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62章 恶心一家子

第62章 恶心一家子

        周婶子听着甄甜问了,大概也是怕甄甜不小心被坑骗,才细细的与甄甜说了,这被李夏选了要做甄甜男人的家伙,最近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缺钱。

        张麻子在村里也算是个传说,而且以前是真的有钱,这一次他借钱也很低调的,不过私下里悄悄的和周二柱说过。

        周二柱是村里难得的厚道人,家里五个儿子,所以日子过得也好,有些积蓄的,张麻子才找到他的身上。

        只是周二柱虽然憨厚实在,可是也知道这个张麻子是个什么风评的,怎么可能随便借钱给他。

        看来这张麻子现在也有麻烦,甄甜从周家出来,低头想着,这人突然缺钱的原因是什么呢?

        若是能查出来,说不得她就能让李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不是还去过张麻子的家里么?

        甄甜一味低头想着事情往家里走,突然觉得有一道视线看着自己。

        抬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自己前面,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看脑子里想的事情就很猥琐。

        “滚开!”这人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微微张开的嘴甚至还流口水,把甄甜恶心的够呛。

        这人自然是李德华了,他看到甄甜之后就呆住了,现在看着甄甜骂他,更是觉得这含羞带怒的,很是可爱,伸手就要摸她。

        这特么又恶心又欠揍,甄甜觉得自己不动手都对不起党和社会的教育。

        所以,李德华刚伸手,甄甜就一拳揍下去,看着比甄甜高壮的男人一下摔在地上。

        甄甜不屑的狠狠踹一脚,最后对着他两腿之间狠狠的踩下去“让你变态,让你猥琐,还看我,还想动手,姐今天就教教你,好好做个人不行么!”

        说一句,踹一脚,一顿胖揍,开始李德华还哀哀叫着,后来甄甜那一脚下去,人都被打晕了,连叫声都没了。

        甄甜看着这家伙缩成一团在地上,真是贱人都不经打,哼了一声,甩甩袖子回家。

        “甜甜!”结果这才到门口,就听到前面晏辰说话的声音。

        “小辰,你不是在教书,怎么出来了?”甄甜看着晏辰,有点惊讶。

        手躲在后面,甄甜眼珠儿直转,他没看着自己揍流氓吧,晏辰之前让她不要逞强的,但是看到流氓不打,臣妾真的做不到呀!

        而且那个男人很贱,不经打,她都没有废什么力气,应该不算逞强吧。

        晏辰是习武之人,眼神也好的很,自然也看到了李德华,也看到甄甜动手打人了。

        他与甄甜说话的时候,还看到那李德华被揍了以后,居然又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此时见到媳妇心虚的样子,他还不知道自己媳妇的脾气么,心里暗笑她那个小心的样儿,故意假装没看到。

        “看你回来了!”晏辰上前牵着甄甜的手回院子。

        甄甜马上笑成花一样,拉着晏辰一起回家,还以为晏辰没有发现,晏辰见她这单纯的样儿,也低头笑着,真想把她一直放在身边,不让人看到呀!

        只是,转身之间,晏辰看了一眼李德华的方向,手指轻捻,才站起来的李德华又直挺挺脸着地摔在地上。

        温和的表情倏尔闪过一抹冷冽,敢动他的人,该死!

        晏辰垂着眉眼,握紧甄甜的手,回去继续给孩子上课,甄甜不知晏辰的心思,回家以后也去忙自己的事情。

        甄甜和晏辰这边以没有人能预想的效率把学堂开了起来,当天就开始授课,那前几日被李长贵的话挑拨的怀疑晏辰的人,也都放心下来。

        所有送了孩子去读书的人回来也都是对晏辰和甄甜交口称赞,钱要的少,一个月才一百文钱,一点也不假,说教书就教书,一点废话也没有,连规矩都是明明白白的。

        这些人说的话也被一些之前还有些怀疑的人家听到了,本来还不敢送孩子过去的,也都动了心思。

        李长贵算计了那么久,说的话那么多,最后也没有什么效果,心里如何不郁闷呢。

        就像是晏辰一开始不担心的那样,到底李长贵忽视了一点,想让晏辰帮着他积攒名声,那也得晏辰愿意配合才可以。

        因为教书的本事在晏辰的手上,主动权就不在李长贵身上,他若是好好求一求,晏辰说不定拒绝了也没有什么,偏偏他小人之心,用威胁的方法,那就不能怪晏辰了。

        李长贵回家就气呼呼的坐在正房,他媳妇见到他这样,也怕得很,不敢说话。

        倒是去找大儿子李德福,李德福也看着自己老爹这样子,哪用得着老娘过来说话,自觉就去正房里了。

        “爹这是怎么了?是晏瘸子又闹了什么幺蛾子吗?”李德福过来给老爹倒茶,问了一句。

        李长贵哼了一声“这些无知村汉,这么多年来我给村里谋了多大的好处,晏瘸子不过教了几句书,就都念着他的好,把我都忘在一边,真真白费我一片好心!”

        “爹今天过去的时候,那瘸子也没有让爹出来说几句话吗?”李德福也皱眉,这学堂的事是为了让他爹连任,如果这学堂一直做下来,未来他也能当上里正,他心里面清楚。

        可是如果晏辰帮不了老爹当里正,自然也帮不得他,那他们干嘛帮着晏辰攒人品呀!

        “说什么话,我去的时候,人家正在说学堂规矩,说完就上课了!”要不李长贵心情不爽呢,他这一直盯着的事情,最后弄得这事儿好像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其实李长贵也是小人之心的,晏辰这个学堂只要在青山村,哪个也不会把这个好事落到别人头上,他这个里正是有好处的,只是论起名声,自然是不能和真正教书的晏辰比了。

        村民就是更感激李长贵,也不会真的这么说,而是两不得罪,况且今日是第一天开课,晏辰也真的是没有那么多花样,人来了就上课,教的也都是不掺水的知识学问。

        这样的先生谁不喜欢,别说什么脾气古怪之类的,那个不重要,只要能把东西都教给孩子,老师多古怪大家也能接受。

        晏辰什么都不管,甄甜在一边笑容中不乏严肃的说一些规矩,两人一个黑脸一个白脸,可谓滴水不漏的,大家自然不会只听李长贵一面之词。

        毕竟相比起来,他们和李长贵一起在青山村生活那么多年,他到底是个什么人,有没有私心,大家心里面都清楚。

        只是李长贵自己觉得自己的付出比晏辰大,所以想得到比晏辰更大的好处,甚至希望大家都忘记晏辰这个人的付出,只想着是他这个里正给大家的好处,那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