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64章 陈二妮的算计

第64章 陈二妮的算计

        之前家里的这些事都是甄甜一个人做的,现在甄甜被卖了,李春的媳妇张凤花一个人也做不完,李夏也必须跟着做的。

        只是她那活儿做得也是不好,张凤花过来一看,也是觉得自己这小姑子就是故意做不好,最后还是落在她的身上。

        她虽然怕自己婆婆和男人,也不是以前的甄甜那么傻,看着李夏做得不好,她急忙去做自己的事情,打定主意一直忙着,不要帮着李夏做事。

        陈二妮出来见到媳妇在做活,果然没有说什么,而是到李夏身边,见她衣服洗得不干不净的,便指使张凤花“老大媳妇,你把衣服洗了去!”

        “娘,我这还得做了午饭给春哥送去呢!”张凤花表示自己很忙。

        陈二妮骂骂咧咧了几句,倒是没有勉强,她对自己儿子都是疼爱的,李春也是她儿子,自然不想儿子饿着了。

        倒是李夏听着张凤花这样,撇嘴“嫂子可真是心疼男人,之前那么闲着,怎么现在就忙了,懒就懒呗!”

        张凤花也不还嘴,她也知道自己是媳妇,婆婆不会帮着自己,就自顾自的做饭,李夏不想做活,想推给嫂子,张凤花不接茬,她也只能继续磋磨陈二妮。

        “娘,我不要洗衣服了,你看我的手都成什么样子了,到时候人家相看的时候,看不上我怎么办呀!”李夏就是不想做活。

        陈二妮看着自己闺女那本来养的嫩嫩的手上果然粗糙了一点,也点头,对着张凤花喊道“老大媳妇送了饭回来就去洗衣服。”

        “娘昨天让我给冬哥儿改衣服的,天也热了,家里这么多活,我一个人也做不来,要不让大丫弄衣服,我去洗?”

        张凤花也不拒绝,出来只是这么说了一句,李夏恨得牙痒痒,洗衣服伤手,难道做衣服就不伤手了吗,多做点活跟要命一样。

        “真不知道大哥干什么娶个这么懒的婆娘,做点事还这么多借口!”李夏不忿的说了一句。

        张凤花给气的不行,也驳了她一句“那我到是要看看,小姑子做人媳妇,得多勤快!”

        “娘,她咒我,我哥哥可是未来的秀才,我会和她一样吗?”李夏找陈二妮哭。

        陈二妮也心疼闺女,所以哼了一声“这衣服老大媳妇必须得洗,白天没空就晚上去洗!”

        李夏这才得意的一笑,张凤花不敢反驳婆婆,只能答应,只是对自己这个小姑子便更是恨的不行。

        压下了自己嚣张的大嫂,李夏的心情略微好了一点,继续和娘亲坐着说话。

        “娘,现在村里都议论说那个贱人以后要过好日子了,说是那个瘸子会教书,还可听她的话了,如果二哥回来了,看着那个贱人这样,会不会又出事情?

        我听着他们都说那个贱人比以前好看多了,以前大哥就总是喜欢盯着她看,连爹……”

        “闭嘴,什么话也是你胡说的!”陈二妮的脸一片阴沉,居然呵斥了李夏。

        而李夏被陈二妮这么呵斥了,居然也不生气,反而心里面暗自笑,她就知道,只有提起那个贱人勾引他爹,娘就一定会很生气。

        至于那个贱人到底有没有勾引她爹,李夏笑了,那一点也不重要不是吗,只要她娘相信这件事就够了。

        陈二妮听着女儿说的话之后,神色也更是慌张和阴沉,免不得的想起自己二儿子总是很冷漠的眼神。

        她还指望着二儿子出息以后给自己过好日子,之前甄甜在家的时候,二儿子就曾经为了那个贱丫头顶撞她,那个贱丫头绝对不能再进他们李家的门。

        之前那个人把甄甜给他们家的时候并没有给户籍,现在他们不能卖了甄甜做丫头,她本想着逼着给人做媳妇,多换点钱便罢了。

        谁知道那死丫头这般命好,抢婚都能遇到那样好的后生。

        那就别怪她狠心了,只有那个贱丫头不在了,她的儿子才会好好的孝顺自己。

        心里有自己的算计,只是没有告诉女儿,还呵斥了李夏一句。

        李夏面上都是委屈,看着母亲脸都黑了,又是暗爽又是心里面更是煎熬一般的,她受不了了,再有人说甄甜那个贱女人一句好话,她都想直接撕了他们的嘴。

        只要甄甜不在就好了,没嫁给张麻子没有关系,以为嫁给个读书人就厉害了吗,她会让甄甜知道,她这辈子都比不过她李夏,她只能下贱的生活,永远不能翻身!

        “娘,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的女人还能过好日子,娘也是太善心了,出了事情还维护她,要不这村里哪个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东西,谁还会说她一句好呀!”

        李夏带着委屈的脸拉着陈二妮的袖子,故意这么说道。

        陈二妮也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你知道个屁,你二哥不用娶媳妇了,你小弟不用娶媳妇了,还是你不要嫁人了,如果真的传出去那些个名声,她得不到好下场,咱家也一样没有!”

        也不是不了解自己女儿的心思,但陈二妮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孩子,她也恨甄甜是个搅家精,可是她不会故意传出去那些不好的名声,甄甜勾搭公公甄甜是磕碜了。

        难道公公就显得多好看了吗,如果是这样的家风,说不得家里的年轻人的婚事都受到影响,所以她才会逼着甄甜去参加那个抢亲活动。

        反正那个贱丫头整天就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引得男人都同情她,陈二妮想,那小贱人也真是狐狸精,哪儿都能勾搭来男人,最后还引来个年轻后生。

        李夏撇嘴,她不相信陈二妮说的,名声这东西那都是普通人家才在意的,她亲哥哥可是读书人,以后当了状元,谁还敢说他们家什么。

        之前那个地主家的女儿怀里揣着别人的娃娃都能嫁给个识字算账的后生,她这样漂亮,家庭也好的姑娘,怎么可能因为甄甜那个贱人就嫁不出去呢!

        她哪知道,这状元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当的!

        陈二妮对自己女儿宠爱的习惯了,所以说完以后也没有发现李夏的想法,只是说道

        “我今日再去问问张麻子,你不要出去见他了,那个人说不定能做出什么事呢!”

        她却不知道,她指望着的张麻子,却是遇到了麻烦,没有功夫理会她们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