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63章 李长贵的打算

第63章 李长贵的打算

        李德福倒是不愧是李长贵的儿子,听着晏辰和甄甜居然都没有让他爹出来说句话之类的,也是皱眉“爹那时候就不该答应那个瘸子教书!”

        如果那时候没有答应,晏辰也不过是外面迁居的一个瘸子,还有个喜欢打人,发疯的媳妇,根本不能威胁到什么,这时候忘记是李长贵先威胁晏辰的了。

        李长贵听着儿子这么说,也是放下茶碗“那时候我如果不答应,晏辰自己要做,到时候咱们更是一点好名声都占不着!”

        李长贵虽然表现的自己很正派,很公平的,可是那天杨七和陈二找甄甜和晏辰的麻烦,他的确是没有公平的对待,甚至拿着这个事情威胁。

        因为那时候晏辰其实态度也很明显是要拒绝教书的,李长贵也是气不过,而且一时只想着自己也要和大柳树村的那个老对手对抗,便没想太多的直接威胁。

        那天他被甄甜气的够呛,明明是她不听他这个里正的话,把人打成那个样子,还敢用报官威胁他,最后逼着他只能妥协,所有这些都气的他思维跟着乱了。

        之后晏辰突然答应了教书的事情,他那时候没反应过来什么,回来冷静下来了,就知道这事儿比之前还难办。

        如果晏辰铁了心的不答应,不过一对外来的夫妻而已,李家也不会帮着甄甜做主,他要收拾晏辰和甄甜就太容易了,好歹他也是里正。

        可是那时候晏辰突然说他答应了,这个诱惑是很大的,而且李长贵也意识到,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因为帮着晏辰一起做,这事儿他还能参与其中,然后得到名声,否则如果晏辰自己做,那这名声就只有晏辰一个人得了,他连分一杯羹的可能都没有。

        所以今日李德福说了以后,李长贵也只能这么说,现在这个事情,他跟着捡着点好处,居然已经是他能做到的一切,而且,如果晏辰出了事情,他的名声还很容易受到影响。

        李德福听着父亲这么说以后,也低头思考,之后才说道“之前二弟不是说了可以请先生的吗,如果好好的学堂先生突然出了问题,到时候父亲出面找了更合适的先生,是不是?”

        李长贵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也是点头“如果是这样,自然大家都只会记得我的人情了,到时候一定会只念着我的好,但是德喜请的那先生,胃口可是大的很呀!”

        “我知道,可是如果先生人品什么的都太好,大家岂不是和现在这样,只想着先生,不记得爹您的付出了。

        只有先生事儿多一点,爹您想想,大柳树村的那个先生不是也总是出一点事情,每一次都是那个老头子说自己牺牲了多少利益,才留住了先生。

        这其中的事情,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李德福那与李长贵如出一辙的脸上都是算计的神色,说的话也是自私又诛心,只想着自己得到好处,根本不是真的为村民谋福利。

        李长贵听着儿子这么说之后,马上高兴起来“德福不愧是要接我班的人,你说的不错。

        不就是一个月三两银子么,到时候多收一些学生,一个学生一百五十文钱,也比那大柳树村的便宜。”

        李德福说道“咱们可以先把那个先生留住了,到时候学堂就在咱们李家祠堂,咱们李家祠堂的位置可一点也不偏,到时候三合村的孩子们过来读书,也十分方便。

        一个学生一个月一百五十文钱,二十个学生就三贯钱了,可是爹也看了,光是咱们青山村就有二十多个去读书的,还有一些在观望的。

        到时候咱们收了束脩,三两银子给了先生,说不得咱们一个月还有盈余呢。

        而且这么多学生在这边读书,不说别的,我媳妇在家里帮着给那离家远的做饭送过去,一个孩子收上几文钱,也是个进项。”

        李德福粗粗算起来,花钱请个先生虽然不少,可是这学堂如果做起来,他们家不仅仅能得了好名声,还能有钱赚,这样的好事,干嘛不做。

        与其让晏瘸子得了这好名声,偏还不帮着他们家,还不如他们自己来呢。

        李德福这账算了个透透的,李长贵也是心动不已,他做这里正也不光是为了帮着村里说话,获得村里人的尊敬,更多是有了这点子权力,才能谋点好处。

        哪怕几个鸡蛋,一点尺头,那也是别人家得不到的,他家日子能过得这么好,就是因为他是里正。

        “之前是我想差了,只想着三两银子咱们出太贵了,倒是忘记学堂里能赚钱的事情更多,德福说的不错,晏瘸子自以为有本事,咱们就让他做不下去,到时候再出手!”

        李长贵轻易之间就做出了决定,能让不尊敬自己的晏辰吃亏,还能自己有好处,他干什么不做。

        之后父子两个就嘀嘀咕咕算计起来,等李德福回自己屋子的时候,他媳妇也是上前说道“怎么样,公公答应了吗?”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都办好了,赶紧让你弟弟去找二弟说,一两银子的好处,少了一文钱都不成的!”李德福掐了媳妇脸蛋一下,说道。

        他媳妇娇笑的倒在他怀里,李德福又说道“我还给你谋了个好处,你这在家里做得那些个绣活也值不得几个钱,还辛苦。

        以后学堂在咱们李家祠堂,孩子也多,你每日中午给孩子做一顿饭送过去,我帮着爹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到时候这点钱爹不会与计较的,银钱都是咱们自己得了。

        我算着一个孩子怎么也要两文钱,而且,咱们给做饭,村里的人有些估计也会给咱们面子,吃的菜都是自家种的,一天也得有几十文钱的利润呢!”

        这说起赚钱的事情,两口子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李德福媳妇听着一天就这么多钱,也是激动不已,亲了自家男人一口“德福哥,你可真厉害!”

        李德福盯着自己媳妇,伸手搂着她的腰“我以前不厉害!”

        “厉害,你哪里都厉害!”

        不说李德福和媳妇在算计什么,另一个李家在听着大家都议论晏辰和甄甜的好的时候,也是油煎火烧一样的,心里面难受的很。

        “她再好,还不是一辈子嫁个瘸子,这些人真是善变,瘸子的会教几个字就是好人了吗,那个贱人还真是好狗运!”

        李夏出去洗衣服,衣服没有洗干净不说,回来就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