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66章 神秘的晏辰

第66章 神秘的晏辰

        “谢谢二柱叔!”才到了县里,甄甜迫不及待的从车上下来,和周二柱道谢。

        周二柱也是狠命赶车过来的,此时脸上都是汗水“快去吧,晏先生在家等着呢,我这车回去怕是跑不快,我去给你找个马车送你回去!”

        甄甜自然连声道谢,看着周二柱去雇车了,她自己则是往一个小巷子走去,回想她去找周二郎之前,晏辰与她说的话。

        “你到那里去,里面应该有人给我的三两银子!”因为体温持续下降,晏辰最后也不过凭着意志力在撑着而已。

        即使是这样,还这样仔细的交代甄甜,他也知道,他们家里现在这个情况,要抓药,银子都不够的。

        听了晏辰说的话,甄甜也来不及问别的,到了县城就直接来到晏辰说的巷子里,只是去拿银子的时候,甄甜留了个心眼,找了个角落进工坊。

        不一会儿功夫,甄甜再出现的时候变成了一身道袍的道士。

        蓝色的棉布,宽大的下摆和袖子,头发盘在头顶,碎发因为甄甜打扮的匆忙,所以有几分散乱,倒是多了几分不羁的意思。

        出来以后甄甜便又是晃悠悠的往前走,一直到一个隐秘的院子外面,数着几块石砖,打开,果然见到里面放着一个银锭子。

        甄甜警惕的马上把银锭子拿出来,正把砖块塞进去的时候,便看着不远处有人往她这边过来。

        那是个不算太高的男子,打扮也十分一般,不见什么特色,可是脚步沉稳,看似不经意闲逛的样子,可是甄甜分明感觉到了注目的视线。

        更糟糕的是,除了眼前这个男人,甄甜还感受到了另一边的人,她现在的位置,除了其中一条路通往一户人家,其他的两条路都被人堵上了!

        他们走过来的时候余光一直看着她这边,甄甜就知道这两人应该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越是这样紧张的时候,甄甜反而越发的冷静起来。

        “道爷今日倒是发了的大财!”甄甜非常快的把银子塞进口袋里,这银子她既然拿到手了,可不打算放下,又故意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然后,在围堵她的两个人反应过来之前,突然转身就跑。

        一前一后一直盯着甄甜的人看着她的动作,也迅速反应过来,马上快步要追,哪知道甄甜一个转身,居然进了唯一的一条死胡同。

        “往哪儿跑!”见甄甜居然自寻死路,两人也是哼了一声,跟着追上来。

        然而,当他们出现在这户人家门前的时候,哪有什么人的身影,两人只能继续寻找。

        而就这么一会儿工夫,甄甜已经坐在工坊的椅子上,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今日若不是有工坊在,她怕是跑不掉了,听着外面两个人在敲那户人家的门,甄甜不敢出去,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掉的花茶一口喝掉。

        有点冷的口感让放松了甄甜紧绷的神经,之前硬生生压抑的紧张没有了禁锢,一下子放松下来,她的脸上都是汗水。

        伸手把她拿到的银锭子放在手里,这是一个不大的银锭子,拿着电子秤称了一下,显示这是五两银子的重量。

        跟晏辰之前说的重量完全不一样,接着甄甜便摸着这银锭子下面似乎有些粗糙的纹路,过来看到了上面印着的一个奇怪的图案。

        不是什么文字,只是一个奇怪的数字还有花纹的结合,甄甜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用拍立得拍下来。

        “回去问问晏辰怎么回事吧!”甄甜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有那追她的人又到底是谁。

        她其实觉得晏辰这个人是有一点神秘的,比如说他从来不提自己的家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之前她也只是听着村里的人议论,说晏辰本来是临县富户家的儿子,只是腿不好,父母为了给他治病伤了家族根本,后来他父母离世,自然家里也没有什么钱了。

        只想着这都是伤心事,甄甜也就没有多问,况且她自己也有秘密,便不想强求别人完全都告诉她。

        可是今天的事情,这银子上的图案,她好像也不能不问一句了。

        甄甜又看了一眼这个银锭子,到一边打开火枪,灼热的火焰迅速把甄甜手里的银锭子下面融化,那上面本来的印记消失不见。

        之后甄甜又拿了钳子过来,将银锭子切成两半,确认这一块银子绝对看不出之前的任何痕迹之后,才放在一边。

        此时那两个追着她的人已经是闯入那户人家,这户人家也不过是老实巴交的百姓,对两个闯进门的人也都是害怕的不敢说什么,任凭他们搜检。

        便是趁着两人进了这户人家的时候,甄甜从工坊出来。

        自然,她又换回了之前的那件衣服,连发型都是一丝不苟的,出来之后就若无其事的往药铺走去。

        那两人在人家里面搜不出人,出来匆匆继续追人,也看到了甄甜,回头看了一眼她,最后没有发现什么的跑远。

        到了这个时候,甄甜更是告诉自己不露出一点痕迹,神色带着微微的一丝着急,进了回春堂,也是之前甄甜来的那个蔚县最大的药铺。

        “娘子说几服药?”药铺的伙计听着甄甜的话,一脸惊讶。

        那一两银子一副的药,这娘子穿着一般,居然一下子要了那么多,他如何不惊讶。

        他这样大的动静,一边给人诊脉的吴大夫也过来“怎么回事?”

        这大夫听着伙计说了甄甜要的药,看了她一眼

        “去抓药,娘子以后是常用的吧,需要用多久,西红花难得,我们也好提前进过来,免得耽误了病情!”

        这吴大夫年纪不小了,医术还是可以的,只是一看药方就看出来甄甜这个药是常用的,所以这般问了。

        甄甜点头“那就多谢吴大夫了!”

        又说了自己至少要用两三个月,吴大夫特意让人记下来,以后注意西红花的数量,这样珍贵的药,一般药房都不会备着太多的,以后为了甄甜,回春堂会一直补充这一味药。

        最后甄甜拿到了包好了六个药包,提着出门,想着去找周二柱,坐马车回青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