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一单大生意

第55章 第一单大生意

        晚上七点半还有一章更新……

        甄甜被她拉着,便想到,杨四姐说的周三少奶奶,大概就是她出去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打扮的端庄的年轻妇人了。

        杨四姐听着甄甜找自己要钱,情绪很复杂,她之前邀请甄甜来铺子里做绣娘的时候,其实也是因为在张师傅那边受了气。

        那时候甄甜一直藏着她做得绣品,杨四姐对她也没有完全的信任,而且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杨四姐还被甄甜那么拒绝过,面子上也过不去。

        可是等甄甜真的把东西拿出来了,她又有点后悔之前没有再强烈的多求一点,说不定甄甜能答应,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而且这周三少奶奶可是临县大户人家的小姐,讲究的很,今日让甄甜与周三少奶奶有了接触,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不过杨四姐也不过心里面酸涩,倒是没有害人之心,何况甄甜的确有本事,以后说不得还有合作的时候,所以她笑着一边拉着甄甜去见人,一边解释这周三少奶奶是什么人。

        甄甜听得仔细,但是也没有太把人放在眼底,她在现代见得非富即贵的客户多了去,在这个时代,又不是什么官家夫人,她还不至于紧张害怕什么。

        便再是被杨四姐看的多重要,于甄甜眼中,也不过是给她送银子的客户而已,而她,正好缺少银子。

        杨四姐把甄甜带到一处厢房里面,常俏正在看甄甜拿过来的衣服,上面的栀子花刺绣虽然不会过去夸张,但是细节都做得很好,很是精巧。

        常俏也是见过一点好东西的,对甄甜自然也有兴趣,等到甄甜进门了,常俏才回头,看着甄甜。

        杨四姐忙行礼“三少奶奶,这就是晏娘子!”

        甄甜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拱手“您好,不知这位太太见我是为了什么?”

        常俏对甄甜这般的没有礼仪有些皱眉,甄甜对她的眼色不管不顾,她靠本事吃饭,还不至于对人卑躬屈膝。

        不说别的,大家都是普通百姓,甄甜的夫君晏辰只是个没有功名的读书人,常俏的家庭虽然是富贵了一点,可是她夫君和父亲也没有官身。

        所以这常俏凭什么觉得她要给她行礼,都是平等的,有钱就要人卑躬屈膝吗,那现代也没有见到国民老公就跪迎的,就是有人真的跪了,那也是自己犯贱。

        至少甄甜是不会轻易对人折腰的,赚钱她又不是不会。

        常俏见甄甜一直浅浅笑着,唇边梨涡浅浅,对自己的眼神也不在乎,也不能拿着甄甜怎么样,实际上,她多么摆架子,也没有办法将好好的人怎么着,又不是卖身给她的奴才。

        “你的手艺不错,不知道除了衣服,可是还会做其他的物件?”常俏问了一句。

        听着常俏这么问,甄甜如何不知道,这才是今日的重点“您想要的是什么东西呢,我这里可以来料加工,也可以我这里全包的。”

        常俏看着甄甜如此态度,果然也没有说什么,今日她的确是有急事需要一个优秀的刺绣师傅的。

        外人不知,常俏自己明白自己的事情,她虽然出身望族,可是会嫁到周家,也是看着周三少爷是个读书人,年纪虽然不大,可是书读的不错。

        她只是个庶女而已,能嫁入这样的人家,以后男人出息了,说不得比那嫡女还要强一些,她的娘家也没有大家传说的那么厉害就是了。

        这眼看着就到了考试的日子,周三少爷已经去了府城考试,她家里与今年的考官有些关系,便想着求自己的嫡母帮忙,可是手里却拿不出像样的东西,这几日也是着急的很。

        她嫡母自然是不缺什么好东西的,何况就是嫡母没有的,她一个嫁到蔚县的小小庶女就更得不到了。

        可是今日她见了甄甜的刺绣功夫,心里面便有数了,她之前也见过嫡母穿过江南绣娘做出来的衣服,那绣活做得十分鲜亮,哪怕之前得了她喜欢的天和布庄,那绣品也根本还差得远。

        但今日见得这晏娘子的绣工,却是不差那江南绣娘的功夫,所以她才特意见甄甜,问她会不会做什么活计。

        常俏等甄甜坐的近了,才发现甄甜真的是皮肤胜雪,不仅如此,即使这般近处看,也肤如凝脂的细腻,连一点细微的痕迹都不见。

        整个人自然的气色好看,不由得心里面有些酸涩,她母亲相貌俏丽,所以才得了父亲的喜欢,偏偏她的相貌却没有遗传母亲,反而像足了父亲。

        虽然因此在家里得了父亲多几分的喜欢,可是这相貌到底是差了一点,偏周三少爷是个相貌好的,虽然不至于说嫌弃妻子不好看,可也不够热情就是。

        所以此时见到甄甜之前还说自己因为太累气色不好,结果现在看着居然这样好看,自然是心里面有想法。

        甄甜被她盯着脸看不说话,也不说什么,她自然也看出来常俏即使化了妆,也不是很好看了。

        只是这做生意么,要一点点的吊着胃口才好。

        “不知这两种是何差别?”常俏问道。

        甄甜便仔细的解释了“无论是大件的屏风还是小得扇面,我这里都是可以制作的,所谓来料加工,就是无论是布料还是丝线以及图样都是买家提供,我只是负责加工而已。

        至于全包的,就是这些都我来准备,买家出银子就行了,当然了,我自己设计的独一无二的图样,也是要单独出设计费的!”

        这些是前世甄甜经营工坊就经常做的,所以介绍起来也简单,而且很分明。

        常俏也马上就听懂了,于是说道“我这里有一块难得的锦布,你可以绣一个屏风吗?

        图样的话,我是想要鹤寿延年的,有样子,不过你如果也有好看的样子,也可以拿来看看,如果合适,银子不成问题!”

        甄甜点头“没有问题,不知道这锦布大约多大,什么颜色,若是方便,最好给我一个底色的样子,我回家去把样子画出来!”

        说到这里,甄甜看了一眼杨四姐“到时候就放在锦绣布庄,不知道杨姐姐可愿意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