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6章 就是这么横

第46章 就是这么横

        这绣娘从前仗着自己的本事,受到不少尊重,高高在上的也得罪一些人,所以看热闹的并不少。

        甄甜很满意,她正愁自己这生意若是做起来,推广困难,既然以后要自己做了,今日这一闹,倒是可以让人能认识她这个人。

        在没有一个广泛的信息渠道的时代,口耳相传就是最有效的宣传了。

        听着大家说三日后要过来见证,甄甜对着这些人都笑了笑,她虽然打扮的很朴素,就像是一般人家,但笑起来小酒窝便是甜甜的,皮肤也白净。

        大家看着也都是觉得亲切讨喜,倒是一时忘记了就是这个笑起来甜姐儿般的女子,刚才多凶悍的把人给踹出来。

        绣娘张氏被人这样撂下话来,也是不忿,爬起来就对着甄甜冲过去,偏这时候甄甜正好被对着她。

        有人见到她这样的动作,也是睁大眼睛提醒甄甜小心,哪知道不等甄甜做什么,那才站起来的绣娘一下子又是扑倒在地上,真真做得是五体投地。

        这人抬头起来的时候,看着甄甜已经是恨得不行,鼻子还在流血,甄甜对着她嗤笑一声“我年纪轻,面浅,你这样的大礼,我可是受不得的!”

        一句话说完,便引得周围一阵哄笑,这蔚县本来就不是多大的地方,认识这绣娘张氏的,或者是锦绣布庄的顾客也是不少。

        绣娘怒气冲冲的爬起来,想要再动手,却见到甄甜神色淡淡的,腹部被甄甜踹的一脚还在疼。

        心里想着甄甜这般年纪,怎么也不可能是什么刺绣大家,便又是粗声粗气的道“东家不信我,非要信这个贱人,骗子,我也没办法继续做下去了!”

        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面子,直接哼了一声,背着手就要走,大概是以为杨四姐会出来阻止她,哪知道并没有,一时间离开的背影都是灰溜溜的。

        甄甜又进了锦绣布庄,杨四姐见今日这事情闹的如此大,也是头疼,出来安抚外面的人,那小丫头却是带着甄甜去后院的一个厢房。

        而就在看完了热闹人群散开的时候,刚才出手帮忙的晏辰看着自己媳妇那骄傲的模样,笑着摇头,转身就进了一处巷口。

        他来匆匆,去匆匆,人又多,无人注意他曾经来过,只有那锦绣布庄的门前平坦的路上,不知道怎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砂砾。

        杨四姐把人送走了之后,回来就见到甄甜在打量自己的厢房,她想了一下,过来说道“娘子这几日就在这里做活就好!”

        甄甜点头“可以,这里是否有后门,我夫君与我一起住着,他可从后门进出!”甄甜多问了一句。

        “自然是有的,就在后面,娘子随意便可以了!”杨四姐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多问了一句“大妹子说的是真的吗,张师傅她与天和布庄……”

        “你若是不信,去天和布庄问问就是了,说不定还能看到人呢!”甄甜也不多说什么,她看不惯杨四姐做人做事的风格。

        虽然也许这个人还是个厚道人,可是厚道有时候是没用的,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手段,从前的甄甜也是个老实厚道人,还不是让人踩在泥土里,不当人看。

        所以甄甜奉行的原则从来都是,别人怎么对她,她就怎么对别人,瞧不起她的,她便当面打脸,踩回来。

        如果客气的,她自然也会好好的客气对待,只是那明面上客气,私下却算计她的,她就也来阴毒的。

        不就是斗心眼,她在孤儿院里面又不是没有做过,她那样打人,院长还不是觉得她好,所以想要过什么日子,那就得自己争取。

        只要有本事,就能横着走!

        所以甄甜对杨四姐这样的做事风格,自然看不惯,也不愿意多说什么,一句话之后就坐下来找小丫头要茶水喝。

        杨四姐咬了咬嘴唇,看甄甜这么自信的样子,又没打算离开,转身真的去了天和布庄,却也正好看到刚才从她这里离开的绣娘,被天和布庄给赶出来。

        骂骂咧咧的样子,她气的脸通红,过去质问,结果反而被一番抢白,更是气的不行。

        不过这也不关甄甜的事情了,她喝了口茶,觉得差不多了,便出门打算去药房看看晏辰的药需要多少钱。

        之后再把晏辰一起带着过来,他腿不方便,甄甜也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

        甄甜出门之后就到了这蔚县最大的药铺回春堂,药铺的伙计见到她进门,便过来询问“娘子是来买药还是卖药的?”

        他们这药铺也是收药的,一般附近的村里有人懂得药理的,会采药过来卖,这小伙计看甄甜一身打扮,便多问了一句。

        甄甜拿了之前晏辰给自己的药方出来“麻烦您看看,这一副药需要多少银钱?”

        来求人的,甄甜态度也是和气的很,不愧是蔚县最大的药铺,小伙计即使看着甄甜这一身打扮不富贵,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那伙计拿了甄甜的药方,也是惊讶了一下“娘子这药方是去除寒疾的吧!别的倒是还好,这里面的西红花却是很难得的药,咱们铺子里也只有一点存货,娘子若是常用,需要专门去收回来!”

        这个回答也没有超过甄甜的预料,她不是学医的,但是在现代也懂得一些养生的知识,西红花又称作藏红花,即使是在现代的技术水平之下,藏红花也是非常珍贵的药材。

        这个时代的藏红花都是天然的,怕只会更贵,甄甜也没有想过自己现在就能买得起,只是计划一下,自己需要赚多少钱才够用。

        “多谢小哥,如果是需要专门收来,这一方需要多少银钱呢?”甄甜又问了一句。

        这小伙计有些同情的看了甄甜一眼,看这娘子日子过得就不算好,这药一看就是需要常用的,一般人家哪里负担得起。

        虽然是这么说,但小伙计还是很负责的说道“其他的配药倒是还好,这一副加起来大概只需要两百文钱,但是这西红花的话,仅仅一副就需要八百文钱!”

        “所以这一副药就要一两银子,是吗?”甄甜不是没见识的人,在了解了这里的物价之后,听着一两银子的价格,还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