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4章 要开始打脸了

第44章 要开始打脸了

        李长贵得到了晏辰和甄甜的回复,便忙去找人来帮两人修房子的事情,甄甜和晏辰离开之前特意把他们的要求都告诉了周二郎,让他帮忙看着,之后就坐着车往县里赶去。

        杨四姐昨日从青山村回来之后就安心了一点,只是布庄的绣娘生怕自己的活被人抢了,所以从杨四姐回来之后就一直和杨四姐说,让她不要相信村妇随便说的话。

        即使甄甜之前表现的十分自信,但布庄的绣娘也做了那么多年,又是那么笃信的反复在她耳边说着相似的话,她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那周家的太太可是等着他们这边的作品呢!

        “东家,锦绣布庄那边得的这个花样子,绣娘张氏说自己不能绣出来!”就在杨四姐担心甄甜也是做不到的时候,之前甄甜画的花样子居然就这么原封不动的到了天和布庄。

        孙三娘的伸手拿过来,见到甄甜的花样子之后,也是忍不住惊呼“这居然是个花样子!”

        她既然是做这门生意,便是懂行的,别以为花样子就是画幅画那么简单,其中是有很多内容在里面的。

        那大家的画虽然好看,可是要真的绣出来那副神韵来,可是要转化成花样子才能行,所以基本上要画出花样子来,不仅仅要懂得画画,还要会刺绣才可以。

        这也是为什么当前新鲜的刺绣花样子难得,会画画的读书人,那些男人不屑做这个,女子精于书画就是少数了。

        而且花样子和那大气的山水画还是不同的,限制更多,甄甜的这幅花样子甚至标明了银线要在哪里作为装饰。

        几乎可以想象出来若是绣出来,该是一个多么清雅独特的模样,孙三娘严肃起来“去找秦师傅过来!”

        秦师傅就是他们天和布庄的刺绣师傅,孙三娘也懂一点刺绣,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她绝对是没办法把眼前的这幅花样子给绣出来的。

        人来的也是很快,秦师傅过来便直接拿着花样子看,不过一会儿工夫便摇头“这花样子绣不出来!”

        “怎么?”孙三娘问了一句。

        “娘子怕是不知道,这刺绣一道,越是颜色突出的反而要简单一点,但越是清雅的反而复杂,和染布是一样的。

        这花样子应该是一个懂得书画的人所做,看着的确是好看,似乎也能想象到绣出来的样子,但是只有一味白色,不说用什么针法来绣。

        就是这里面的白色就有至少五种对比,这丝线的要求就很高,我是做不到的,从前在江南学艺的时候,倒是听过刺绣大家宁先生曾经劈线而绣。

        这样子大概用这样的手段才能绣出来,但宁先生一幅刺绣便价值千金了!”

        孙三娘点头,这话意思也很明显,不是说世界上没有人能绣出来,而是在他们这么一个小小的蔚县里面,根本没有这样的刺绣大家。

        “还以为杨四姐有什么本事,花了钱也不过买了这么一个花样子,算了!”孙三娘把花样子扔在一边,不再关心。

        而就在杨四姐又被念叨的怀疑甄甜,想着如果甄甜不来,她就再次去青山村拜访的时候,甄甜和晏辰也到了县里,甄甜送了晏辰到客栈之后,自己出门。

        “东家您可不要被骗了,这花样子根本就是不懂行的人画出来的,没有人能绣出来,与其这样耽误时间,还不如去问问邱家小姐,绣她画的新样子,周家太太可是等着呢!”

        甄甜这才进门,就听到有人在诋毁自己画的样子,便直接不客气道“我活了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把无能说成这么清新脱俗的样子!”

        杨四姐也很上火,这一次如果周家太太她不能争取到,以后生意就麻烦了,正想着是不是真的问问邱家小姐的时候,便见到甄甜来了。

        忙站起“大妹子来了!”

        “我若是再不来,还不知道被疑成什么样子!”甄甜很受不了杨四姐这样没有立场的人,耳根子软,还没有决断。

        果然是她想的太简单了,要找到一个好的合作者,真的是比自己创业还要艰难的事情!

        之前和杨四姐说甄甜坏话的女子不过二十多岁,只是一侧眉头上有个黑色的大痦子,面相上便有些凶。

        这人自然就是锦绣布庄雇佣的绣娘,张氏!

        看着甄甜过来,还这么不客气,也是瞪着她“我当时是什么刺绣大家,敢吹嘘自己能刺绣出这样子,原来只是个无知村妇!”

        “从你往上数八辈祖宗,恐怕还不如无知村妇呢,自己没有本事,就别出来丢人现眼!”甄甜不客气的道。

        之后看着杨四姐“把衣服给我,今日开始我来绣,三日后你到我这里拿绣好的衣服!”

        说完又说道“对了,把我的花样子给我!”

        天知道甄甜真的只是不想自己的花样子落在这没有本事的人手里,可是她才问了一句,那绣娘居然脸上慌张了一下,故作镇静的看着甄甜。

        “花样子是东家花钱买回来的,你骗了东家的钱,现在又拿了这贵料子的衣服,又拿走了花样子,到时候你跑了该如何?”

        甄甜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绣娘,她可不会错过她的慌张和心虚,这绣娘被甄甜这样的眼神看着,感觉自己无所遁形一般的,但还是装的淡定。

        杨四姐本来都要把衣服给甄甜了,结果就这样一来,她也怀疑了,甄甜都没有兴致和这些人生气了,看来未来这蔚县的刺绣生意,都得是她的才对。

        “东家如果怀疑,也可以给我安排了地方,我来刺绣,只是我夫君也跟着我来了,我们不能分开!”甄甜说完以后,看着那绣娘“不知道现在可以把我的花样子给我了吗?”

        甄甜都这么说了,杨四姐也不怀疑甄甜了,而且甄甜如果真的能绣出来,那可是个人才,她是捡到宝了。

        她还不知道就她这个几次三番怀疑甄甜的态度,甄甜已经对与她的合作失去了一开始的兴趣,只是甄甜容不得有人质疑自己,一定要绣出来打某人的脸才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