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8章 不妥协的晏辰

第28章 不妥协的晏辰

        其实李长贵没有其他的选择,就他那么小气的人,昨天甄甜已经是得罪了他,但凡他能找其他人来村里教书,给他攒人气,他也不会今日还舔着脸过来。

        这十里八乡会读书的人都是有限的,想继续考试的都忙着自己读书,考科举以后当大官,会想要放弃科举,坐馆教书的基本都是年纪不小,科举无望的老人。

        但就是这样的人,请一个坐馆先生,还是在这村子里,一个月少了三两银子也是请不来的。

        但晏辰不一样,他就住在村里,腿不方便,而且年纪还小,能教书,没有科举考试的机会,这意味着晏辰可以在青山村教很多年的书。

        光是想想只要有晏辰在,他这个里正就可以继续做下去,李长贵心里面都是热的。

        晏辰心里面有自己的算计,此时提出的要求就不多了,一个学生一百文钱听着是不少,的确村里面的许多人家怕也拿不出这闲钱来。

        可是那有心想让孩子读书的,这点钱总是能拿出来的,如果没有这点经济能力,便也没必要做梦学写字读书什么的了。

        而一个人一百文钱,只要收十几个人,这村里还是有的,晏辰一个月就有一贯钱多的收入,这可是就相当于一个月一两银子了。

        李长贵都觉得意外,晏辰提出的要求居然没有为难他,而是合理的,看来读书人还是不同的,讲理。

        额,这真的是个误会。

        “我的意思是让你在我们李家祠堂教书,那里的房子都是好的,如果辰哥儿你们觉得这里住着不方便,就是住在祠堂也是可以的!”银钱的事情李长贵没有再说什么。

        这就等于他是认可这个方法的,只是教书的地点他有别的意见。

        晏辰听着他这么说,直接否定“每天跑我媳妇太辛苦了,不行!”

        甄甜就坐在院子里,也能听着两人说话的声音,见晏辰拿着自己当借口,回头趁着李长贵看不见的时候,对着晏辰吐舌头做鬼脸。

        晏辰看到了忍不住的冲着她笑得开心,看着李长贵在思考,便继续看着甄甜在院子里做活,不着急的等着李长贵做决定。

        这李长贵倒是做得好打算,用他们李家祠堂教书,以后这学堂到底算是谁的可就说不清了,晏辰这么麻烦的给人教书,可不是真的要给李长贵攒名声的。

        只有在他家里教书,以后这村里的人到底是把这人情记在谁的身上,到底谁说话更好用,那就不是李长贵能说的了。

        李长贵看着实在思考,其实也是有故意这样的意思,他不想答应晏辰的这个要求,可是晏辰偏偏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笃定了他会答应。

        这束脩一个月就有一两多银子,这村里的人家,也就是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户能有这个收入,这么大的一个诱惑,也照样没有让晏辰因此动摇,可见心思是定了的。

        “辰哥儿不方便我可以专门让人每日推着你去祠堂读书,你家这里毕竟偏僻一点,村里的孩子来回也是时间,以后说不得还有三合村的人过来,那就更远了,李家祠堂更方便一些!”

        李长贵还是想争取一下,所以又找了一个借口。

        晏辰淡淡的“读书本就需要安静,我这里挺好的,免得多了其他的心思,不能好好读书,李伯如果觉得我的条件不合适,不如就再考虑一下!”

        对李长贵晏辰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所以这话说的也是干脆了,李长贵也看出来他的态度,只好答应“好吧,那我暂时与村民说说!”

        虽然是答应了,李长贵的脸上可都是不忿,本来他计划的好好的,这么一来,虽然他也是让自己村里有了一个教书的先生,但是这件事就不能让他只算在自己身上了。

        对他来说好处减半,他心里面自然不舒服,晏辰对他答应自己没有任何意外,点点头就送客了,从头至尾,李长贵连一口水都没有喝。

        倒不是晏辰和甄甜故意不给他水喝的,其实一开始甄甜就给他倒了一碗清水,是家里烧开的水晾凉了的。

        不说晏辰这种从小就学了礼仪规矩的,就是甄甜也不是那么没有礼貌的人,但是李长贵今日本来是计划好了要与晏辰好好的拉扯一下的。

        他准备了好多理由想劝说晏辰,包括束脩怎么收,教什么,在哪里教,午间饭怎么解决之类的。

        结果到了晏辰面前,他所有提前的计划都没有任何意义,晏辰直接提出要求,他只需要选择答应还是不答应而已。

        李长贵这种多年习惯被村里人捧着的,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憋屈,偏偏他还说不出什么,只能答应,气呼呼的离开。

        “啧啧,看他这一次又气的不行,岁数不小了,怎么气性这般大?”等着看李长贵离开了,甄甜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晏辰过来捏了捏甄甜的脸蛋“不用理他,他翻不出什么风浪来,我刚才教你到哪里了?”

        一个小小的里正还不知道晏辰废太多的心思,他继续陪着甄甜做活,教她读书。

        倒是李长贵从甄甜家里出来的时候,遇到了准备上山打猎的周家二郎,见到是他,周二郎便多问声好,又问了李长贵这是过来办什么事情。

        “也不是别的,我这不是看着咱们村里的孩子好些想读书也没有机会,辰哥儿是个读书人,便特意过来请他在村里教人识字读书还有打算盘!

        辰哥儿本来也是不愿意,昨日我劝了他好一会儿,今日又过来与他说道理,才总算是让他点头了,本想着让他也省心,直接到李家的祠堂来教书,大家都方便。

        结果辰哥儿不愿意,非说让村里人帮着他们家把房子盖了,在他家教书,哎,难得我劝得他愿意,他又是固执的,我也只能答应了,只是辛苦村里的孩子了!”

        李长贵这一番话说的,也是都往自己脸上贴金,说的好像他废了多少功夫,把所有的功劳都压在自己身上,还说晏辰性格不好什么的。

        周二郎昨晚上也听着媳妇说起过甄甜的事情,他之前和晏辰也见过,便看着他也不像是个不讲理的,而且的李长贵到底是个什么人,他还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