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60章 学堂上课了

第60章 学堂上课了

        “周二哥跟你说什么了?”吃饭的时候甄甜问晏辰。

        晏辰一边吃面条一边就把周二郎说的告诉甄甜,甄甜听着李长贵居然出这样的阴招,也是气的不行,直接拍桌子。

        “我擦,这老王八居然出阴招,逼良为娼还不够,还敢做此等恶事,看我今夜就打的他鼻青脸肿!”

        “咳……”晏辰拉着甄甜坐下“甜甜,逼良为娼不是这么用的!”

        媳妇成语学的不好没有关系,他可以教的,晏辰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甄甜坐下来,漂亮又清澈的眸子认真的看着晏辰,一瞬间晏辰觉得自己这小媳妇真是太乖了,之前惹得事儿都好像没有一样。

        然后,甄甜一下子又站起来“小辰同学,成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揍他丫的!”

        刚才都是错觉,一点也不错,都是错觉,晏辰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子,伸手摸了摸甄甜的额头“伤还没好呢!”

        甄甜神态坚决自信“没事,不耽误我揍人,咱家有麻袋吗,没有我去借一个!”

        看媳妇这是马上要出门借麻袋的样子,晏辰这回一把把人给拉到自己怀里“乖,这几天先别动手!”

        甄甜听着晏辰这么说,回头狐疑的看着抱着自己的少年“打人还需要挑时间的吗,我想打不就可以打了吗?”

        晏辰抬头看着眼前的甄甜,很想说,这么霸道的话,能不能说着不要这么的轻描淡写,他好好的把甄甜抱在怀里。

        “过几日等消息下去了,我帮你一起!”晏辰没有多说什么,揍一顿自然是过瘾,只是这两日他安排了一点事情,不想甄甜做什么,不小心再牵扯进去。

        甄甜不明白为什么悄悄蒙着麻袋揍人还需要挑个良辰吉日,她前世也没有人能管的了她,现在有晏辰在,倒是也愿意多听几句。

        “那就等几天吧,没事,揍人这事儿我又经验,不用你帮忙!”这话说的也是骄傲的不行。

        晚上睡觉的时候晏辰听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媳妇梦中念叨着找麻袋,无奈的叹息一声,把人抱得更紧了,他得加快点动作,不能耽误媳妇揍人的大业呀!

        第二日吃过早饭之后甄甜就坐下来去屋里画样子,她既然答应了常俏的生意,怎么也算是她在这个时代的第一单,自然用心。

        晏辰看甄甜要画花样子,也是就在一边看着甄甜画,反正他现在身边也没有护卫,腿也不好,做不得什么事情,就凑在媳妇身边了。

        甄甜也不嫌弃他碍事,一边设计一边还问晏辰的经验,这样一起,倒是也很有趣。

        “晏先生在家吗?”便是甄甜和晏辰为了一笔怎么画争执的时候,外面终于有人叩门了。

        甄甜放下笔,帮着晏辰整理了一下衣服,才脚步轻快的去开门,晏辰自己则是慢悠悠的推着自己的轮椅跟着出来。

        “来了!”甄甜开门,门外还不仅仅是一个人,看着似乎是两户人家,两对三十多岁的父亲,身后还跟着两个小男孩。

        应该是为了今日过来上课特意穿的齐整衣服,虽说也有一两个补丁,可都是干净的,见甄甜开门之后,两对夫妻的脸上也都是笑容。

        特别是看着甄甜这一身衣服,可是全新的,没有一个补丁,干干净净的不说,样子也比之前印象里的好看了太多。

        心里面也都认可之前听说的,甜姐儿嫁人以后,果然成了另一个样子。

        “晏娘子头上的伤都好了吧,前日荷花还在家说要叫着你一起做鞋呢!”一个大娘故意说话与甄甜亲近。

        甄甜自然看出来几人的笑容也都不自然,就是不发挥甄甜的高智商,也可以明白这怕是因为听说过甄甜之前打人壮举,所以看着她才这样的。

        至于什么荷花的,她也不认识,所以也没有接这大娘的话茬“是带着孩子来上学的吧,请进吧!”

        甄甜这样其实就有些不够亲切,不过甄甜本身也不是那种和谁都亲近的类型,或者说她早起混社会的时候,为了做好工作会装装样子,后期她生意做的大了,反而更不愿意假装了。

        她是总是爱笑,好似很亲切的样子,但那也只是对一些她觉得喜欢的人,至于陌生人,她可不会多亲切。

        大概虽然她来了这个时代,落在这青山村,甄甜也还是现代的那个女强人,没有让自己融合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

        两家等在门口的人间甄甜这样,那大娘讪讪的笑笑,也没有继续和甄甜拉关系,实际上,在甄甜嫁人之前,这村里还真的没有和她亲近的。

        李家是怎么对甄甜的,背后他们有议论,可是让他们和甄甜亲近,交流,他们也不屑,童养媳也太丢人了,何况还是个没用的。

        谁知道以前他们不主动欺负就算态度好的甄甜,现在一下子身份都不一样了,被甄甜如此高冷对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带着孩子进门,便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晏辰,今日他穿的是甄甜才给他做的那一件靛蓝色直缀。

        没有刺绣的凤蝶暗纹,袖口和领口还有衣摆上是牙白色的,上面绘着墨竹,本身晏辰就相貌俊朗,若非一直坐在轮椅上,站起来也是高大俊逸的。

        今日特意穿了这件衣服,头发用了玉色的网巾固定了,整个人便更是有一种那陌上君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意思。

        不好好打扮都已经是俊美了,今日这样特意打扮了一下,也就不怪前世见惯了小鲜肉的甄甜同学都为色所迷呢。

        两家人见到晏辰之后,马上拉着自己的儿子要给晏辰下跪,晏辰直接转身避开“不用给我下跪。

        不过简单启蒙而已,若是以后想进学考科举,也可拜入那优秀先生的门下,不必给我行礼!”

        新出炉的晏先生比起他的妻子显然更加高冷,完全没有在甄甜面前逗着她玩的样子,话也都说的简单,所以,他说完之后,场面寂静的很尴尬!

        到了这个时候,甄甜就知道,到了她该出场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