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94章 有点意思

第94章 有点意思

        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美妆市场就好似是一片荒漠,甄甜现在要做得,就是一点点的把美妆的知识,传递出去,最终达到培养市场的程度。

        希望这样以点带面,终有一天,她的理念可以传边大康的每一个角落,到时候,所有的女人,甚至是男人,都是她的消费者,那一天一定会来的。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粗略的概括而已,实际上,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底妆,还有什么样的肤色,都适合不同颜色的口脂。

        如果现在用这几种不喜欢,未来流霜胭脂还会推出新的颜色!”

        甄甜最后笑着说道,没有说这些口脂还有粉底膏要多少钱,这就是销售员要做得了,总不能什么都她来做不是么!

        那个化妆很浓的大姐走近了看周婶子的脸,不得不说,现代的化妆品的确是很能被考验的,即使距离很近,也一样只能看出来自然的白色。

        可以说,近乎没有妆感,想也知道了,现代的时候,一个底妆不算最开始的水乳基础保养,从第一层的隔离,各种遮瑕,粉底。

        在之上才是那些腮红,眉粉之类的,更不用说眼睫毛什么的了,最后的修容定妆,看着一个清清淡淡细致的妆容,得多少层吧!

        就算那么多层,其实大部分现代的妆容的妆感也不会和这个时代的粉一样那么重,明显能看出来你脸上就是有一层粉,这就是现代科技进步带来的了。

        而今天甄甜给周婶只弄了一层而已,怎么可能看出来很重的妆感来,那真是服帖的好像自己的肌肤一样,偏偏又显得皮肤好了许多。

        甄甜看着那个女子仔细端详周婶,在一边背着手,淡然的笑着,来吧,让现代的化妆术征服这个世界的人们。

        “这个珍珠粉底膏要多少钱,口脂呢?”这大姐仔细看过了以后,终于动心了。

        这回回答她的却不是甄甜,作为创始人和老板,她请人可不仅仅只是站在那边好看的,何况刘小丫还没有甄甜自己好看呢。

        “姑娘,口脂原价是五十一盒的,珍珠粉底膏是一百文钱一盒,只有这个眉粉,一盒是三十文钱!”刘小丫报价。

        本来有几分动心的许多人,听到这个价格都退缩了,平均每一样都比一般的胭脂铺子贵接近三分之一,东西虽然是好的,但是也的确有点贵的。

        “你们这东西比清风斋的还要贵,太黑了吧!”有人念叨了一句。

        倒是那个大姐说了一句“这东西倒是新鲜,每一样都给我一个吧!”

        也真是不差钱的,刘小丫看着这女子伸手把钱给自己,都有点哆嗦,这么贵的胭脂,居然真的有人买。

        刘小丫把东西收好了递给这个大姐,她拿了东西要走,正好也有人看到她买了,也有点动心。

        那什么粉底膏她们买不起,但是这新鲜的口脂她们还是可以试试的,毕竟是住在县里的人,相对过得富裕的人也会多一点。

        普通的胭脂铺子里面的口脂大多都是普通的红色,没有什么变化,甄甜这一盒虽然要比一般的贵,但是盒子也更大一点,很多人对橘粉色还有草莓色感兴趣。

        有人皮肤底子白,太深的颜色用了显得老气,便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插话“不是说可以遮掩年纪吗,只是这样用粉底膏和口脂,一般的胭脂也可以做到吧!”

        因为这个女子说话,所有人包括甄甜都看着她,正是之前说甄甜的粉底膏是湿粉的那个女人。

        这女子一身桃粉色的齐胸襦裙,头上挽着凌云髻,珠翠环绕,她才说话,就有人认出她来“是清风斋的魏东家!”

        魏家一直从事的都是胭脂的生意,几代单传,到了她的时候,就只有她一个女儿,所以到年纪为她招了以为赘婿。

        只是魏氏为人精明强干,那男子后来受不了就和魏氏合离了,她现在带着女儿生活,一心扑在铺子上,一直保持了清风斋最大胭脂铺子的地位。

        虽然只是在蔚县最大,但也已经是很厉害了,魏氏自己也会研究做这些胭脂水粉的,眼看着甄甜随意几句有忽悠的人买她的胭脂,就出来说话了。

        “原来是魏东家,不知道您是觉得我这说的有什么不对吗?”甄甜对着魏东家客气的道。

        魏淑芬走出人群的,刚才买了东西的那个大姐见到魏淑芬,也招呼了一句“魏东家!”

        “朱小姐!”显然魏氏与这位小姐是认识的,实际上,她是清风斋的常客了。

        “这位想来就是流霜胭脂的老板了吧,既然你说的是让人显得更年轻,但是明显您用做例子的这位婶子,本来就是不化妆的人。”魏淑芬这么说,果然好多跟着点头的。

        实际上,最开始被甄甜吸引的男女都有,但是到最后,留下的大多都是女子了,女人们自己化妆,自然都懂这些的。

        “我们都知道,不化妆的人只要化妆,人就会有很大的变化,而且也只是年轻几岁而已,根本不是这位东家说的那么神奇。

        你这胭脂卖的这么贵,大家买回去,实际上根本不能真的做到变得年轻,那就可惜了吗?”

        虽然说的好听,其实魏淑芬就是在找茬,不想甄甜真的把这些胭脂卖出去,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听说过,京城里面的湿粉,一盒至少要二百文钱呢!

        甄甜卖这个比起湿粉还要好,却只有一百文钱,不能拿着商品的质量说问题,魏淑芬就抓住甄甜之前宣传说的话来说事。

        甄甜之前接触到的开铺子的老板,也是巧合,都是女子,大概是因为甄甜自己的生意也都是做女人的生意了。

        但是三个女老板,孙三娘心思重,喜欢背后算计,心高气傲没有远见,杨四姐就是完全相反,简直是跪着被孙三娘吊打,老实的有点过分了,虽然也有些聪明,显然是玩不过对手的。

        再就是今日这位魏老板了,有眼光,有气魄,发现甄甜可能威胁自己,立即在甄甜事业萌芽的时候就打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