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400章 诬陷

第400章 诬陷

        甄甜可不会就这么放任秦力自己去办事,这老流氓不盯着,说不定转过头就跑到青楼里去了,所以甄甜她们也赶车跟着秦力。

        秦力见到如此,自然不敢再说别的,而且这漳县青楼里面的姑娘都见得腻歪了,不如去蔚县看看,虽然蔚县比不上漳县发达。

        可是那青楼里面的姑娘也能多几分野趣,秦力这一下子又从甄甜手里得到了不少银子,这满心满眼的,就只有想着这件事了。

        根本不知道他自己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东西,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而于欢昨夜睡得也不好,一早起来的时候头还有点疼,曲氏和于欢住在一起,两口子都是差不多,起来灌了一杯浓浓的茶水,也才勉强精神了一点。

        崔喜也觉得今天好像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想办法去听,去打探,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能看着曲氏看似平静,实际上却很紧张的忙碌着。

        于欢到衙门之后,二话不说就下令去捉拿要犯甄氏,衙门里面的衙役都往青山村而去,并且去封甄甜名下的所有产业。

        当然,他们真的到的时候,就会发现甄甜名下所有的产业都已经关门,今天没有营业,连刘家那个窑厂也都是突然接到消息,窑厂停工了。

        此时已经有人意识到这个情况不对了,急着去和于欢报告,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秦力的马车停在了衙门口,秦力亲自去见了于欢。

        “于大人,在下秦力,今天过来是为了给你带个话的!”秦力这个名字于欢也是听过的,毕竟是和陈家有牵连的。

        陈家和二皇子之间的关系也很明白,于欢接过来之后就打开信件,看清楚信中的内容之后,于欢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下来。

        “多谢秦兄的帮忙了!”于欢客气的送秦力出来,秦力最后都还糊里糊涂的。

        不过东西都送给于欢了,他这任务也算是完成了,秦力高高兴兴的去青楼了。

        而甄甜看到秦力出来,也笑了笑,然后芙瓷和张燕就见到于欢居然匆匆忙忙的从衙门里出来,看方向是去找商钱去了。

        “主子,现在我们去哪里?”张燕和芙瓷问了一声。

        甄甜笑了笑,看着她们“哪里也不去了!”

        说话的时候,甄甜便直接从马车上下来,她穿着的是昨日一模一样的玄色孺裙,上衣外面搭配了一件牙白色的大袖衫。

        头发挽着随云髻,头上簪着的是那一只点翠的六尾凤簪,即使一夜没有睡觉,甄甜却是精神抖擞,眼睛里都是耀眼的神采。

        甄甜一步一步的走到衙门口,无视守在门口的那些衙役脸上惊悚的眼神,直接从大鼓旁边拿出来鼓棒,咚咚咚的敲响了蔚县县衙门口的大鼓。

        “你还敢过来,甄氏!”衙门口的衙役见到甄甜居然这样自己上门,先是惊讶,接着就要过来抓甄甜。

        张燕和芙瓷跟在甄甜身后,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急忙呵斥“住手,我们主子来击鼓鸣冤,你们为什么阻止,难道知县老爷不为民伸冤吗?”

        也许普通的百姓从来都是不敢得罪官的,可是他们也不会放过看热闹的机会,虽然才是上午,这边的动静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你有什么冤屈,你本事逃犯,居然躲避在蔚县,县令大人已经下令,要把人捉拿归案了!”

        这些衙役是从于欢那里直接得到命令的了,不管他们之前对于欢是有多么不满,这时候也绝对不会和于欢对着干,这是肯定的。

        “慢着,你们说晏娘子是逃犯,有什么证据,据我所知,晏娘子应该是青山村的人,村里的人都可以作证吧!”

        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帮着甄甜说话,衙役听到了以后都看着说话的人,发现是蔚县里有名的一个穷秀才,科举多年不中。

        只靠着一点微薄的收入生活,不过就算是个穷秀才,那也是有功名的人,这些衙役心里面瞧不起,语气上却不敢不客气,不尊敬读书人,那可是等于捅了马蜂窝,会被骂死的。

        “县令大人亲自下的命令,自然是有了证据才抓人的,还请吴秀才不要掺和这样的事情吧!”这衙役话说的还算客气。

        甄甜也没有想到这时候居然有人帮着自己说话,然后看到这个吴秀才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之前甄甜把齐大千给搞下去,就说要自己扶持一个新的县丞过来。

        这个吴秀才就是有资格的其中之一,不过于欢后来和商钱联合,然后就没有动作了,甄甜这边也不敢轻易动作,这事儿就这么拖延了下来。

        就是甄甜也没有想到,那时候也不过就是私下谈过,今天这个吴秀才居然会这样直接上来帮自己说话。

        吴秀才听到以后果然也没有被说服“咱们蔚县的百姓哪个不知道晏娘子是咱们蔚县的大商人,光是她一个人给咱们蔚县多少人提供了工作,你们说她是逃犯就是逃犯。

        我看还封了晏娘子的产业,我怎么能相信,不是你们家县令仗势欺人,想要吞了人家的财产,这种事情于大人怕是做得不少了吧!”

        有时候读书人的骨气是很难想象的,也许正是因为每一个读书人都有足够被尊重的地位,所以他们才更敢于表达自己对于国家,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

        有了这样的人做官,国家机构才会更为完整,而不是一直烂在骨子里。

        说实话,这些衙役听了都觉得吴秀才说的不错,可是他们没有吴秀才这么大的胆子,敢把这样的话都说出口。

        “吴秀才你不要随便乱说话,于大人若是听到了,你也落不到好!”这衙役只能警告了一句。

        吴秀才冷笑了“如果没有做过,不心虚,怎么还怕被人质疑,我只是想说,于大人既然说晏娘子是逃犯。

        晏娘子又不是什么没有名声的人,这样一个对蔚县的经济发展都有巨大影响的商人,要定下她的罪名,总也应该让咱们蔚县的人都听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