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70章 三幅画

第70章 三幅画

        常俏的确是很着急,毕竟距离考试虽然还有时间,但是东西送出去,要走动的地方有许多,那都是需要时间的。

        所以听说甄甜已经到锦绣布庄了,常俏果然很快就带着身边的丫鬟到了锦绣布庄,被请了进入内室坐着。

        她来了之后,甄甜也从后院到了内室,与常俏谈生意

        “周三少奶奶已经见过我拿出来的画了吧,不知道是有什么不满意吗,我可以修改的!”

        甄甜宁折不弯的性子如此,好在她谈生意的时候倒是都能做出客气的态度出来.

        之前她和常俏谈的时候虽然不能说多么愉快,但是也算融洽。

        常俏本来在喝茶,听着甄甜进门问自己,才放下茶碗。

        她身边的丫鬟把一幅画在旁边打开。

        “这是你自己画的花样子吗?”常俏有些不信的问甄甜。

        “这是自然,三幅图都是独一无二的,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我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甄甜保证,之后见常俏神色还有不相信,才道

        “忘记说了,我夫君也读书识字的!”

        不用再多说,到这里就足够。

        夫君能读书认字,自然也会画画了,所以她会这些,也不意外。

        不在这里的晏辰就这样被甄甜扯过来当个大旗。

        常俏神色有些复杂,虽说她自己被外人传说是什么大户出身,但她家也不过本地一个有些名声的富户而已,自然是算不上什么大户。

        作为庶女,她自小也被嫡母带着学管理家务的事情,但也就是这样罢了。

        她和嫡女的姐妹都也不过认识几个字,不是睁眼瞎而已,水平就是能看明白账本的样子。

        可是因为她的夫婿周公子是个读书人,自然有时候会吟诗作对的。

        常俏自己不懂,可是也都凑着跟男人学习,所以她难得也看得出来。

        甄甜拿出来的这幅画,哪里是什么花样子,而应该是正经读书人作的画。

        所以多以水墨勾勒,几笔勾勒的轻松遒劲。

        上面一对仙鹤振翅,整个图都呈现一种很大气的感觉,尽管这图并不大,甚至不够细致。

        甄甜着急赚钱,为了应付这一次,她也算是用心,特意选择了三幅画风完全不同的图。

        常俏打开的第一幅图其实是前世她非常喜欢的,简单大气的风格,不会太过华丽,但仅仅是笔触好线条便勾勒出一片凌云气势出来。

        但甄甜虽然把这幅拿出来了,也是不看好这幅。

        她觉得这样大气的图,常俏未必能够看中,诗词书画,可都是知音难寻的。

        常俏果然只是觉得这幅图很大气,但是过于单调的颜色也让她没有说什么。

        而是给甄甜打开了第二张图。

        “这个也是你自己画的吗?”这幅图和之前的那一副完全是另外的风格了。

        比上一幅颜色更为鲜亮,青松是石青色和绿色的渐进,仙鹤头上一点红,搭配起整个颜色层次丰富。

        常俏只是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农妇,怎么可能拿出完全风格不同的又这么好的画作出来。

        结果甄甜继续点头了,书法绘画她都会,比不上大家,但是这样的图她还是做得出的。

        常俏心里面都是惊讶,只觉得眼前的甄甜根本不是她一开始认为的样子了,她让丫鬟春桃打开最后一张图。

        如果前两张图只是让常俏感叹甄甜居然能拿出这样的东西来作为花样子,那么最后一张图就让她不敢置信了,那是一张旭日东升的松鹤延年图。

        松树的绿色,朝阳的红,还有细致的仙鹤,颜色十分漂亮。

        一步一步,从一开始的单纯墨色,到最后一片彩色,层层递进。

        常俏站起来,看着三张图“这三幅图,你能绣出来?”

        图自然是好图,可是这样的画作,要绣出来可没有那么简单。

        常俏虽然现在自己几乎不做女红,但是她也是懂这些的。

        所以在看了这三幅图之后才会没有马上决定,而是要和甄甜再谈。

        不管图多好,也得能绣出来才可以!

        甄甜果断的点头“当然可以!”

        这三幅图都是她工坊电脑里存好的现成样子,她前世也是做过的,自然态度自信。

        杨四姐看着三幅图,其实昨日她也被甄甜的大招给吓到了。

        她虽然也不认识字,可是也不是没有见过读书人卖字画的,好不好看也是能看出来的。

        甄甜这三幅图显然不是很简单的花样子,更是画作。

        只是她到底不像是常俏见识的多,所以也只是觉得甄甜厉害,能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好看的样子出来而已。

        常俏听着甄甜说自己能绣出来,又看了三幅图一圈,最后选择了第三幅

        “你能绣出这一幅吗?”

        显然常俏看中的是最后这幅颜色鲜艳的了,甄甜点点头。

        只心里也不免觉得好笑,这三幅图,第一张是前世有名的大家之作,最后一幅却只是现代的绣花样子,是前世甄甜做得一个屏风的绣样。

        她一次拿出来这么多,也是想着这三幅图,从清雅淡然大家之作到普通的鲜亮商品,总是有一个被人看上的。

        同时也对目前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的人的欣赏水平有了认识,果然,没有足够的物质,也就别想追求什么艺术了。

        “看来三少奶奶是喜欢这幅图了!”甄甜把剩下的两幅画收起来,说道。

        其实常俏选的这幅图真的是最好绣的,因为虽然意头很好,里面却根本没有什么意境,其实这样的商品做起来才简单。

        反而那种画里面有意境的,要刺绣出来,还能保留原本的意境,那才是困难的。

        常俏点头,之前的两幅图自然也不错,但是都没有这最后一幅让她喜欢。

        这样的颜色还有寓意,她几乎第一时间看到就会觉得这是她嫡母喜欢的。

        她相信,如果有这样的一份礼物,她所求的事情,也一定会顺利。

        只是,常俏看着这幅图上面的色彩,即使反复看着甄甜点头确定过了,还是有些疑惑的看着甄甜。

        倒是甄甜见到她这个表情,心里面不仅没有因为被怀疑而生气,反而暗自高兴。

        怀疑就对了,不怀疑,她怎么谈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