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23章 开始做衣服

第23章 开始做衣服

        甄甜以前被李家虐待,大家也都看不过眼,可是甄甜自己也不争气,白白被人欺负,他们这些都是外人,也不能掺和人家的家事。

        现在看着甄甜一下子想开了,不像是以前任人欺负,都还觉得好。

        “是,不过也有点太凶了,杨家和陈家人今日看着也是有点惨!”刘小丫没有完全认同婆母。

        她是个新媳妇,就是婆母对她态度好,亲女儿一样,也不可能完全没有隔阂,即使周婶子这么说了,刘小丫也不敢说甄甜这样是好的,反而如此说。

        果然,周婶子听着儿媳妇这么说,心里面果然满意,嘴上却说着“你年纪小,不懂这个,她和你能一样么,二郎有把子力气,能给你撑腰,再不济你和二郎也有爹娘和兄弟在。

        甜姐儿爷们是个腿不方便的,做不得什么活,又没有别的亲人,就两个人撑着生活,甜姐儿不这样,看哪个不欺负他们家!”

        “嗯,还是娘看的比媳妇明白,我嫁到咱们周家来,兄弟多,互相有帮衬,日子才过的更好呢!”刘小丫把菜盛着出锅,这么说。

        周婶子听着媳妇说自己家好,那心里面也是熨帖的,婆媳一起把饭菜端上桌。

        甄甜提着篮子回来的时候就见到晏辰正认真的看着锅,如玉的少年端坐在椅子上,脸上严肃认真的模样,不免忍不住的想笑。

        倒是晏辰听着她的笑声,回头有点疑惑的看着她,他只会煮粥,媳妇让他看着锅不要糊了,做事一向都完美的晏辰便看着十分认真。

        甄甜把篮子拿过来放在一边,看贴的饼子都好了,便指使晏辰把红烧肉端过去,自己把饼也都出锅。

        这正经柴火铁锅炖出来的红烧肉,又是没有注水,不是现代快速养肥的猪肉,炖出来香气撩人。

        那鲜亮的颜色便是看着就让人流口水,甄甜夹了一块给晏辰吃“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晏辰一口吃下,因为炖了一上午,那肉炖的入口即化,口感很丰富,他不是没有吃过好东西的,可是依旧被仔细媳妇的手艺而惊艳了。

        甄甜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是好吃的,一脸得意“好吃吧,我做饭很好吃,你以后就有口福了!”

        见她这般得意,即使不好口腹之欲晏辰也是含笑看着她“是,很有福!”

        这人的眼睛里带着钩子一样,看的人脸红,甄甜面上微微泛着粉红色,坐下的凳子上,结果却忘记了他们家的凳子是瘸腿的,差点摔倒。

        晏辰急忙伸手扶着她,看着她一脸窘迫的模样,忍住自己的笑声“你小心些!”

        “这桌椅太差了,村里有人会做桌椅么,咱们做新的吧!”甄甜一脸仇恨的看着让自己出丑的板凳。

        晏辰点头“周三郎就会做桌椅,下午去问他一下吧!”周家三郎今年十五岁,跟着村里的木匠学手艺。

        虽说年纪还小,没有出师,但是简单的桌椅板凳他是做得的,偶尔帮着村里的人做几个,收的钱也不多,正好符合他们家没钱的现状。

        他们家里现在也不过才有几百文钱,甄甜也想过如果杨四姐不答应与她合作,她就要攒钱自己做事,还是要俭省一些的。

        “好,那我吃了饭去问问!”岔开了话题,甄甜再次小心的坐在破了的凳子上,这一次没有出错。

        吃过午饭,甄甜又去周家找周三郎,反正周家的人多,连木头都可以自己上山砍伐,五十文钱就全包了。

        甄甜这才赚来的钱,才没多久已经花了不少,她回去的时候便见到晏辰已经在屋子里睡午觉。

        她不打扰他,先出去检查了之前李春弄坏了的篱笆,出去弄了差不多大小的木头回来,之后见到晏辰还在睡觉,便小心的上山找了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人进了工坊。

        工坊还是和之前她在现代看的是一个样子,灯火明亮,甄甜昨日从杨四姐那边买的料子也在。

        她想着给自己和晏辰各自做一身衣服,只是她以前做衣服都是在自己的工坊里,工具也都出现代的,最重要的是,她自己是不会刺绣的。

        她在现代的时候只要自己画出样子,刺绣机就可以操作,所以这项技能她只能依靠工坊。

        甄甜进入工坊之后先给自己泡了一杯花茶,她才拿走一包,同样的位置便又补上了一包,这花茶是前世她自己做的。

        电水壶烧了矿泉水,冲在透明的玻璃茶壶里面,放在电脑的旁边,甄甜坐下来,简单的用软件画了几个纹样,又把昨日买来的料子用粉笔画好了位置和大小,固定在工坊的小刺绣机上。

        启动刺绣机,本来安静的只有电脑运行声音的工坊里面便响起机器运行的声音,花茶正好泡出来味道,甄甜倒在玻璃杯里,伴随着熟悉的机器声音悠闲的喝了一口,享受的笑眯了眼睛。

        看着那刺绣机在碧色的布料上一点点的勾勒出好看的线条,甄甜这一次选择的是水青色的棉布,她也看过杨四姐那里的料子,不过颜色区分而已。

        便宜一点的就是普通颜色的棉布,如靛蓝色或者黑色还有深青色,这都是颜色深,比较耐脏的,再就是一些鲜亮一点的颜色,棉布会更贵一点。

        若是织上一些纹样,那价格就要贵一倍,最便宜的就是麻布了,颜色也都很少,前世甄甜自己做衣服的时候会用到的棉麻这时代是没有的。

        这是价位低一点的,贵一点的就是丝绸或者各种纱了,也亏得杨四姐的铺子虽说被天和布庄打压,可是铺子也有一些好料子,甄甜才能看到那么多。

        甄甜考虑了以后还是选择了水青色的棉布,主要是麻布料子贴身会很不舒服,棉布就要舒服许多。

        而且她看着晏辰现在这一身黑色,虽说他年轻相貌也好,但乌漆墨黑的颜色看着还是老气单调。

        这水青色的底子干净的很,她打算在上面在绣一点简单的纹样,晏辰穿着会更好看,她自己也没有选择更鲜亮的颜色,倒不是说不喜欢那多点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