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01章 王妃殿下

第401章 王妃殿下

        “毕竟如果晏娘子真的是逃犯,是罪人,说不定以后咱们蔚县的百姓买个晚都要比现在多几文钱,新鲜的布料也都买不到了,更不用说姑娘媳妇们喜欢的胭脂水粉了,是吧!”

        不愧是读书人,这吴秀才的确是很难缠,吴秀才这时候会出头,也是因为之前甄甜的人的确接触过他,于欢的一些行事,也都告诉了他。

        现在于欢这么为难甄甜,吴秀才一看便知道这怕是因为甄甜和于欢作对,所以才闹成这个样子,所以他才一直说着拿出来证据,而且还要公开审判。

        因为一旦公开审判,就会有百姓的参与,但凡于欢有一点不能说服百姓,以后都是个麻烦事儿。

        吴秀才说完以后,之前还只是看热闹的人也都反应过来了,今天于欢要抓的可是晏娘子,现在他们蔚县用的胭脂水粉,还有最近那些新鲜颜色的料子,以及家里的碗盘什么的,都是甄甜的产业。

        如果甄甜真的被陷害了,最后的结果非常可能就是这些东西都没有了,而且如果真的和吴秀才说的那样,那些东西落到了县令的手里,现在这么陷害晏娘子的大人,到时候可不见得和晏娘子一样有良心。

        晏娘子做得那些个胭脂水粉都是用的珍贵材料,还把用了什么都标注出来,这要是换个人,还能这么良心,说不定直接都做不出来。

        好不容易这都适应了用这样好的胭脂水粉,要是以后没有了,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如此逼问下来,那几个衙役也都有点不知道怎么回应了,因为于欢可没有给他们解释甄甜到底是什么逃犯,只是让他们抓人而已。

        吴秀才一看他们这样,心里就更笃信于欢是心虚了,直接道“晏娘子是咱们蔚县有名的人,又有很大的贡献,所以便真是要审问,总不能随便说说就定罪,到底是什么证据,也得明明白白才好!”

        这话说完,周围很多人都已经跟着点头了,这个说的有道理呀,也不是一般人,如果真的被抓了,可是会影响他们的生活的。

        便是在这会儿功夫,突然有人说话“我就是证据!”

        随着这一声,便见到李秋被人扶着越过人群,一步一步的走进来,他狠狠的盯着甄甜,脸上都是恨意。

        “我就是证据,她当年逃到这里,欺骗了我们一家人,我们一家收养了她,还想过娶她进门,谁知道这女人狼心狗肺,不仅不知道感激,还害死了我一家人,她来到这里,根本连户籍都没有,当然不是什么正经人!”

        李秋说完以后,也有认出来他的,都议论纷纷起来。

        而去找商钱未果的于欢回来就发现衙门口聚集了这么多人,脸上都是着急,特别是正好听到李秋出来说话,只觉得脸上冷汗连连。

        “放肆,你可知道这样信口胡诌,陷害主子该当何罪?”芙瓷站出来,对着李秋呵斥。

        李秋连续受伤,现在本来站着都是困难的,此时听到芙瓷如此呵斥,冷笑“她就是逃犯,我说的都是真的!”

        看热闹的人也有认识李秋的,就李秋和自家童养媳的那些个官司,他们也不是没有听过,毕竟抢亲的活动也不是只有一个村子参加,而是每年都有的活动。

        加上后来甄甜这生意做得飞起,大家对这个有名的人自然多有议论,所以现在看到李秋这么说,甄甜这方她虽然自己不说话,但是显然不同意。

        这样各执一词的,一时也不能分辨出来。

        于欢一眼就看到了甄甜头上的那一只凤簪,他可不是这些普通百姓,不懂那簪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样的凤簪,别说是戴着,哪怕是普通的藩王,都接触不到。

        点翠这门技艺从来都是皇家特供的,他着急的想要开口,可是到底还是晚了。

        “真是有趣,本殿居然是这样的出身,你倒是真敢说!”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终于说话了,甄甜的声音不高,她本来就是那种女孩子甜腻的软糯,但是也足以让人听到她的自称是什么。

        甄甜作为晏辰认定的皇子正妃,下面的人对其尊称都是和晏辰这个皇子一样的,所以之前下人都称呼她为殿下,而在面对下属的时候,甄甜的自称规矩上就是本殿。

        只是甄甜在这样的地方,也懒得讲究这些,不过今日既然是要表明身份的,甄甜才会用这样的一个自称出来。

        李秋也听到甄甜的自称了,一时也有些愣,但是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甄甜就又说话了。

        “本殿更想问问你,你李家通敌卖国,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信口胡诌?”甄甜冷笑一声,李秋怕是根本不知道商钱的主意,还以为自己是利用了商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殊不知商钱自己也有自己的打算,李秋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通敌卖国,都是你胡说的!”

        “本殿既然敢说,当然不像是你只靠一张嘴,而是有证据的!”甄甜嘲弄的看了一眼李秋。

        李秋被甄甜如此看着,心中一寒,总觉得有些事情好像在失控。

        “你,你到底是谁?”李秋反应很快,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子跟他印象里完全不同,好像是另外一个人。

        “放肆,殿下乃是三皇子妃,岂是你随意轻忽的!”芙瓷说了一句。

        张燕配合的很好,她的手里拿着晏辰的信物,那是之前晏辰给甄甜的,这玉佩虽说已经不被甄甜拿了个滴胶给取代了信物的作用,但是这玉佩依旧是御赐之物,也是晏辰身份的象征。

        “三皇子殿下信物在此,如本人亲临!”张燕说的很简单。

        本来以为这一次是两边同等力量的对抗,没想到甄甜这边会直接有这样的反转,一群看热闹的人都有点傻眼。

        芙瓷见他们这样,又说道“还不见过王妃殿下!”

        不是所有的王爷的正妃都可以尊称这一句王妃殿下的,但是晏颀和晏辰作为皇帝的亲生儿子,又是未来皇帝的继承者,是绝对有这个资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