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54章 本时代第一硬广

第54章 本时代第一硬广

        修改了最后几个章节,麻烦大家可以从50章再看一遍,给大家造成不便,非常抱歉!

        她可不是那种得了好处就不说话的类型,之前绣娘张氏口口声声说她是骗子,如果不是她有工坊在手,她现在已经被害了名声,想靠着设计衣服赚钱都不可能了。

        坏人生意犹如杀人父母,甄甜当然不会放过她

        “各位想来有些人是知道今日为何我要大家帮忙做个见证的,有些不知道,前些日子锦绣布庄买了我画的一个花样子。

        本着愉快合作的想法,我也用心画好了样子,当时锦绣布庄给了我银钱,哪知道这好好的花样子,偏这锦绣布庄的绣娘说我是骗人的,我的花样子没有人能绣出来。

        还说我是拿着不能绣出来的样子来骗人,我虽然不过一个农妇,也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和手艺吃饭赚钱的,她如此诋毁我,我便说好了,亲自把我的花样子刺绣出来。

        今日大家也亲自看看,我是不是有绣出来,这绣娘自己没有本事,还诋毁别人,是不是无耻,恶心!”

        众人看着甄甜手里的刺绣那般漂亮,她又是个相貌漂亮的女子,自然都向着她了,而那些捣乱的倒是也想搞事,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在甄甜手里,他们也做不得什么。

        甄甜眼睛扫了一圈,看到有人匆忙离开了,心里冷哼一声,孙三娘,你铺垫了这么久的好处,现在都给她甄甜了!

        眼神错过离开的人,继续专注周围看热闹的人,甄甜如泣如诉

        “为了能尽快恢复清白,这三日我不眠不休,才总算把这刺绣赶制了出来,人都去了半条命。

        但是我照样是用了流霜胭脂,特意装扮出来好的气色,就是要光鲜亮丽的拿着我的作品给大家看。

        不蒸馒头争口气,我就是想说,别瞧不起咱们自己的绣娘,咱们也是有真本事的!”

        甄甜这话说完,也是受到了周围人的欢呼“说得好,娘子的确又本事,绣的好!”

        “这绣娘气色看着可真好,看着就很漂亮,流霜胭脂是哪个铺子卖的,府城的货吗?”

        甄甜这一波广告植入简直可以说不能更硬了,但是现在可不是现代人们都习惯了花样繁复的推广的。

        所以此时甄甜也不用多说,特意说了自己前几日多辛苦,气色也不好,再若无其事的说出流霜胭脂的名字,这看热闹的男子不少,女子更多。

        本来甄甜还想着今天如果没有太多人,她这个推广还有点费事呢,哪知道孙三娘居然把事情搞大了,她今天故意这么硬广一下,效果也比之前她想的更大。

        果然听到了有人议论她的气色,她就知道胜利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再重点宣传一下流霜胭脂。

        这个名字是她考虑过之后定下的,前世这个名字就是她自己起的,可见对这个名字的喜欢,来了这陌生的世界,她成了甄甜,可是至少也让她保留一下前世的痕迹吧。

        绣娘张氏本来今天也是过来看热闹的,这两天她过得也不是多么好,本来陷害了甄甜,还故意表现的自己很强势,故意威胁杨四姐说自己不来了这样的话。

        她之前是得了孙三娘的好处,所以才把甄甜的花样子给了天和布庄,可是谁能想到孙三娘当初给好处的时候说的好好的,她真的去投奔的时候就变了另一个样子。

        那天和布庄的秦师傅和孙三娘一起说了好多难听的话羞辱,还把她给撵出去了,这一幕居然还被杨四姐看到了。

        本来她也不过是仗着自己的这份手艺,蔚县地处偏僻,她没有什么天赋,之前家里穷的时候把她卖了活契给人做婢女,跟着主人家到了江南,意外学了一点刺绣。

        后来卖身的时间也到了,主人家也不用她了,她才回来蔚县,仗着这蔚县地方小,没有什么正经好的手艺人,便靠着这点子本事,得了不差的营生。

        只是在这小池子里称王称霸习惯了,也以为自己是个有本事的,忘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话来。

        这一次就踢到铁板,甄甜这份手艺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杨四姐不会再继续用她,天和布庄也不接收她,甚至因为今日甄甜的话,她是彻底丢人了。

        抬头正好见到了甄甜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眼神,绣娘张氏咬牙,恨不得生生上前啃了甄甜,喝了她的血才可以。

        对绣娘张氏这样痛恨的眼神,甄甜心里面只有嘲笑,真的有本事就拿出来,光靠眼睛瞪的,难道就能让人怎么样不成?

        “这衣服好看,正好我娘要过生辰了,不知道这成衣是怎么卖的?”也有看着衣服好看,问起这衣服价钱的。

        杨四姐马上说道“抱歉,这衣服乃是本店专门为东四胡同周太太设计定制的,如果娘子想要成衣,可是进门挑选,我们一定会按照您的要求制作您满意的成衣的!”

        她这么说,也真的有动心,跟着进门的,一下子这锦绣布庄里面就聚满了人,而之前一直被围着的甄甜,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踪影。

        “晏娘子!”甄甜觉得今日也做得差不多了,流霜胭脂这几个字不需要强调的太多,人都有逆反心理,今日只是点一下,当真的流霜胭脂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引起人的记忆。

        到时候再来就行了,唇彩她做好了,要怎么卖倒是需要回去好好再仔细计划。她回到后院,准备等着杨四姐过来,把这件事都交接清楚就回青山村。

        哪知道她这才走了几步,便听着背后杨四姐说话的声音,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约莫十八九岁的丫鬟。

        “娘子来的正好,衣服我有小小的修改一下,但是不会影响穿着,至于这刺绣的工钱,也麻烦杨东家帮我结一下吧!”

        甄甜也不会跟杨四姐客气,杨四姐买了她的花样子,是给了她钱的,但是本来这应该是杨四姐自己请绣娘做,她给绣娘工钱的。

        现在甄甜自己绣的,当然是要给工钱的。

        杨四姐见甄甜与自己说这个,也是过来拉着她“晏娘子,这个不急,周三奶奶看了你做得衣服,想亲自见见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