事!

        晏辰一只手搂着甄甜让她坐的舒服“他家有什么大官,谁说我是利用的陈家,是李德华自己做的事情!”

        晏辰嗤笑一声,那陈家不过就是有个得杨妃信任的太监而已,没想到倒是在自己家乡能摆谱,比那章相在家霸占的地都多。

        一个阉人而已,也敢称得上是什么大官,这陈家也不怕丢人。

        甄甜没有注意到晏辰说起陈家的口气,她注意力在后一句话上“原来是这样,那就好了,对了,辰哥说的李德华,是不是长的和李长贵有七八分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