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0章 解释清楚了

第30章 解释清楚了

        说完以后,晏辰又是叹息一声,甄甜也忙过来担忧了一句“辰哥还是少说两句吧,昨夜便有些着凉的!”

        之后才代替晏辰继续与周二郎说道“二郎哥也看着我们家这个样子,总不能让孩子坐在地上读书,万一阴天下雨也不方便。

        我们也没有银钱,便想着不要第一个月的束脩,让村里想送孩子读书的人家,帮我们把这边改造一下,方便孩子读书,别四处漏风漏雨的就好。

        哪好意思让村里人帮我们盖房子,我们以后有了银钱,再好好弄房子,李伯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村里人知道了可不是会误会我们吗?”

        两人这么解释了一下,周二郎也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你们也是太实在,李叔那人就这样的,放心,到时候村里人知道你们才要一百文钱的束脩,修房子还不收第一个月束脩,都不会误会你们的!”

        “这可是大好事,以后咱们村怕是要出好多官老爷了!”周二郎安慰了几句,倒是没有多说,不过也表明态度了。

        打听了自己想知道的,周二郎还要上山打猎,便告辞离开,等着人已经走了,晏辰才咳嗽一声“娘子,为夫风寒好像又重了,咱们进房吧!”

        看这家伙装模作样的,甄甜抽抽鼻子,捏了他一把“你什么时候风寒的,我怎么不知道?”

        晏辰躲着甄甜掐自己的手指,嘿嘿笑着“不是你说的吗?”

        “哼,我说的是着凉,不是风寒!”甄甜撅噘嘴。

        见甄甜这般可爱的样子,晏辰笑得开心,拉着她的手“甜甜反应好快!”

        甄甜果然抬着脑袋一脸骄傲“那是,我可是很聪明的!”

        说完以后就看着晏辰抬头,清楚好看的眸子里都是她自己的身影,十分专注,脸颊微微红了红,转移话题“你觉得他会说出去吗?”

        晏辰一看就知道小媳妇是害羞了,拉着她的手在唇边一吻“甜甜好可爱!”

        甄甜要抽自己的手,但那个力气基本就是等于没有,所以最后还是被晏辰拉着,捡个老公太会撩,怎么办。

        “说正经的呢!”甄甜说了一句。

        晏辰拉着人到自己腿上坐着,把人抱在怀里,一本正经“我很正经呀!”

        甄甜咬牙,低头额头撞在他的脑袋上,这个腹黑,他们这个姿势,哪儿正经了,完全不正经好不好!

        见到甄甜气鼓鼓的,本来就有点肉嘟嘟的小脸涨得大了一圈,晏辰不敢再撩了,真的惹恼了小媳妇,还不是他自己哄么。

        “周二郎是个聪明人,周家知道怎么做的!”晏辰之前接触过周家,对这一家人有一定的认识,所以这么说道。

        “嗯,李长贵这人特小心眼,不过也没有远见的很!”甄甜觉得李长贵这样的人,能当着里正,还算计别人,一定是运气很好,要不分分钟被灭了的好吧。

        没有本事还要记恨别人,这样的人通常被称作愚蠢的反派,俗称,炮灰!

        其实甄甜觉得这边没有远见的人特别多,有可能是这个时代的人都这样吧,之前的杨四姐也是一样的,也不知道她的那个花样子如何了。

        现在晏辰也能赚银子了,她也不能输,事业要蒸蒸日上才好呢!

        甄甜和晏辰小两口凑在一起算计这些的时候,她以为的没有远见的人,杨四姐也遇到了困难,她雇佣的绣娘说自己无法将甄甜的花样子给绣出来。

        “这根本不可能绣出来,不仅仅是我,哪怕东家去请了南方的刺绣大家来,也一样不可能做到!”自己没有本事,还怨恨别人画的花样子不行。

        杨四姐也知道自己请的这绣娘水平不行,可是也没有其他的绣娘,她只能让人先下去,对着甄甜的花样子苦恼。

        而李长贵在和周二郎分开之后,就回去了村子,现在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样,他要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得到更多的好处,最好是让晏辰和甄甜两口子被人怨恨。

        “爹怎么回来就自个儿坐着,可是晏家那小子又还是不答应,这好的赚钱的事情,爹给他面子,他还拿乔不成,实在不行我找人收拾他一下,让他懂点规矩!”

        李长贵在想怎么做的时候,他三儿子凑过来这般说道。

        听着儿子这么说,李长贵皱眉“你又和杨七还有陈二凑在一起了?我不是告诉你让你正经好好做事吗,若是你再这样,便我是里正,你坏了名声,看还有谁嫁给你!”

        李长贵自己做着这里正,在村里自然受到尊敬,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李德福在家帮着操持家事,以后是要继承他的事业的,二儿子李德喜在府城给人打工,被东家看重招了做女婿。

        不过逢年过节才回来的,虽然不是上门女婿,可是也不常回来,日子过得倒是好,给银子给的多,这两个儿子都没有什么让李长贵担忧的。

        却偏偏有这么一个小儿子李德华,今年也有二十岁了,被杨七和陈二勾着一起,若不是他这个里正压着,怕是名声都坏了,就是这样去年给他定的亲事也被人推了。

        李长贵对这小儿子很是头疼,他还有两个女儿都嫁人了,于是除了自己当里正这点子事儿,也就只是为了小儿子担心。

        现在听着李德华与自己说的这些话很是流氓,不免也又教训起来,李德华却很不在意的样子。

        “二哥和七哥都能有媳妇,我咋不能,要不是爹,甄甜能落在外乡人手里吗?”李德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长贵马上一惊,拍桌子起来“你说什么,什么甄甜?”

        他素来知道自己这小儿子不像话,可是之前也没有对甄甜表现出来什么心思,突然这样,便一定是有人与他说了什么,他如何不生气。

        李德华虽然混,可是也怕自己老爹,李长贵这么发火,马上弱了生气“我就是说说,爹怎么生气,本来甄甜就是村里有名的漂亮姑娘,居然嫁给了外乡人!”

        李长贵听着儿子如此说的时候,就想起来昨日上午甄甜一个人打了四个人的狠辣样子,不管之前的甄甜是不是最好看的姑娘,不管以前的甄甜是不是总被人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