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53章 打脸开始

第53章 打脸开始

        “东家也不是不会刺绣的,那花样子不是绣不出来,而是对绣娘的要求很高,不说别的,只是一层劈线之后的刺绣我都已经很难完成了。

        而且也的线的要求很多,如果用粗的线,那出来会显得粗劣,不够美感。

        对刺绣技术和丝线要求都那么高,昨日小荣回来也说了,那晏娘子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打扮也很是贫寒。

        想是不可能去南方专门学习刺绣的,就算是专门学习,她这样的年纪也绝对不至于出师,否则就她这样的本事,哪里可能流落到咱们蔚县来!”

        这秦师傅正是天和布庄请来的绣娘,她是南方人,但是在南方也不是多么优秀的绣娘,所以也只能到这偏僻的地方混口饭吃,她虽然自己本事不高,但是眼光的确还是有的。

        一时间说的也是头头是道,孙三娘做得这门生意,她的确也是会刺绣的,而且还不差,否则一开始的时候她自己也做不起生意来。

        只是她看着现在这个情况,心里有些不安罢了。

        “那就看看吧!”孙三娘也只能继续观望起来。

        杨四姐这边听到小丫头说了甄甜的话,心里面也是有底气了不少,如果那个花样子能被绣出来,她就是不翻身,也不会继续被压制下去了。

        又看着在一边淡淡喝茶的常俏,心里面冷笑,孙三娘仗着自己讨好了周三少奶奶,这一次让人出头,若是得了好还罢了,若不是,才真真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周三少奶奶与那孙三娘也不过是生意往来,也就是合作得多了,有些面子情分而已,这一次,她要把这个客户,抢过来!

        便是在这个功夫,所有人都看着有人捧着衣服,缓缓的从锦绣布庄的后院走到众人面前。

        最大路货的便宜料子,天青色的的棉布,也是孺裙的样子,只是在腰的位置收了一下,便显得身材玲珑曲线起来。

        随着甄甜走路,窈窕多姿,简单的挽着流云髻,只用了一只木头的梅花簪子固定了,额头上留着留海,一边的常俏看到她,不由得皱眉。

        谁不知道这嫁人的妇人就要把头发盘起来,不能有留海的,常俏又看着甄甜一侧额头的伤口,那皱着的眉头才松开来。

        就在甄甜走近之后,围观的人也已经被甄甜的相貌吸引了,甄甜的脸上沁着浅浅的笑意,唇边的梨涡若隐若现,衬着甄甜本来就有点肉肉的脸蛋,便十分亲切可爱。

        而最吸引人的是甄甜的妆容,都是女人,连杨四姐都忍不住的看着甄甜,绝对今日的她似乎与之前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晏娘子你?”杨四姐走到近前,才发现甄甜今日之所以显得特别,是因为她的嘴唇。

        之前总是浅浅的嘴唇,今日却是泛着桃花一样的粉色,加上浅浅的腮红,整个人便好似那开的旺盛的桃花,清甜幽香!

        甄甜很满意自己出现的效果,她的口红要卖出去,就需要宣传,不过么,甄甜看到在一边藏在人群里的绣娘张氏,冷冷一笑。

        打脸这种事情,当然不好拖延呢!

        “让各位久等了!”甄甜对着周围的人客气了一句。

        这些人里有人是孙三娘特意让人过来捣乱的,虽然看着甄甜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子,但是收了钱,事儿还是要做的。

        “别废话,不是说了要给咱们看你的刺绣吗,赶紧拿出来吧!”

        “就是,拿不出来就直接说,咱们也就是会笑话你吹牛而已!”

        这些人起哄起来,那本来只是看热闹的,也是不由得跟着一起开玩笑,甄甜听着他们这样,神色倒是淡淡的。

        “既然前日说了让各位过来做个见证,自然是要给大家看看的!”甄甜伸手,本来她亲自捧着,放在一边伙计手上的衣服便拿了过来。

        杨四姐此时也走到了甄甜的身边,两人一起把衣服打开,实际上,甄甜拿到这件衣服之后也很无语,本来想着刺绣功夫不到家,好歹衣服按照样子总是能做出来的吧。

        结果那衣服做得简直让人无语,她最后是都拆了之后的,重新做出来的,这让整体这件衣服更符合她本来的设计,有一点腰身又不会显得轻浮。

        同样是大地色系的衣服,甄甜的剪裁之下,完全没有了之前让人想起大姨妈的感觉。

        甄甜设计的栀子花图案,很意外的,不是一大块的绣在正中,而是装饰在衣服的袖口和下摆。

        缠枝的叶子,还有盛开的栀子花,深浅浓淡,便是远远看着,也好似有花香,想要去摘一样。

        “怎么可能!”锦绣布庄的绣娘张氏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刺绣。

        没有一点点的掺水,的确是甄甜画的样子,不仅如此,还用了银线作为点缀,那栀子花接近花蕊的部分浅淡,外面的花瓣深刻。

        不是什么江南的刺绣大师,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子,居然真的绣出来了。

        何止是绣娘张氏,之前一直信誓旦旦说甄甜绝对做不到的秦师傅也不敢置信的看着甄甜。

        觉得眼前这个女子超过了她的认知,这样的技术难道不该在江南吗,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地方存在。

        孙三娘咬牙“你不是说不可能么,哼!”

        今日她努力了半天,反而让杨四姐得了好,她恨的咬碎了一口银牙,她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把自己的天和布庄做到最大,马上就要把锦绣布庄给压下去了,这一次居然马失前蹄。

        孙三娘气的眼睛都红了,站在她身边的秦师傅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那个笑容甜美的小女子,似乎感觉自己从前自以为傲的一切,都彻底的被剥夺。

        一个小小村妇,就要取代她,成为蔚县最好的绣娘了!

        “绣娘张氏,自己蠢就别以为别人和你一样蠢,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我的花样子当然能绣出来,你绣不出来,不是我画的不好,是你没有本事绣出我画的东西来!”

        不管孙三娘和秦师傅心情多么的分谁阿,甄甜这边既然拿了好东西出来,也就到了她该发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