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80章 意外陡生

第80章 意外陡生

        杨四姐见甄甜没有接自己的话茬,也没有继续自己上赶着,她的确没有涉猎过胭脂水粉的生意,再说什么就没趣了。

        从锦绣布庄出来以后,甄甜又去见了木匠,给自己定了一个趁手的化妆盒,在县里的事情总算都做完了,甄甜雇了一个驴车送自己回青山村。

        坐在驴车里,甄甜盘算着这一次回来,有些事怕是要处理一下了,她的户籍还在陈二妮的手里,之前因为晏辰这边的确十分着急,才暂时放下。

        但是现在总算有了一点喘息的机会,这主宰命运的东西,还是拿在自己手里为好,之前她也想着自己户籍的事情,结果没来及做什么晏辰就出事了,倒是来不及处理这些。

        这次回来就好好的把事情都处理了,也免得为了这些个小蚂蚁的人,影响她自己的赚钱大计。

        正想着怎么糊弄着一块儿把晏辰给李家的银子一并弄回来呢,便突然身体往一边倒去,伸手勉强支撑着驴车的一边才坐稳了身体。

        随后便听着赶车的车夫说话“抱歉,怕是只能送娘子到这里了,这路上不知怎么有个坑!”

        甄甜也察觉车似乎是往一边倾倒的,下车的时候低头,果然见到驴车的轮子陷在一个坑里,明显是有点变形的。

        看这个样子,便是从坑里出来,也是不好拉人的。

        见甄甜下来,那车夫也是一脸苦相,这驴车可是他吃饭的家伙,一般都是在城里做活的。

        今日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往外面来的活计,便是这么一趟,就有六文钱的,他在城里跑,也不过一两文钱,争生意的还很多。

        本来以为这一下今日少说能有二十多文钱了,哪知道车坏了,今日这二十多文钱都要修车,还要耽误几天挣钱的功夫。

        而且,车夫看了一眼甄甜,这才过了三合村,距离青山村还有一点距离,这六文钱人家都未必愿意给了。

        甄甜看着车夫一脸为难的样子,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她也不是什么有钱的财主,这本来送到村口六文钱的。

        眼看这个距离她还得走一会,她也不可能给这么多,虽然这人的车坏了,的确有点可怜。

        甄甜从荷包里面数了五文钱出来,递给车夫。

        那车夫见甄甜虽说没有给说好的钱,可是只扣了一文钱,也是千恩万谢的,自己推车出来,牵着驴回去。

        甄甜无奈的叹息一声,好好的遇到这样的事情,没办法,只能自己走回去了。

        于是继续往前走,她本来回去也没有什么大事要做,至于什么屏风她也都做好了,倒是不怎么着急。

        只是她一上午打了六个混混,还推销自己的化妆品给自己化妆,也是耗费了不少。

        现在又遇到这车坏了,甄甜只能走回去,她虽然走的慢悠悠的,但还是不小心路上就有点饿。

        正好前面看着有一片树林,便想着过去看看躲起来,进工坊里面去,虽说工坊里面没有办法做正餐,但是之前冰箱里面还有她做得曲奇还有面包呢。

        想到那些香甜的面包和曲奇,肚子咕咕叫的甄甜咽了咽口水,正准备要实施计划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

        “是谁!”甄甜反应很快,大喝一声。

        回头就看到了一张长满了麻子的脸,男人看着四五十岁,眼睛泛黄,看着她充满的邪恶的欲念。

        “小娘子,可让张爷尝尝滋味吧!”张麻子口中都是酒味。

        显然张麻子是喝了不少酒,手上的力气却是很大,伸手便抓住了甄甜的肩膀,因为他是在甄甜背后抓住她的,甄甜并不好出力。

        她本来就饿着,之前应付那些小混混也浪费了一些体力,这时候居然有些用不上力,不能反抗!

        “放你娘的屁!”甄甜咬牙,有点后悔自己到了这时代以后,虽然一直说自己该把前世的那些东西都捡起来,可是偏偏一群的事情,一直忽视了锻炼,才在此时落得尴尬境地。

        “小娘子,有味儿,我就喜欢这样的!”张麻子虽然咧着嘴之笑,一边拽着甄甜往一边的小树林过去。

        甄甜试图挣扎从张麻子手上脱身,然而根本做不到,若是张麻子和甄甜直接面对面,甄甜还能够打回去。

        偏偏此时张麻子是从后面偷袭,甄甜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自然挣扎不起,因为被拽着领口,衣服卡着甄甜的脖子,连呼吸都受到了影响。

        不过一会儿工夫,甄甜便觉得自己的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了,她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失去意识。

        另一边,看着甄甜已经被张麻子给拉进树林,李夏马上就开始往回跑,这小树林就在三合村和青山村之间,距离青山村虽然有些距离,但也算不得很远。

        眼看直接挣扎对抗不能,甄甜放松自己,让自己能够呼吸,不再继续正挣扎,省下力气仔细观察最好的反击机会。

        张麻子虽然喝了酒,但是这会儿人却还是清醒的,感觉到甄甜不像之前那么挣扎了,还以为人晕了呢。

        哪想到甄甜突然说话了“那路上的石头也是你做的吗?”

        “小娘皮倒是聪明,以后就跟着你张爷,保证比你那个瘸子爷们强,他能让你做女人吗,真正的女人!”

        张麻子自以为甄甜逃不脱,对着她说这样的话,他距离甄甜很近,说话的时候那口中酒气还有身上臭味熏得甄甜直恶心。

        反胃的想吐,甄甜却狠狠咬腮帮的肉,让疼痛提醒自己坚定“我是嫁了人的,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不怕被逐出村子吗?”

        “哈哈,你不就是喜欢被人抢么,连个媒人婚书都没有,也叫嫁了人的!”

        张麻子把之前陈二妮和李夏跟他说的话说出口,甄甜只觉得心里一惊,张麻子怎么会这么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知道甄甜的户籍不在自己手里的,也不过李忠一家而已,村里的人都只是见得晏辰抢亲,付出二十两银子的聘礼把甄甜抢回家做媳妇。

        虽说没有办过婚礼,但是青山村的人都认可晏辰和甄甜是两口子。

        甄甜的脑子迅速的转着,村里都不曾怀疑的事情,这张麻子又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