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99章 托付

第399章 托付

        总是说自己不在意的人,其实心里面是最在意的,甄甜要么不会开口答应,可是她如果真的应了的事情,便一定不会忘记,便是付出所有,也一样是要做到的。

        凝脂的仇只是小事,一个秦力算不上什么,这一次就能报仇了,至于剩下的木梁还有朱栋他们,甄甜看了一眼凝脂手里的盒子,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了,若上天留她,一切自然继续,若是上天只给她这么短的时间。

        甄甜脸上的笑容甜美,也有释然,能拥有这样一个重新活一次的机会,她也很知足了!

        “到时候见到了晏辰,替我告诉他,之前答应他的,可能做不到了,我已经尽力了,他要是敢忘记我,我就在黄泉路上,专门等着他!”

        明明是这样的话语,甄甜的脸上就好像是想到了多么快乐的事情一样,梨涡都是甜甜的。

        之前在那小小的青山村里面,她和那个少年在一起的一切,一碗白粥,她胡闹,他安静的在一边看着,那所有的一切,能相遇,已经是很美的故事了。

        “主子!”凝脂和芙瓷一起给甄甜在车上就跪下了。

        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是对的,可是她们知道现在甄甜这样是不好的,是很可怕的,她们见惯了甄甜之前总是戏谑的去做那么多的事情,现在突然让他们知道有一天甄甜会消失离去。

        她们怎么可能接受,完全不能想象,连她们都是这样的,那三皇子如果知道了,又该怎么接受呢?

        甄甜扶着她们起来“好了,别哭丧着脸,多大点事呀,凝脂快去吧,这件事非常重要,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注意,东西不要丢了,到时候一定要交给晏辰本人拿着,里面有他的照片,你看仔细了,别认错了!”

        她们的马车路过漳县县衙,甄甜让张燕停下来马车,让凝脂下车。

        凝脂流着眼泪怎么也不愿意离开“奴婢不怕秦力,奴婢跟着主子,女子贱命一条,总能帮着主子挡着的!”

        甄甜把人推下车,看着凝脂摔在地上,脸上都是无奈“我又不是一定会出事,就是让你做个退路而已,去吧,以后你给我挡的机会多着呢!”

        芙瓷也在车上哭着,虽然只有这几个月的时间,可是她们跟着主子真的觉得很好“为什么要被他们这么算计,奴婢去漳县去告他们,难道还没有能做主的人了吗?”

        甄甜是王妃呀,凭什么被一个小小的县令,还有商钱那样的人来算计?他们不回去不行吗,不是还有漳县的县令吗?

        “芙瓷!”甄甜这回是真的有怒气,一声便让芙瓷说不出话来。

        这附近当然不仅仅只有一个蔚县,至少还有漳县,还有邹县,可是漳县根本就是陈家所控制的,而邹县的县令和章施文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那老狐狸一直都不站队,就算是因为晏颀动了他手里的蛋糕,会稍微出来警告一下,也绝对不会真的就这么帮着三皇子妃的甄甜。

        其实仔细想想,晏颀会选择在这里,也许也有他的思虑,现在甄甜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陈家不会也跟着一起出手。

        陈家的依仗本来就是京城里面的陈公公,陈公公是杨妃的人,杨妃是晏颀的老爹,陈家如果不下场,这件事甄甜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如果陈家这一次也跟着下场,甄甜几乎是必死无疑。

        不过就算是一线生机,要争取到也很难,否则甄甜不会还留下东西给晏辰。

        凝脂见到甄甜这是真的动怒了,也终于知道自己不能让甄甜改变主意,只能抽泣的擦着眼泪,看着甄甜的马车再次离开。

        此时天上已经泛起鱼肚白,凝脂擦干自己脸上的眼泪,直接奔着一个地方而去,她就是拼死,也一定会把东西护的好好的,不会辜负王妃的一番信任!

        再一次来到秦力家里,甄甜看着自己设计的房子,甄甜示意芙瓷去敲门,听到有人敲门,果然有人来开门。

        结果见到来人是甄甜,小厮也有些意外的样子“是晏娘子,是找我们老爷吗?”

        甄甜笑了笑“多谢小哥,我是来找秦老爷,麻烦你给传个话,就说我是来请秦老爷帮个小忙的!”

        之前她给了秦力一百两银子,说的就是需要秦力帮个忙,到于欢那里帮着甄甜说句话,秦力拿了银子之后,甄甜也没有催促,秦力自然把钱都拿出来花天酒地,根本就把答应甄甜的事情给忘在脑后了。

        被人从在小妾的床上叫醒的秦力听到是甄甜找自己,才勉强想起来还有这件事,不由得觉得开心,他这正好还缺银子呢,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晏娘子怎么这么一早过来找我呀!”秦力穿好衣服出来见甄甜。

        甄甜见到他来了,脸上也都是笑意“之前我让秦老爷帮我个忙的,这一次是需要秦老爷帮我去和于县令说句话,所以才亲自上门求老哥帮个忙!”

        秦力听到了以后也笑了“这几日着实是忙了一点,倒时差点把妹子的事儿给忘了,不知道是有什么话让我去和于县令说呢?”

        甄甜见到秦力的反应稍微松口气,不管陈家知不知道这件事,至少目前还没有影响到秦力这个层面上来。

        听到秦力这样说,甄甜又拿了一张银票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让您帮我给于县令说个请,让他不要找我的麻烦,还有这封信交给于县令,里面是我给于县令的一点心意!”

        甄甜又拿了一封信出来,这样跟秦力说道,秦力是个大老粗,根本不识字,听到甄甜说是给于欢的好处,也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既然是妹子遇到事情了,我也就辛苦一点,亲自去一趟了!”秦力看着甄甜给自己的那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收起来的动作很利索。

        甄甜见到他答应,马上一脸感激“真是谢谢秦老爷了,这次的事情成了,小妹一定亲自请您吃酒!”

        秦力得意的摆摆手,见甄甜一直不走,就知道这事儿他是必须马上跑了,也很利索,弄了马车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