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1章 穿越

第1章 穿越

        江流霜睁着眼睛看着屋顶上的房梁,上面一只黑色的蜘蛛捕捉了一只虫子,正爬过去要进食。

        漏风的房门外面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听着这动静,江流霜皱了皱眉,头上的伤口疼起来,她咧了咧嘴,不敢再有动作。

        从她睁开眼到现在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了,即使多么不想承认,江流霜也只能接受自己从一个生活富足的现代白富不美,变成了这古代的一个女人,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媳妇。

        “我煮了一点粥,你吃点吧!”门终于被打开,少年坐在轮椅上,一边推着轮椅向前,一边小心的护着放在他腿上的碗,那碗里盛了白粥。

        他穿着一件黑衣,有些粗糙的麻料,虽然朴素,倒是不见有补丁,剑眉星目,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便只是坐着都可以看出他高大的身形。

        江流霜的眼睛在看到少年的时候转了转,她记忆里自己三天前的晚上加班赶制一件刺绣婚服,她才画好设计图,打版到电脑里,启动了作坊里面的刺绣机。

        本来一切顺利的,哪知道迷迷糊糊的就觉得眼前一黑,再睁眼就看到了这个名叫晏辰的少年,他与她同是十六岁,自称是她的夫君。

        江流霜仔细的回忆了自己是怎么来的,最后只能憋屈的表示。

        之前她就感觉新装修的作坊电路似乎有点问题,只是那时候没有在意,后果就是把她自己电死了,还来了这个见鬼的古代,从一个母胎单身变成了一个妇女。

        她才二十三岁好吗,这个身体似乎年纪更小。

        虽然江流霜也承认,她这个夫君虽然腿不好,可是哪怕是前世见惯了帅气小鲜肉的她,也得承认她这白捡的夫君相貌很帅气。

        可惜,现在的她对这个自称她夫君的男人没有一点点的好感,她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可是她头上的伤口,还有身上的青青紫紫,都能看出来原主在家里是被人虐待的。

        她躺着的这破屋子四面漏风,到了晚上也就比露天睡着略好一点,家里除了他们两个便没有其他人,她这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显然她这个所谓的夫君做的。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的进步少女,江流霜是坚决要和家暴男说不的,不管他多帅,不管她其实也是个颜控,也不要和家暴男在一起。

        江流霜在现代的时候不说功成名就,但总算也有了一份不错的事业。

        一个孤儿出来混社会,二十三岁经营的公众号和网店便已经每一年有几百万的收入,虽说做得是高级定制的手工作坊。

        可是一个单身女人哪能没遇到过危险,她平时有空的时候就会练习拳击还有咏春,在不虚弱状态的时候,她对上一两个大汉是半点亏都不会吃的。

        所以对这个家暴的夫君,江流霜也没有什么怕的,显然这家伙把媳妇都给打死了,才换了她来,这时候怕是想讨好媳妇。

        她还不知道吗,家暴的男人,平时再温柔都是假象,道歉是假的,只会一次比一次打的更狠而已。

        江流霜告诉自己,她要先养好伤,然后处理了眼前这个渣男。

        不就是一切重新开始么,现代的时候她一分钱也没有的从孤儿院出来的时候,谁能想到以后她能混出来,她有手有脚的,手艺也好,现代能做到的事情,现在她还能!

        “家里只有粥吗?”来了三天的时间,江流霜也知道自己回不去,那么就再来一次,不就是重头再来么,她有经验!

        只是她已经连续喝了三天的粥了,这么下去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力气做事呢,家暴男人果然可恶。

        晏辰本来收了碗要出去,哪知道一直不说话的小女子说话了,声音有些许久虚弱的沙哑,提问却有点让他尴尬,他抿抿嘴,看着她“你没吃饱吗,我再给你盛一点粥来!”

        江流霜想说让他给她点带咸味的东西,虽然现在她这个情况,得多吃点好东西才能恢复的更快。

        可是她看着这家里的光景,如果她说要吃肉,怕也只能从他们两个活人身上割才有可能了。

        但是好歹给她点咸菜之类的吧,在现代整天减少纳的摄入,结果现在倒是真的淡了,这么下去她什么时候能有力气爬起来呀。

        江流霜心里面认定了她这个夫君就是个渣男,语气自然称不上客气。

        哪怕其实这几天他对她照顾有加也是一样的,现在听着晏辰这么说,江流霜也觉得他就是在装傻,便直接说了“我不是要粥……”

        “人呢,死了没,给你的宽限时间可是到了,赶紧给钱,否则我们可是把你的小媳妇给带回去了啊!”江流霜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外面女人尖锐的声音。

        晏辰也听到了外面说话的声音,脸上更是沉郁了许多,匆匆放下饭碗出去“你在屋里坐着,我出去看看,一会儿给你盛粥过来!”

        江流霜甚至都来不及说拒绝,就看着男人自己推着轮椅出门去了,她微微皱眉,所以她这个夫君不仅仅是家暴,还欠钱,老天爷是看她太不顺眼了吧!

        她在现代日子过得好好的,不小心触电就挂了,还穿越了,她就是没有投个好胎的命是不是。

        江流霜很想控诉,前世她就过得悲催,无亲无故,一个人孤独,结果穿越也不给她个富贵人家的命,老天爷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而就在她无语问苍天的时候,便听着外面闹的越发厉害起来。

        晏辰出门的时候匆忙,并没有关上门,江流霜便看着院子里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大娘跟着身边一个看着与她同龄的汉子,还有一对约莫年轻一点的夫妻。

        这四人便是李忠和媳妇陈二妮,还有他们的大儿子李春和儿媳妇张凤花,晏辰三天前就是从他们手里把媳妇给带回家的。

        李春一脚就踹倒了他们家院子的篱笆,直接闯进来。

        晏辰在院子里见到他们如此过分,也是咬牙道

        “你们不要太过分,这村里哪有人家嫁女儿是要二十两银子的,何况甜姐儿也不是你们李家的闺女,就差你们一两银子而已,如果你们再这样,就到里正那里评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