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9章 李长贵搞鬼

第29章 李长贵搞鬼

        所以此时听着李长贵这么说,他也说道“这可是大好事,有了李叔,以后咱们村子孩子们也能有更多的机会了,至于盖房子的事情,反正现在也是闲着,倒是没有什么的!”

        周二郎笑得一脸憨厚,能让孩子读书,以后有个更光明的未来,那个当爹的都不会介意付出一点劳力,一把子力气不用,也是换钱,还不一定能让孩子得到更多的好处。

        “就是不知道这束脩怎么给的?”周二郎是想给自己的弟弟问问,他们家五郎今年才八岁,又聪明,住的也近,去读书最是方便的。

        李长贵本来是故意这么黑晏辰的,结果遇到周二郎这种憨直的,居然说了那么一堆,一点效果都没有,脾气上来了。

        “这个你等着到时候村里的通知吧!”甩了袖子就走。

        周二郎撇撇嘴,对李长贵这样也没有说什么,继续上山,只是绕了个弯,转过去往甄甜他们家去了。

        于是,坐在一起做活读书的晏辰和甄甜便又迎来了一位访客。

        “甜甜,不是这么解释的,不是!”

        “为什么不能这么解释,听起来更合理不是吗?”

        “但是孟子不是这个意思呀!”

        “你又不是孟子,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后人研究,都没见过孟子本人,自然都是按照自己理解的,这就是我的理解呢!”

        周二郎来的时候就见到年轻的少年少女并排坐着,少年的腿上放着篮子,里面是青色的布料,少年俊美,少女甜美。

        两人似乎是在争执什么,偏晏辰是抓住甄甜的手的,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女子笑的调皮又得意,男子脸上是无奈的笑意。

        “甜甜,你又调皮!”

        被晏辰这么说,甄甜也只是吐舌头,故意做鬼脸“大家都是自己解读,怎么我就是调皮,我觉得这么理解更有意义!”

        见到女孩又对着自己伸舌头,做鬼脸,还故意调皮的样子,晏辰的眸色愈发深沉起来,看着甄甜的嘴唇。

        周二郎觉得自己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可是他长得高高大大的,来了马上就会被人发现,要躲开都很难。

        果然,甄甜余光看到有人来了,伸手推了晏辰一把“有人来了,快去开门!”

        晏辰遗憾的舔了舔嘴唇,就差一点就亲到了呢,但还是乖乖过去开门“是二郎啊,怎么这时候来了,有事吗?”

        之前晏辰搬到这里住,周家毕竟是最近的,而且周家男子也多,看着晏辰不方便,还过来帮着晏辰收拾了一下屋子,所以互相也是认识的。

        周二郎面向虽然憨厚,倒不是真的憨直的,完全当做自己没有看见刚才一幕的样子,过来笑着问晏辰“不过几日不见面,宴公子的气色可是好多了!看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了!”

        晏辰被这般打趣,也是笑呵呵的“妻贤夫祸少,我自然什么都是好的,你过来可不是为了与我说这两句话的吧,有事就说!”

        周二郎今年也不过才十八岁的样子,孔武有力,很是健壮,晏辰看人从来不会出错的,也很欣赏他,两人倒是的确比一般人熟悉一点。

        晏辰有心相交,周二郎也一样,自然相处就亲近了许多,只是两人毕竟才认识几天而已,所以之前知道晏辰识字,也没有想其他的,现在知道他要教书,便直接上来问了。

        “我刚才看到李叔了,他说你打算在家里教书,我正好过来问问你让人帮忙盖房子盖成什么样的,我家就能帮上忙,再有束脩是怎么收的呀?”周二郎这才问起来。

        其实五郎读书的事情也轮不到他这个二哥过来决定,不过他想着自己先过来问,等晚上爹娘回来的时候,一家人商量一下。

        “他与你说我是让大家帮着盖房子吗?”晏辰说道。

        “难道不是?”周二郎也没有想太多,他自己是不识字的,只能靠着一门手艺生活。

        但是大家心里面读书人都比一般人高贵一些,而晏辰既然答应了教书,那就是给村里人提供方便了。

        他们也知道大柳树村的那位先生一个月是三两银子不说,平时还要管着他一家人的吃食,逢年过节的礼物,反正那先生一家子过得很好。

        这一次李长贵说晏辰让村里人盖房子,他也觉得正常,想也知道辰哥儿之前怕也是爹娘花了不少银子供着他读书的,现在总不能不要好处的教书吧。

        懂道理的都会如此想,所以李长贵这般挑拨,也不会让每个人都对晏辰有意见的,至少周二郎这等明白事理的,就完全没有误会。

        晏辰就知道哪怕自己答应了,李长贵也不会感激,他如此强势的要在自己家教书,便让他少了不少好处,李长贵是不会这么甘心的。

        只是他倒是没有想到,李长贵居然这才出门就弄出事情来了,才要说话便听着自己身后的甄甜也来了。

        “盖房子需要的银钱要多许多,辰哥明明说了是让村里人帮着把房子修整一下,不要现在这样四处漏风的样子,再弄的适合教书而已,第一个月的束脩就不要了,怎么李伯要这么说?”

        要说甄甜和晏辰这成亲以后,也不是第一次配合了,甄甜这边表现自己的生气和不理解,晏辰这边马上就苦笑了。

        “哎,可能是李伯觉得不满了吧,也能理解,本来我是觉得我不过认的几个字而已,因为腿不好,也不能下场,不想耽误人,所以想拒绝的!”

        听着晏辰这么说,周二郎马上道“你可别谦虚,这村里面有几个识字的,而且我看着你那字写的挺好看的!”

        周二郎之前看过晏辰写的字,他虽然不认字,但是看着晏辰写的就觉得舒服好看。

        晏辰也笑着摇头“没想到昨日李伯见我没答应,便有些生气,说我不教书留在村里也没有意义。

        昨日里还有人上门欺负我媳妇,你也知道,我身上那点子银钱都给了李家,总不能不过日子的。

        所以昨日才答应了李伯,今日过来谈具体的事情,他想我去李家祠堂教书,但是那边也远,我这样来回不方便,我媳妇身体也不好,天天折腾哪儿行,所以才说在我家里的。

        这样我方便,孩子们读书可能不便,我便想着别要太多银钱,一个人一百文钱,这样多揍几步路,也不会觉得给钱的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