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2章 治腿的药方

第42章 治腿的药方

        “没有什么,他今日回去会自己解释的!”说完又憋气的看着甄甜“你关心他!”

        甄甜磨牙,怎么有种想咬死眼前这只的冲动呢,还有完没完了!

        “你还说,我咬你了呀!”哪有这么欲加之罪的。

        这话才说完,甄甜便见得少年的眸子越发深沉起来,声音也压得低低的“嗯,甜甜想咬哪里呢!”

        一边说,一边还不断的用眼睛上下扫甄甜,简直是开车点火死命撩!

        甄甜差点捂着脸尖叫,所以刚才还在吃醋,转眼就开撩是什么鬼,不就仗着自己长得帅吗,有什么了不起?

        看着甄甜鼓着脸,脸蛋红扑扑的瞪着自己,晏辰伸手抓着甄甜的脖子,把人拉近自己,亲上嘴唇,又咬了一口。

        被亲了的甄甜心里面在抓狂,美色误人呀,帅果然还是了不起的。

        晏辰最后松开甄甜“蜂蜜月饼!”

        亲完了还评价是个什么见鬼的习惯,她想拿张大饼呼某人的脸上,非常迫切现在就想动手,怎么办?

        还有,以后他们要起个雅号叫大饼夫妇吗,离不开饼这个话题了吗?

        自己在心里吐槽的甄甜忘记了刚才是谁先说什么韭菜月饼的了,怎么说比起韭菜月饼和猪肉大葱月饼比起来,蜂蜜月饼听起来总算也显得浪漫和甜蜜一点,不是么!

        虽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有时候人不能要求太多的!

        “晏辰同学,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腹黑会遭报应的?”甄甜用脑袋磕了晏辰脑袋一下。

        晏辰搂着甄甜的纤细腰肢,捏了捏她腰间才长了一点的细肉“嗯,你是第一个,我期待甜甜的报应!”

        甄甜要暴走了,说这话的时候为什么要舔嘴唇,简直性感的要死。

        一把把人推开,一脸严肃“咳咳,时候不早了,休息吧!”

        某腹黑大概是撩媳妇上瘾了,见甄甜脸上红扑扑还故作严肃的样子,也点头“嗯?甜甜的惩罚是要在床上吗?”

        甄甜这回也是大眼睛狠狠的瞪着他,转身就要出去,晏辰一见到她这样,马上拉着她“甜甜,我不说了,不说了!”

        甄甜哼了一声,过去打水给晏辰洗漱,没事用双关语的撩她,当她没有学过语文么,所以她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起这个名字的人真的太邪恶了,她这么霸气的人,就应该叫甄棒,甄厉害,看某人还怎么拿着她名字撩,森气!

        晚上睡觉的时候晏辰过去搂着甄甜,被推开了一次,两次,三次,又在人耳边哄了好一阵,才总算没有悲惨到不能搂着媳妇睡觉。

        单身了十六年,娶媳妇六天,已经不能适应不抱着媳妇睡觉生活了,成亲果然很可怕。

        至于周二郎还有那莫名的飞醋什么的,只能说,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吃醋,都是秀恩爱。

        一夜无话,晏辰再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怀里的小女子也已经醒了,正枕着他的胳膊,拿着头发故意逗着他醒来。

        手上用力把调皮的小媳妇抱紧,脸贴在她的肩颈窝上“什么时辰了?”

        “天亮了,起来吧,估计今日李长贵会过来说修房子的事情,我先去和二柱叔说一声,让他今日送咱们去县里!”

        感受着晏辰呼吸打在自己的肌肤上,带来一阵热气,痒痒的,暖暖的,甄甜也不做什么,乖乖让人抱着,这么说道。

        这是正经今日要做的事情,晏辰也没有耽误,松开了甄甜,甄甜先起来,看着晏辰自己扶着轮椅坐下,想到了什么才问道“你的腿是不是还能治疗呀,今日去县里正好看看大夫!”

        晏辰没想到甄甜会这么问,楞了一下,才道“不用看,之前大夫有开过一个药方,等家里有银钱以后再抓来用吧!”

        这件事之前晏辰根本没和甄甜说过,甄甜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也是皱眉看着晏辰“给李家的银子,本来是要抓药的吧!”

        晏辰笑了笑,拉着她的手“那些钱,是换媳妇的!”

        “还笑,他们要,你就给,等过阵子的,我让他们一文钱不少的吐出来!”甄甜没好气的说道。

        晏辰听着她这么说,神色淡淡的,小媳妇倒是与他想到一起去了,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他做事更要小心注意,不能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他需要多布置一下才好,两口子各自都算计起来了,而被两人双重算计的对象,最后会是个什么结果,就不是他们两个能担忧的了。

        “那药方是什么,大概要怎么用的,需要多少银子,我先赚银子!”甄甜问晏辰。

        晏辰也没有瞒着甄甜,把药方给了甄甜,她只是一打眼便看到了西红花这一味,就知道这一副药不是一般价格了。

        更遑论别的药也并不是那大路货,便是那十九两银子,怕都未必够用的,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今日到县里问问看一副药多少钱,之后我们也好看看怎么准备银钱!”甄甜淡然的把药方收起来,这么说道。

        晏辰见到她这般淡定的样子,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好!”

        他不会问她怎么会认字,还有怎么会看了药方就知道这药不便宜,他会等,等着他的小媳妇愿意告诉他的那天。

        甄甜怕周二柱已经赶车去县里了,起来收拾了就往周家过去,好在她来的还挺早,周二柱一家在吃饭,见到甄甜来了,忙把人迎了进来。

        “晏家的来了呀,没吃饭吧,一起坐下吃口?”周婶子很热情。

        昨日周二郎回来说了晏辰教他管账,五郎以后也有可能拜师,周家人都很开心,对晏辰和甄甜自然也态度更好了。

        甄甜哪能坐下,虽说周家算是村里过得相对要好一点的,可是也没有多么富足,她哪能在人家家里吃饭,何况晏辰还在家等着她回去吃饭呢!

        “不了不了,辰哥还在家里等着我回去!”甄甜坐下来,才说自己的目的

        “估计这几日我家就要修了,正好我到县里也有事情办,想着这几日就住在县里,所以问问二柱叔今日能不能从县里多跑一趟,回来送我们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