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3章 学堂的规程

第43章 学堂的规程

        周二柱听着甄甜这么说,自然马上点头“没问题,我到了县城就赶回来!”

        青山村家里有车的也不过就那么几家,甄甜也都不熟悉,周二柱本来每天就是靠着赶车拉人去县城生活,两家又熟悉,甄甜这拜托也更合适一点。

        倒是周婶子多问了一句“你和辰哥儿可是想好了在县里住在哪里?”

        甄甜说道“不过就那么几日的时间,我正好接了县里布庄的活计,想着住在客栈里,等把活做完就回来!”

        周婶子一听她这么说,马上说道“那客栈里面住着怎么方便,你要是不嫌弃,我大儿子和媳妇都在蔚县里面住着,平素我们有时候去县里,也有个屋子空着给我们住,怎么也比客栈方便一些!”

        周家人现在觉得晏辰和甄甜就是家里的贵人,所以也是投桃报李,周二郎以后会管账,做个掌柜的,一个月少说也有一两银子的银钱,这可不是天天打猎这样不稳定的收入。

        更不用说还有周五郎了,本来就是朴实的人,心里添了感激,对甄甜也是很热情。

        只是甄甜却不是那等很容易与人热烈起来的,别看她总是开朗大方,与人也很容易熟悉的样子,实际上内心是和人有距离的。

        只是现在周婶子这般热情,她也不好直接拒绝,才道“虽然是这么安排的,布庄那边有可能安排住的地方,若是不安排,再去叨扰周大哥和大嫂!”

        这样说好了,周婶子亲自送了甄甜出来。

        眼看着甄甜都走远了,回来周二柱才说了她一句“没看着甜姐儿有自己的打算呢,而且老大前些日子还说东家生意不好,工都不一定能继续做下去了,你这不是给他们添麻烦么!”

        周婶子听着爷们数落自己,也瞪眼“我这还不是看着辰哥儿和甜姐儿是有本事的人,谁不知道辰哥儿为了娶甜姐儿是把银子都给了李忠和陈二妮一家的。

        可是你现在看看,甜姐儿说自己去县里住客栈,可有担心钱的意思,辰哥儿是读书人,说不定老大觉得不能解决的问题,辰哥儿一下子就解决了。

        就是帮不得什么忙,小峰也五岁了,让老大和媳妇看看,愿意也送过来读书,一个月一百文钱,对他们的负担也不重!”

        周婶子说的小峰是他们的大孙子,只是一直跟着儿子和儿媳妇在城里生活,两口也不是不想念孙子,但是也没有说让孩子离了自己母亲的道理。

        她也不过是有自己的小心思,想着多和甄甜相处好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以后甄甜可就是村里先生的娘子了。

        本来他们与甄甜就相处的不错,她也喜欢甄甜,所以多热情一点,让感情更深,以后互相帮忙什么的,也更有理由。

        周二柱只是这么一说,哪知道被媳妇回了这么一通,也吃了饭放下筷子“我这不是不知道么!”

        周家几个儿子还有刘小丫不说话的看着爹娘如此,倒是刘小丫绝对很喜欢这家里的气氛,没有多大本事的村汉还打婆娘的也多了去。

        周家却不会如此,周二柱和媳妇生活那么多年,从来没有正经红过脸,周婶子虽然有时候会泼辣多话一点,但是对自己爷们也尊重。

        周二柱是老实人,赚钱送了家里,都给媳妇管着,就是被媳妇说了,多数也就跟这一次一样,反驳一句就算了。

        果然,周二柱说完以后,周婶子也不继续抓住不放“快出门吧,今日要回来,给你只带着一个馍馍,回来正好能赶上午饭,在家吃了再走!”

        周二柱也是听着周婶子的话,点点头,揣着馍馍就出门了。

        有这样一个父亲,周家的儿子也都是老实的,不会不心疼媳妇,刘小丫觉得自己嫁得好,而且昨日她男人回来说自己以后要学管账,以后当账房先生。

        那可是很有出息的,她未来的生活可好着呢,带着这个心思,今日刘小丫做活的时候都是沁着笑,看着周禄也是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晚上早点来,好好亲香亲香!

        至于甄甜从周家出来之后,回家就开始做饭,昨日和刘小丫上山摘的野菜还有蘑菇,蘑菇被她切碎了做了一点蘑菇酱,红烧肉还剩了一点,又热了。

        还是昨日贴的饼子,野菜洗干净了凉拌了,虽说是早餐,但也很丰富。

        两人才吃了早饭,李长贵就到了,果然就是来说修房子的事情,昨日他把消息通知到了村里之后,好多人家都很动心。

        一个月一百文钱虽说不少,可是村里的人家少说又三分之一拿出来也不至于影响家里的生活,就是本来没打算让孩子科举考试当官什么的,听着晏辰还能教人打算盘,也是动心的很。

        这时代都是师父带着弟子,越是技术性的东西,就越是敝帚自珍,鲜少有人会大规模的教人的。

        但是打算盘对村里人来说,绝对是比读那些圣贤书更显得有用的技能,所以知道晏辰和甄甜一个月只要一百文钱,还可以以工代费之后,都很积极。

        李长贵也不想耽误,所以一早便过来与晏辰商量。

        “具体有多少人还不知道,看着青山村就有十几家,三合村估计也得有一些,我想着是能出工的就过来帮着修房子,不能出工的,就还是出束脩,不知道晏先生怎么想的?”

        李长贵也是个精明的,昨日晏辰答应,今日他已经是改口了,晏辰对这个称呼倒是还算满意,比起被人称呼什么辰哥儿,这个就好多了。

        “我没有关系,李伯安排就好了,这两日我和娘子要去县里办一点事情,回来就正式上课!”晏辰这一次倒是没有为难,答应的很痛快。

        李长贵大概是那天被这两口子为难的怕了,所以都做好被为难的准备了,结果居然根本没有发生他担心的事情。

        而且真的把张罗学堂的事情就交给他了,一下子让他都怀疑是不是晏辰其实没有他想的那样,是阻止他收买人心的。

        等到李长贵都走了,某两口子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睛里的深意。

        比如,什么时候找个月黑风高,良辰吉日,拿着麻袋套人的脑袋,好好的暴打一顿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