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章 彪悍的甜姐儿

第3章 彪悍的甜姐儿

        李春的手拍在晏辰的肩膀上,让他坐在轮椅上不断退后,本来不屑的眼睛在看到甄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贪婪。

        不遮掩的上下打量她,抬手“看来甜姐儿的男人不行呀,要不要哥哥抚慰你一下……”

        甄甜也看出来李春猥亵的眼神,心里面冷笑,她在现代拼命练拳,一天也不敢耽误,为的就是在面对恶心的变态男的时候,可以自我保护。

        看着手伸着要摸自己脸的手,甄甜一脚踹在晏辰的轮椅上,轮椅被踹的带着晏辰到了一边,她一只手抓住李春的手,另一只拳头打在他的脸上。

        她这一拳扎实的用了全力,李春被她这么打下去,人顺势歪到一边,江流霜扭着他的胳膊,压着他的后背,一脚揣在他屁股上。

        连番的动作之后,甄甜不满意的皱眉,现在这个身体的力量太弱了,如果是现代,她这一脚至少要让男人出去一米,而不仅仅是像现在这样,只是一步摔在地上而已。

        晏辰突然之间被甄甜给挪开,担心的回头。

        就见到他抢来的小媳妇挺直了脊背站院子里,好似一只骄傲的猫,她看着眼前李家的几个人。

        “好话不说第二遍,都滚出我家,否则就不是今天这么温柔了,不想见血就滚!”

        “甄甜,你这个勾搭人的贱人,我杀了你!”那小媳妇被甄甜的动作楞了一下,本来她就在厨房旁边,看着自己的男人被打了,拿了菜刀就冲过来要杀了她。

        甄甜站的直直的,脸上一片冷色,看到她拿了菜刀过来,一只手夺过来,直接放在李春的脖子上“滚不滚?”

        张凤花也没想到甄甜变了个人一样,以前连话都没有几句的,现在居然这么的厉害。

        她见甄甜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简直要拼命一样的,之前的勇气也不见了,何况自己的男人还被刀贴在脖子上呢!

        “甄甜,你敢!”张凤花一脸慌张的看着江流霜。

        “你看我敢不敢,谁不想让我活,我就让他也别活,都别想活!”江流霜甚至还是笑着,语气也是狠厉。

        她前世本来就是自己创业,一开始的时候她年纪小,那些商家给她货的时候也骗她,她受到不少欺负。

        若是只是东西给她给的贵也罢了,她多交学费,以后自己也能分辨好坏,就是有人见到她一个单身小姑娘,心有不轨的便想着占她的便宜。

        所以她才有一点钱就开始学拳击,之后还有咏春,她学的时候年纪都不小了。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孤身一人,哪怕有一点自我保护的本事,也能多几分安全,她出门的时候身上带着诸多自我防御的警报器等等。

        即使后来她已经不需要自己出去跑着上货,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每天的锻炼,从来不松懈自己。

        那时候她的客户都说她是个狠毒的女人,虽然看着开朗大方,但其实内里根本不是外表这样的,因为她能对自己狠,也从来不会放弃。

        那时候江流霜对这样的评价也只是一笑置之,没有反驳。

        对于这些生长在蜜罐里的人来说,没有人知道如果她不对自己狠一点,便不可能有现代那被人羡慕的光鲜,从起点就比别人低的人,她哪有其他的选择。

        而现在她表现出来的这份狠辣,便真的吓到了李家这些人,李忠见到她这样,也是对着她说“甜姐儿,你这是咋啦,你放开你大哥!”

        江流霜没听到一样,一看李忠就是个懦弱的,这一家做主的是那个女人。

        陈二妮也见到甄甜看着自己眼神好像狼一样,只是她从前便是欺负家里这个童养媳习惯了的,所以也是阴沉的看着她“甜姐儿这是病了一场,疯了吧,我可是你娘!”

        江流霜听了讽刺一笑“我娘早就死了,想当我娘就去死,就怕到时候也没有人给你收尸!”

        她从来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家欺负她,她就百倍的还回去。

        只是遥远的京城里面,一个美丽的妇人却在她说这话的时候,打了个喷嚏,惹了身边的下人紧张的不行。

        而青山村里,听到江流霜说的话之后,陈二妮脸都黑了。

        “甜姐儿,你先放开你大哥,好好和你娘说话,银子晚些日子给爷没关系的!”李忠也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大儿,继续劝说。

        看着是温和的,却还是要钱的,人么,都自私的,江流霜很明白。

        倒是陈二妮见到甄甜这不要命的样子,又见到那菜刀都划破了李春的脖子,血痕点点,觉得甄甜这一次撞了脑袋疯了,也怕她真的杀人,才道

        “甄甜,别以为这样就能不给钱,你的户籍还在我们手里,今日我就好心一点,再宽限你们几天,你可别忘了,没有足够的聘礼,我不会给你们户籍让你们办婚书!”

        陈二妮退了一步,只是虽然如此,心里面也还有算计“这一两银子是五分利,不想一辈子都办不了婚书,就早点给钱!”

        陈二妮以前就看着李忠总是对甄甜好,心里面嫉妒的要命,又看着大郎也私下总是看甄甜,知道不能留着这惹祸精在家。

        她是不会觉得自己家的人有错的,只觉得甄甜就是个勾搭人的妖精。

        本来就不想继续留着的妖精,现在卖了不少银子,仗着自己拿着甄甜的户籍,到这时候也还在想讹钱,虽然说是退了一步,却还要利息。

        江流霜知道自己现在也只是强撑着力气而已,利息什么的他们敢要,她也不会给的。

        她松手放了李春,看着陈二妮抓着李忠,李春狼狈的被媳妇扶着转身离开。

        随着他们走远了,这院子里只剩下因为之前闹剧撒了一地的大米和白面,一片狼狈!

        一直到李家的人背影都消失了,江流霜才觉得身上强撑着的一分力气泄了出来,人缓缓的倒下。

        之前被推远了的晏辰早就看出来她是故意逞强,早就过来等着,扶着她“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脱力!”知道自己之前是误会了人,甄甜(以后统一名字)也不再继续对人家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