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5章 甄甜的未婚夫

第5章 甄甜的未婚夫

        甄甜看着他这样,心里面更是觉得自己享受到了调戏美少年的意思。

        只是看着晏辰是好面子的人,所以没继续笑他,而是努力严肃,只是眼睛里面都是笑意

        “是是是,粥也能吃饱,不过如果有点小菜就更好了,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给你拌个小菜吧!”

        晏辰见到她还笑着的眉眼,也是有点恼“不是说要拌菜吗!”

        “哈哈,是是是,晏辰大少爷,我马上就去给你拌菜!”甄甜还是忍不住笑了。

        只是她离开的利索,却忽视了看着他的背影的男人脸上复杂的神情。

        甄甜这回知道晏辰不是家暴男,心情也愉快了许多,她虽然现代没有结婚过,可是总还是知道古代要离婚也是麻烦的,而且,从心底她也不想晏辰这么帅的小哥是有家暴倾向的。

        这样就很好了,甄甜出来到厨房洗菜拌菜,厨房虽然露天简陋,但是该有的调料还是很丰富的,一边看着面前的大青山一片绿意盎然,甄甜的心里充满希望。

        有工坊在,她便可以让自己的日子,变得更好,何况这一次还有一个美少年陪着她,就更有动力了!

        话分两边,甄甜因为李家过来找麻烦而确认了自己这一身伤来自哪里,晏辰洗脱了自己的家暴嫌疑,两人终于开始了他们友好的相处和生活,而李家的人却是阴沉着脸回到了自己家。

        在家等着的李夏见到爹娘还有嫂子回来了,也是眼前一亮,急忙从屋里出来“爹娘,要来钱了吗?”

        陈二妮听着她问,没好气的道“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了,咋还不做饭!”

        李夏是李忠和陈二妮的大女儿,与甄甜同岁,与他们的二儿子李秋是龙凤胎,本来双胞就稀奇,更不用说这一男一女的了,所以李夏虽然是女儿,在家里还是受宠的。

        以前甄甜在家的时候,也是天天在家里坐着,连针线都是不动的,结果现在甄甜被卖了银子,家里没有人做活了,陈二妮就是再疼她,也越不过儿子去。

        好在家里还有个嫂子能做活,可就是如此,李夏这三天也要分担一些家务,享福惯了的人,哪里还愿意做事,心里面都是埋怨。

        此时听着陈二妮让自己干活,又见到他们都沉着脸,李夏也是骂人了

        “那小贱人不给钱是吧,不是有能耐糊弄好看的后生给银子吗,怎么这时候不给了,不给钱就回来家里干活来,爹娘怎么不把人带回来,我昨天洗衣服,手都便粗糙了,以后还怎么嫁人呀!”

        李夏说起好看的后生的时候,那眼睛也是亮的很,她是见过晏辰的,她这个年纪也该说亲了,陈二妮和李忠把她养的皮光水滑的,本来就是要嫁个好人家的。

        只是这姑娘爱俏,那天晏辰救甄甜的时候,她也不小心看到了晏辰,虽说腿不好,但是晏辰长得好呀,这少女就有了点心思。

        李夏就觉得甄甜那样的,怎么配得上那么好看的后生呢,虽然她也不想嫁给个瘸子,可是也不想甄甜嫁给那么好看的人。

        以前甄甜在家的时候,村里的人都说甄甜比她好看,好不容易她才劝说了她娘把甄甜卖了换银子,还特地让一个四十岁的鳏夫张麻子去抢,谁知道甄甜居然自杀。

        最后还捡着个那么好看的后生做相公,好在还差着银子,银子不够就把人弄回来,还卖给那个张麻子。

        李夏年纪不大,心思也是歹毒的很,之前甄甜在家的时候天天和丫鬟一样伺候她,也没有得到她一点的好。

        陈二妮听着女儿这么说,也骂人了“呸,你是我肠子里爬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赶紧做饭去!”

        当娘的也是了解女儿,知道这是看着晏辰长得好,所以这样呢,她也想把甄甜卖给张麻子,那张麻子年纪大,长得丑,而且还喜欢打人。

        把甄甜卖过去很解气,可是张麻子可出不起二十两银子,三天前的时候,如果不是她见到那后生穿的不错,临时多要了银子,还赚不来这么多呢。

        就一个贱丫头,也就是摊上个傻子才会花二十两卖回去做媳妇。

        陈二妮不怀好意的推测,都残废了,怕也是不中用的,只要想着甄甜以后过得不好,她心里面就爽快的很。

        李夏被这么撵,虽然也不愿意,可还是拉着她大嫂一起去厨房做饭去了,李春却是脸色黑沉,今日被甄甜打了,他面子如何过得去。

        “娘是打算就这么放过那小贱人吗?”李春想到甄甜那漂亮的身段和白白的皮肤,哪怕是天天做农活,也比他妹子养的皮肉更好,就觉得心里面痒痒。

        之前他弟弟在家,那小贱人也是精的很,一直都没让他得手,这马上到嘴的肉居然就这么飞了,他如何甘愿。

        陈二妮也知道大儿子的心思,不免更要骂一句甄甜是勾人的妖精,也说了一句“你有本事就自己去,多大的人了,想女人还找你爹娘!”

        李春被亲娘这么说,也是咬牙,看着的匆匆要进门的少年,也是哼了一声,回自己的屋子了。

        “娘,我听村里的人说你们把甜姐儿卖了,到底是怎么回事,甜姐儿是我的媳妇,你们怎么可以给她卖了?”

        来的这人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一身蓝色儒生深衣,相貌与陈二妮有几分相似,却是集合了李忠还有陈二妮的优点,清秀,只是那眼神却是黑沉沉的。

        说话的时候更是蕴藏着怒气,眼睛也都带着冰碴一样的,这少年是李忠与陈二妮的二儿子,也是和李夏同胞出生的哥哥李秋。

        之前一直在县里的书院读书,是村里难得出来的一个读书人,才刚刚考中了童生,因为三个月之后要去府城考试,最近一直在县里书院里面认真准备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