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99章 李长贵的结局

第99章 李长贵的结局

        就在甄甜的马车刚刚进村子的时候,有个凶神恶煞的人带着十几个粗壮的汉子,手里还拿着棍棒,直接就闯进了李长贵的家里。

        李长贵还在家里睡午觉呢,迷迷糊糊的就听着轰隆一声,他家里的大门被人踹开了。

        “是李长贵家吧,去找人!”这些人进门之后,也不管出来要说话的李德福,挥挥手就让人搜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到我家里做什么,你们出去,我要报官了!”李德福是个连甄甜都打不过的,绝对的战五渣,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本事。

        这时候他也也不敢上前,一边护着自己媳妇孩子,一边吆喝着要报官。

        那领头的人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听着李德福说要报官,浑不在意的样子“你们县太爷见了咱们老爷,也得乖乖行礼,要报官就去报,看看谁敢包庇你们这与人通奸的罪人!”

        “你胡说!”说话的人却不是李德福,而是被两个人抓出来了的李长贵“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随口就说我们的罪名,我看你们这些强盗才是罪人!”

        “你就是李长贵,这三个村子的里正?”那领头的大汉听着李长贵说话,也不搭茬,反而问了另外一件事。

        “强管事,人抓到了,就是他!”李长贵都没有回答呢,就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被提出来了。

        李德华昨日被打了,李长贵知道他的心思,还劝说只要他听话,就让甄甜以后做他的媳妇,这李德华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以前虽然也不大聪明。

        可是脑子还算能明白一点事,最近倒是有点傻乎乎的,整天除了念叨甄甜,居然没有别的心思。

        李长贵也是好不容易让李德华能在家里安静待着,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你们抓我儿子做什么,你们这些强盗!”

        “没错,就是他!”那领头的看了李德华一眼,点头确认。

        手下的人忙上前问道“强管事,只抓这两个,还是都抓走呀!”

        “都抓走,一个小小的里正,居然敢仗着自己的身份做这样的事情,去蔚县通知楚大人一声,就说人我们自己带走了,这边的里正让他再派一个!”

        这人显然也不知道规矩的,不知道一般村里的里正都是村民推举,没有说县令派谁来做的,因为只是个里正而已,当县令的也没有那个精神顾着这么多的细节。

        这些人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李长贵一家都被带走了,许多人都是亲眼看着他们被带走的,本来村里有些汉子还说自己村里的里正总不能就这么带走。

        后来那大汉亮出身份,村里的人也不敢说什么,让他们带着李家人离开。

        晏辰和甄甜说的简单,甄甜多问了几句,也不过就是从晏辰这里知道了李长贵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可能要坐牢,有了这样的底子,是做不成里正了。

        本来想着自己做了好事,想要从媳妇这里得到奖励的晏辰同学因为故事说的不明白,不够精彩,被甄甜单方面宣布没有奖励。

        于是那天晚上,甄甜睡梦之中好像感觉有人咬自己的嘴唇,一早起来嘴唇都肿了。

        对某个居然晚上作怪的人,甄甜追的打了一早上,一直到周二郎过来上课,甄甜还没有消气。

        因为周二郎来了,甄甜不好做什么,却不理会晏辰,捂着嘴去周家送货,她到了周家以后,刘小丫才把事情都告诉了甄甜。

        “以前公公婆婆也说过李长贵这个里正做得有私心,不过也还算得上公正,要不是昨日陈家的人来,咱们都不知道这些年他居然做了那些事情。”

        刘小丫一边收拾货,一边和甄甜说着,甄甜听到了以后就问“带走他们的是陈家的人吗,他们居然可以不通过县令抓人!”

        “别人家肯定不行,但那时陈家呀,他们可是个大家族,据说整个漳县都是陈家的土地,他们家还有一个在京城做大官呢,比县官大多了!”周婶也凑过来说话。

        倒是周大郎因为之前在县里做事,可能知道的多点,跟甄甜解释“是不是有大官不知道,不过陈家的确在漳县很有影响力,我们昨日回来的时候也听着议论了,陈家的大老爷很疼爱的妾室前些日子私奔了。

        出了这么丢人的事情,陈家一直在找人,我听着那些人说是华子与人通奸,估计是和这件事有关系!”

        甄甜皱眉,她虽然是现代来的,但是跟着晏辰一起,特别是之前陈二妮威胁她没有户籍不能有婚书,所以对大康的户婚法律有些了解。

        “那不是妾么,也算通奸吗?”一般来说,只是个玩意,通奸罪好像说的是正室吧。

        “他们那样的人家,要收拾人也不过随意给个理由就够了,华子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这次怕是不死也要蜕层皮!”

        周大郎神色有些阴沉,他之所以会被撵回来,也是因为不小心得罪了人,真的经历过被这所谓有权有势的人欺压的滋味,想也知道更厉害的陈家会如何。

        有周家的人说了,甄甜才知道晏辰口中说的,李长贵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再也做不成里正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甜姐儿,这是昨日卖胭脂的钱,因为昨日我们回来的晚,也没有马上给你!”这个话题显然对周大郎和一家人来说都不是很愉快,所以冯氏也拿出昨日自己卖了的钱出来给甄甜。

        周婶和刘小丫昨日在蔚县摆摊,因为一开始甄甜做了一波宣传,又有周婶自己的脸做例子,后来的生意也是不错。

        不说有两个直接花了一两银子,朱玲还有其他人,有些只买了口脂,有些买了粉底,紧紧昨天一天,摊位上就卖了四两银子。

        当然这是毛利,但甄甜这生意最大的好处就是东西都来自工坊里面,这个成本等于没有,所以就是用了这么多人,她这一天的收入也已经很吓人了。

        不过现在周家给甄甜送钱,甄甜也说了,这是第一天,噱头不小,所以才能有这样的销售,等第二天慢慢平稳,每天的销售就不会那么夸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