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5章 想要拜师

第35章 想要拜师

        见母亲如此训诫自己,走上前直接跪下“娘,我不会看不起哥哥的!”

        他年纪毕竟还小,不懂太多道理,可是哥哥们对他好,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能去读书他很开心,他也想让别人尊重自己家里。

        之前李家的冬哥儿就因为哥哥李秋是读书人,所以总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不起他们家人,他以后也要读书,看谁还能瞧不起家里人。

        周五郎年纪不大的,可是这话却说的认真,周婶子见儿子这般懂事,也是过去让他起来,心里面很是欣慰。

        他们这做父母的,旁的心思都没有,也不过就是儿女能互相帮助,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现在看家里的孩子这般和睦,她心里比自己吃了蜜糖还是甜的。

        这大概就是父母之心吧,周婶子笑得开心。

        刘小丫也没有觉得生气,她是内秀的人,看着不说话,心里面什么都懂得的,如果他自己夫君以后真的太有出息,她这样的出身,到时候反而不是福气了。

        因为她不说话,周婶子反而对这儿媳妇更满意了,一时间,周家一片和谐。

        周二郎见娘答应了,兄弟也都没有意见,便又说道“我见辰哥儿虽说腿不方便,但不像是一般人,如果娘真的想让五郎走那读书科举的路子,我觉得最好还是抽空您和爹带着五郎专门过去见一下晏辰!”

        周二郎虽说只是个猎户,可是与晏辰接触的多了,还是觉得晏辰不像是一般人,他之前也是到县里处理家里征兵的事情,他们家男丁多,本该出壮丁的。

        只是周二柱和周婶子都不忍心,也怕孩子出去了回不来,那时候就是在县里做工的周大郎拿了银钱回来,抵了这征兵的名额。

        那时候周二郎便见过征兵的军官,所以他看着晏辰似乎文质彬彬的样子,但是就是气质有些不同。

        所以他才会这么建议的,别看都是识字读书,可是这正经的收了当学生,和只是启蒙教几个字是的确不同的。

        周二郎只是觉得既然有了这样的机会,便要抓住,他倒是想不出晏辰会是什么身份。

        求也不怪周二郎会有这样的感觉,别说是他了,就是李长贵也看出来晏辰不大一样,只是他归类于晏辰读书认字,所以气质和人不同。

        李长贵本来也对晏辰有些偏见,晏辰在他面前便更是隐藏的很深了,但是晏辰有些欣赏周二郎,所以在他面前便多少细微有些自己的本性出来。

        周二郎也不愧晏辰的看重,此时便看出来他不是一般的粗鄙农汉了。

        大概也只有甄甜才会根本不会怀疑晏辰什么,因为对甄甜来说,现代她接触的男士,基本都是接受过大学甚至更高等的教育,毕竟她做得手工工坊的生意。

        的确不是一个月只有千八百的普通工薪能消费的起的,而土大款则都会追求外国的奢侈品,根本不会去追求传统文化。

        要知道甄甜前世死之前,光是帮人做一双定制的鞋子,就要接近五位数,当然,大多都是四位数而已。

        五位数是有她本身的设计在里面,即使四位数,能花三五千买一双所谓的私人订制的,就基本都是素质很高的人了。

        她见过儒雅的儒商,也接触过温柔的白富美,甚至她大多时候都接触的这样的人,这些人不会因为她没有高的学历而瞧不起她,反而十分尊重她。

        因此甄甜才会对晏辰本身的那种温润礼节很不敏感,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丈夫虽然没钱,可是做事却是儒雅,气势不同。

        晏辰虽然在甄甜面前也有所隐瞒,可是也已经是表现出来了自己更多真实的自己,结果她还是一样只觉得晏辰应该就是那种从前家里有些银钱的小户人家。

        根本没有想很多,甚至她都没有问过晏辰的父母,这也是跟甄甜是孤儿,本身对父母亲人什么的也没有意识有关系。

        所以后来甄甜才会那么惊讶,还闹出不少事情出来。

        倒是此时周婶子听着自家二郎这么说,也十分相信,她是个妇道人家,也不懂太多,可是她也看出来晏辰和村里的后生不同。

        而所谓的亲自带着五郎过去,其实就是要直接拜入门下的意思,如果晏辰一旦同意,那这辈子五郎都要与晏辰维持师生的名义。

        不能改换门庭,无论晏辰是成就斐然,还是说他一辈子只是个教书匠,都不能改变,这不是简单的关系。

        一旦确定,老师基本不亚于父亲的身份,甚至比父亲还高一些,可以对弟子的婚姻等事都做主,弟子也要遵从孝道老师。

        其实周家也算是无知者无畏,不过一知半解而已,倒是运气是不错的,遇到的是晏辰。

        “行,等你爹回来,咱们晚上备着礼就过去!”周婶子也是个干脆的,听了儿子的话之后,马上决定。

        于是周家便开始准备去拜访晏辰和甄甜的礼物,而晏辰则是看着时辰还早,与甄甜说了自己要去里正家里。

        本来甄甜还说陪着晏辰一起去的,哪知道晏辰说自己可以,甄甜想着都是村里的,以前她没有嫁过来的时候晏辰也自己出门。

        而且她想着晏辰作为男人,怕也有自己的自尊心,倒是没有坚持,亲自目送他背影消失了。

        才嘿嘿嘿笑着,又去了昨日那个隐秘的角落里面,进了工坊,坐在电缝纫机前面,继续做衣服。

        本来手缝就慢,连顶针都不知道哪里去了,正好趁着晏辰不在家,她也偷个懒,虽说手缝她也是会的,但是真的太慢了,好累的说。

        电缝纫机果然是利器,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晏辰的衣服就被她做好了,在工坊里面喝着花茶,甄甜准备开始做自己的孺裙。

        便是在这时候,晏辰和甄甜的小小茅屋,迎来了今日的第三波客人,甄甜在工坊里面是能听到外面的声音的。

        听到外面动静便出来,正好看着一个妇人一边擦汗,站在门口唤着甄甜“甄大妹子在家吗?”

        “杨姐姐怎么这时候来了?”甄甜从躲藏的地方出来,好像是上山采下来的样子。

        原来,来的人正好是锦绣布庄的杨四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