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5章 打人先打脸

第45章 打人先打脸

        布庄请了绣娘,其实是给安排了住处的,平素绣娘也是在铺子里面做刺绣,那绣娘被杨四姐吩咐了去找花样子,好一会儿的时间,就只拿出来甄甜画的那个衣服设计。

        “东家,那花样子我找不到了,这个还在!”绣娘这么说道。

        甄甜直接拿过来“真是没眼光!”

        她设计的衣服明明不比那个花样子差,去送好处的时候,居然把这个落下了,甄甜看了一眼,把设计收起来,对着在一边看热闹的小丫头说话。

        “去天和布庄一下,就说你家东家问她要自己家的花样子,告诉她若是看上了别人的东西,就好好的拿着钱来买,银子给的足,谁还能不卖她么!”

        甄甜这话说的随意自在,但却无异于一道雷炸在杨四姐的耳边,她看着甄甜“你说什么!”

        绣娘也没想到甄甜居然能知道,也慌张的反驳“你胡说!”

        那小丫头本来见甄甜进门之后便是神色淡淡的,甄甜这两日只忙着给晏辰做衣服,她自己的倒是没有顾得上,还是之前来的样子。

        这小丫头分明不是没有见过甄甜的,可是今日见了她,还是觉得这位娘子看着比那一日更有气势一些。

        虽说这气势本来也是虚无缥缈的,难得让人说的明白。

        此时甄甜一边把她自己画的设计图收起来,一边让她做事,她也是傻乎乎的就要出门。

        那绣娘见她如此,伸手就要拉着她“你不能去!”

        甄甜虽说身上带着补丁,可是身板却挺直干脆,嗤笑一声“她不能去,难道要你们东家亲自去会一会那天和布庄的东家不成?”

        “你胡说,你就是看我拆穿了你的真面目,才故意这么陷害,我弄丢了你的花样子,你就绣不出来了!”这绣娘还是反驳甄甜。

        甄甜都懒得理会,她之所以会拆穿,倒也不是为了杨四姐的生意,也不过是看不惯有人这样诬陷自己,她心里对和杨四姐与自己合作的事情也有了犹豫。

        对杨四姐的生意做得如何,便不想再多关心,但见杨四姐惊讶又怀疑的一会儿看着她,一会儿看着那绣娘。

        便是连点拨都是懒得做了,要不是天和布庄那日对她羞辱,她真的都想回去继续与天和布庄合作了。

        商业合作不怕遇到个懂算计的,互相算计也比遇到个猪队友好,因为甄甜从来都不会算计输给别人,但是遇到猪队友,就是死都得憋屈的不行。

        “大妹子说的可是真的,有什么证据吗?”杨四姐问了甄甜一句。

        甄甜冷笑一声“娘子怕是忘记了,我不过只是卖了你一个花样子,既然你们自己没有本事绣出来,还怀疑我的样子,这售后我自然是要做的。

        但我可没有义务给你们做什么证,反正我那花样子是卖给你的,你觉得丢了也值得,我也无所谓!”

        杨四姐之前便觉得眼前这女子十分锋利,那天随意一句便是大气十足的,但也没有想到甄甜会这么不给人面子。

        但甄甜她就是这个性子,做得合心意了,她自然乐得给个笑脸,可若是不合她心意了,也绝对任性的很。

        现代社会被磨平棱角的人太多了,但甄甜即使被受到挫折,总还是保留一些,而且她不是那种把脾气性子都留给亲人的,反而大多都给了没有必要的陌生人。

        比如今日的杨四姐和这个什么绣娘,她看不顺眼了就怼,没动手都算是她心情好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合作。

        杨四姐被甄甜这么怼,脸上也没有了面子,虽说她自己的生意做得越发差了,可是好歹之前自认为接触的都是那富贵人家,现在被这么驳面子,自然难看。

        倒是那绣娘看着甄甜说话如此不客气,便更是有底气一般“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骗人骗到咱们头上来了,不就是看到咱们东家性格软乎么。

        东家,咱们马上报官,看这样的无耻村妇,还敢这么骗人嚣张!”

        她这话说的过分,偏还声音很大,嚣张跋扈,锦绣布庄本来就处在闹市区,这时辰外面人也不少,自然看到这里的闹剧。

        那绣娘这般声音大,也不过想诋毁甄甜,心思倒是毒辣,若是甄甜不能证明自己,蔚县不过这么大的地方,甄甜以后要做生意,也是要受到影响的。

        甄甜今日过来,本来是打算好好说话的,不过现代有句话说的好,只要是贱人,总是要找打的。

        天和布庄的伙计不过说了甄甜一句她算是什么东西,甄甜便能动了那直接弄垮了天和布庄的心思,虽然本身甄甜要做的生意,与天和布庄本就是竞争对手。

        搞死对手,自己抢市场,但凡是做生意的,都是有这个心思的,但甄甜也的确不是个宽容的人,能让她宽容的,也不过只有晏辰一个而已。

        所以,在听着她这般叫嚣的时候,甄甜便是一步到绣娘前面,抬脚一踹,那绣娘才多沉,甄甜可是连那大男人都是一脚能踹倒的。

        所以杨四姐和外面不少围观的人便见得这绣娘尖叫着被甄甜从铺子里踹到了门外,甄甜出去对着她冷笑。

        “狗嘴里自然是吐不出象牙的,但狗儿对着我龇牙咧嘴,我便敲碎了你一口狗牙!”

        “你……你好大的胆子,你敢打人!”这绣娘哪里想到甄甜不过一个纤细的模样,居然说动手就动手,摔在地上还不可置信的样子。

        甄甜冷哼一声,一脚踩在她的手上,回头对着杨四姐说道“给我空一个房间,三日后,我能不能绣出来,自然见分晓!”

        外面有人也认识这被甄甜打的绣娘,也听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甄甜回头对着这些看热闹的人说道。

        “诸位若是有兴趣,三日后也可过来看看,这绣娘拿了我的花样子,自己没有本事绣出来,还说别人是骗子,到时候大家也可以过来做个见证!”

        难得今日能聚集这么多人,甄甜打扮的这般穷酸,偏偏脸上都是自信,国人无论是在哪个时代都是喜好凑热闹的,有人听了便起哄说要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