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9章 拒绝收徒

第39章 拒绝收徒

        “姿势不对,重新来!”晏辰劈了一根柴,一边看着的甄甜喝了一口热水,语气很凉的说了一句。

        跟在爹娘身后的周二郎还有刘小丫也见到了这么一幕,本来晏辰坐在轮椅上,砍柴就不大方便的,之前家里用的柴都是专门捡着那枝节小的。

        只是总不能都是这样的柴,所以今日甄甜还说自己劈柴呢,虽说是力气活,她也是会做的,哪知道今天晏辰自己惹了甄甜,便接了这个活。

        刘小丫和周二郎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周二郎的眼底有对媳妇的感激,感激他媳妇没有这么玩。

        刘小丫倒是觉得甄甜真的有趣,这砍柴还能有什么姿势对不对的说法么,倒是有花样的折腾人。

        周二柱和周婶子年岁大了,见到甄甜这么折腾晏辰也是有点看病不惯的,这娘们哪有在家这么不尊重爷们的。

        但是晏辰倒是一脸心甘,听着甄甜说姿势不对,还笑呵呵的对着甄甜“甜甜你觉得我再抬高一点,是不是会劈的更好!”

        也是宠得不行!

        甄甜本来也只是看他这样,故意顺着为难一下而已,此时见到这家伙这么上杆子,也是憋不住的笑“哼,你试试!”

        晏辰果然胳膊抬高,又劈了一块柴。

        周婶子和刘小丫是女人,见到两人如此互动,心里面也是难免惊讶的,她们与自己夫君也已经算是感情好的。

        特别是刘小丫,新媳妇才嫁过来,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可就是这样,她若是真的与周二郎如甄甜这般耍脾气,怕也是不敢的。

        但甄甜连个可以依靠的娘家都没有,偏就敢这么罚自己男人,之前他们就觉得甄甜有本事,笼络了男人的心,现在就有点佩服了。

        晏辰倒是想不了太多,不过哄着媳妇开心,这点子体力活根本算不得什么,他还觉得甄甜连这样的小性子都使的很有分寸,不知道多喜欢。

        只觉得这是他们两口子的情趣,劈了还要问甄甜要不要再劈呢。

        哪知道甄甜抬头看到了走近的周家人,哪里好意思当着外人这般,哪怕帕子给晏辰擦擦脸上的汗水,之后才对着周家人笑道。

        “周叔,周婶子来了,快屋里坐!”

        晏辰自己拿了帕子擦汗,对着甄甜笑了笑,才一脸淡定的和甄甜一起请周家人进门。

        一家人客气着进门,晏辰和甄甜这家里本来也没有多大地方,一家人进来便有些满满的,甄甜给几人倒了热水。

        反正他们家也是穷,茶水是没有的,有热水招待就不错了,都是庄户人家,也没有嫌弃这个的。

        周二柱和周婶子便把自己的心思都说了,也就是想让周五郎跟着晏辰学习,正经拜师的。

        “周叔和周婶子知道拜师是什么意思吧,儒林便最是重视尊师重道,我不过一个瘸腿的人,也没有什么功名,他如果拜我为师,以后便不能再改换门庭。

        以后若是走官途,一个好的老师和师兄弟帮助会很大,而一旦决定了拜我为师,这些就都没有了,是只能做个县令,还是成为宰相,可都在这老师的选择上。”

        晏辰也不说自己答不答应,而是这样对周二柱和周婶子说,这就是现实,而且他也有考验的意思。

        周二郎听了晏辰的话之后,便有些着急,想让爹娘不要担忧,他觉得晏辰就是不一般。

        周二柱和周婶子两个人倒是考虑了一下,毕竟是大事,但也不一会儿就决定了“俺们不过是庄户人家,虽说听过什么状元探花什么的,但那距离咱们也太远了。”

        “辰哥儿说的那些自然是有可能的,但是咱们现在就看到了辰哥儿有本事,只要辰哥儿把自己本事都教给五郎,无论是做县官还是做个普通农人,都是他的命,我们认!”

        晏辰说的很高大上,可是他们没有想太多,不过想着如果能中个童生,一辈子哪怕只是做个教书先生,也是安身立命,也受到人尊重了。

        他们一家子很朴实,只想这么多,也不贪心。

        甄甜在旁边看着,对这一家子倒是印象更好了,人有时候好高骛远是很可怕的,这样的人在让人放心交往。

        晏辰和甄甜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只是他听着周家人说让他把自己的本事都教给周五郎,却是笑了,他的本事,没有人能学会的。

        “周叔和周婶子这般看重,原我不该拒绝,不过暂时也不知道五郎的水平,怕是不好现在就答应!”

        周家人没想到晏辰说了那么多,居然还拒绝了,晏辰也大大方方“他有没有资格做我的学生,便自己表现出来看看!”

        说完之后看着周二郎“如果二郎愿意,可以也来学认字读书!”

        周家人也是有点懵,这话说是拒绝吧,但是平白又说了二郎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反而周二郎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让我学读书认字,辰哥儿你不是开玩笑么,我都这个年纪了,还学什么吗?”

        晏辰对着甄甜眨眨眼,甄甜对着他吐吐舌头,也是笑着与周家人说道“我有些事要问周叔周婶,能跟着你们家去问问吗?”

        这送客的话说的也是好听,周叔周婶也觉得今天这情况是糊涂的,五郎年纪小,便根本说不出更多话来。

        他们对晏辰不了解,但是之前也看着甄甜与晏辰这么好,便也想与甄甜打探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于是一家人倒是都出来了,而周二郎则是被晏辰留下来。

        “甜姐儿,你家爷们今日这是什么意思,是没有看上五郎还是怎么的?”周婶子拉着甄甜就问。

        “辰哥应该不是不答应,只是他以前也与我说过,这读书人选弟子也十分讲究的,他怕心里面也有一些需要观察考量的,

        而且这也不是小事,我倒是觉得不如等五郎年纪再大一点,自己也读书懂道理了,看他自己的意思,毕竟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草率的。”

        甄甜虽然不知道晏辰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看着晏辰说有没有资格的时候,也是帅的不行,但是这不影响她把事情解释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