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92章 吆喝起来

第92章 吆喝起来

        这一番话内涵倒是丰富,甄甜面色平静,却难掩震惊,那可是张麻子,怎么会这么帮着她说话,这么一来,就等于完全的把她给脱出来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张麻子是为了什么,难道是恨陈二妮母女利用他,还有李夏不是李忠的女儿什么的,这种明显就是假的的消息,又是怎么传出来了?

        “怎么不看路?”甄甜从周家知道张麻子后续的发展之后,回家路上就一直低头思考,一时不小心踩在石头上,一个踉跄。

        本来摔倒的动作被人扶起来,之后就看到了晏辰的轮椅,甄甜嘿嘿傻笑,摸了摸脑袋“小辰,你听说张麻子了吗,张麻子承认他和陈二妮的事情,还连夜跑了!”

        “嗯!”晏辰听到甄甜说这个,淡淡的点头,拉着甄甜的手,帮她看路“走路不要发呆,这路上若是再摔着怎么办?”

        这人虽然是个腹黑,可是知道了这件事居然如此反应平淡,是不是有点奇怪,甄甜看着晏辰“你不惊讶?”然后的捂着嘴“难道是你让他改口的?”

        才说完,就见到晏辰的脸上慢慢浮上微笑“嗯!”

        “小辰同学,我有没有说过,你真的是,太棒了!你怎么做到的?不过他居然跑了,真是便宜了他!”甄甜高兴坏了。

        晏辰任由甄甜拉着自己手跳来跳去,眼底也都是浅浅的笑意“反正你记得这就是真相就好了,去周家玩的开心吗?”

        甄甜一听晏辰问周家的事情,也是马上就把今天他和周家谈的事情告诉了晏辰“咱们现在虽然也有一点银钱,不过好铺子不好找。

        我倒是看中了天和布庄的位置,而且就是开了铺子,宣传不到位,生意也做不起来,所以暂时用这样的方式先吆喝一阵子,等着名声做得大了,再看看租或者买个铺子!”

        关于甄甜和天和布庄之间的恩怨,晏辰也是知道的,听着甄甜说看中了天和布庄的铺子,晏辰也是微微一笑,伸手捏了一下甄甜的脸蛋。

        “你什么时候想用天和布庄的铺子?”

        甄甜想了一下“怎么也要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样子,到时候再装修一下,我就可以不和杨四姐继续合作了。

        你不知道,她性格磨磨唧唧的,真是麻烦,有了铺子,我就可以自己接生意了!”

        “好!”晏辰听着甄甜念叨这些,只说了这么一句。

        甄甜撅了噘嘴,所以为什么她说了这么多,他咋是这个回答,有什么关系吗?

        显然看出来甄甜对自己的怀疑,晏辰咳了一声,问甄甜“你这样让人沿街叫卖,名字是出去了,可是并不会吸引高端客户吧?”

        高端客户这话还是甄甜说的,难为晏辰居然记得,果然,他突然问了这一句,甄甜捂着脑袋了“哎,蔚县的贵妇们难道不想举办一个什么茶会什么的吗?”

        说完之后,见晏辰一脸问号,甄甜拉着他去写契约去了,下午,周家和甄甜签订了雇佣契约,未来半年他们都会是甄甜的雇员,受到她的安排。

        第二日,周家人早早起来等着甄甜一起进城,周大郎和冯氏背着一个小盒子,周家三郎就是木匠,昨日特意做得背在后背上的盒子,上面还有一个旗子。

        旗子正好是之前晏辰和甄甜一起设计的那个logo,红底白花,甄甜专供,周婶子和刘小丫这里则是拿了一个可以折叠的桌子,并且有同款logo旗子。

        因为要去县里摆摊,甄甜特意把前世见到的折叠桌的样子和周三郎说了,他如获至宝,试着做了以后,正准备以后好好的推广销售,还说一个椅子给甄甜一成的利润。

        甄甜本来是拒绝的,最后还是答应下来,还保证以后有别的什么想法,可以再交流,显然,周三郎非常相信甄甜还能设计出来别的东西。

        “二柱叔,婶子,大哥大嫂,二嫂,我来得晚了!”甄甜吃过饭就来了,正好周二郎也过去上课。

        结果她来的时候,周家已经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来呢,此时见到甄甜,一家人对着甄甜也是客客气气“东家!”

        甄甜嘿嘿笑着“嗯,出发吧!”

        冯氏和周大郎对着甄甜躬身,看到甄甜点头之后,便背着箱子快步出门,他们要去的方向不是蔚县,而是稍微再远一点的漳县。

        因为去漳县的路上会经过不少村子,有两个村子是富村,他们慢慢走过去,也不耽误什么。

        至于甄甜和刘小丫则是坐车去蔚县,到了蔚县里面,付了三文钱租了一个摊位,三个女人把摊位支了起来。

        周婶子和刘小丫以前都是赶集过的,可是到底那和摆摊也不一样,摊子支起来后都不说话,尴尬的很。

        好在甄甜在,她拖着一个椅子到摊位旁边,让周婶子坐下“瞧一瞧看一看呀,姑娘们,大姐们,你们出门都化妆吗,你们真的会化妆吗?

        我来告诉你们,你们化的妆,都不对,今天,就让我来给大家看看,真正的化妆术!”

        在现代深深受到各种推销方式荼毒的甄甜自己做起来也是很像样,用了这样夸张的语言估计激起人们的好奇心。

        果然,不一会儿的时间里,就有一群人围了过来,周婶子坐在椅子上,被这么多人看着,神色很紧张。

        甄甜没有安抚她的情绪,既然想要赚这份钱,就得承担这些,销售是不能害怕人群和与人交流的,甚至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发挥的好才可以。

        倒是刘小丫出乎甄甜的预料,不过紧张一会儿,就面色平静的站在一边,准备配合甄甜的工作。

        “小娘子说的大话,你倒是来说说,我们化妆怎么不对了?”有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伸着指头,质疑甄甜。

        被人这般质疑,甄甜也没有生气,她还是笑着“这位大婶的妆容夸张,不知今年可有四十岁了!”

        “放屁,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这女子打扮的夸张,又有些胖,所以看着就三十岁的样子,甄甜故意说她像四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