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98章 请托

第398章 请托

        屈小婉看着赵氏“朱太太,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您年轻的时候耍的一手好鞭子,现在这些武馆里面的小弟子,怕是没有几个比得上您的!”

        赵氏自从嫁给朱胜以后几乎没有人见过她出手,很多人看着朱玲之前只是自己偷着学,后来她真的放开了学,也可以学的很快,就觉得朱玲的天赋来自朱胜。

        其实朱玲是两个人的女儿,赵氏的基因怎么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只是赵氏从来低调,不表现自己而已。

        只是赵氏不愿意说,不代表屈小婉不知道,朱胜和屈小婉之前是有说过的,这也是为什么屈小婉会亲自过来见赵氏,即使在她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得时候,也专门过来。

        因为哪怕只是多一个人,也会多一点希望,甄甜的布置几乎是她们目前能做得全部,可是无论是甄甜还是屈小婉都知道,这一次,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

        赵氏听到屈小婉这么说,也遮掩不住了,她本来也不是那种可以把心思藏得多么严实的人,这些年她能做的也不过是绝对不去碰而已。

        要知道当年赵氏和朱胜认识,可是直接动手的,可见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弱女子。

        “屈小姐说笑了,我不过一个弱女子而已!”赵氏还是否认。

        屈小婉没有继续说别的,只是说道“其实王妃不是只有这一个选择的,她如果愿意,只需要不去抓商钱他们的把柄,有你们朱家还有我带的这些人护着她,最不济王妃自己也是有功夫的,怎么也能保住一条命。

        躲起来等到三皇子回来接应,也不难,但是王妃说了,她知道自己一个人跑很容易,可是这不仅仅是放任二皇子这样作恶一件事,不是简单的说现在放过了,以后总有机会再找回来。

        而是在这个时间差里,意味着还有无数的百姓会受到荼毒,五石散是什么东西,朱太太想来也不会陌生的,王妃宁可现实威胁自己的性命,也一样选择了去保护百姓,侠之大者,也不过如此。”

        屈小婉最后看着赵氏“朱太太从小习武,应该懂得,习武之人,应该怎么做,朱师傅会选择帮助王妃,也是因为如此,我不敢说您出手就能让我们胜利,可是总要多几分可能的。”

        看了看外面的天光,屈小婉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如果文颖那边惊动了商钱,她这边时间就更少了。

        “言尽于此,请朱太太自己慎重做出决定,来请您不是王妃的命令,也只是我自己的一片心,我不希望这样一个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护百姓的王妃就这样殒命,我还有事情,该走了!”

        屈小婉说完这些就要告辞离开,赵氏咬着嘴唇,看着屈小婉的背影打开大门,就要消失在夜色里,才终于低声的说了一声“我会亲自带着人去商钱赌坊,你们也自己小心!”

        听到这句回答,屈小婉回头,眼睛泛红的笑了,虽然真的很难,可是他们这么多人勠力同心,又怕什么呢!

        “谢谢!”屈小婉对着赵氏这样说道。

        赵氏摇了摇头,回头进了自己的房间,那朱红色的箱子摞到了快房顶,她拿了一个梯子,从最上面的一个箱子开始搬。

        一直到最后一个箱子,这箱子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打开过了,虽然被擦的干净,可是锁都已经生锈了。

        赵氏直接把锁给打碎,打开箱子,箱子里赫然放着的是一些漂亮的劲装,以及在衣服的上面,是一只黑色的鞭子。

        赵氏把鞭子拿在手里,眼睛里也泛起微微的红色,曾经在闺阁之中陪伴她的这个鞭子,她曾经发誓再也不会拿起来,不会再去习武,可是终于在这一天,她拿起来,心绪复杂,却没有一点的后悔。

        屈小婉说的不错,她的爷们在努力,她自己的女儿也都在帮着晏娘子,晏娘子是王妃,有着高贵的身份,那么多的富贵,也依旧可以这样毫不犹豫的做出付出和牺牲的决定,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躲避呢!

        赵氏抚摸了一把那些劲装,少女时候的衣服此时自然都穿不了了,甚至都已经损毁,赵氏却珍惜的又把箱子盖起来。

        外面又传来一阵敲门声,赵氏去换了一身深色的衣服,出去开门,武馆里面还剩下的一群小弟子们都起来,这一夜,注定了一场不平凡的喧哗。

        “什么时辰了?”甄甜靠着,迷迷糊糊才睡了一会儿,在睁开眼,揉了揉眉头,问了一句。

        芙瓷和凝脂也在昏昏欲睡,听到甄甜问了,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很黑,天边启明星闪烁,距离天亮已经没有多久了。

        “您睡了一个时辰,再有不到一炷香就差不多到漳县了!”芙瓷回头告诉甄甜。

        甄甜点点头,伸手拿了一些昨天夜里做的点心出来,好在甄甜还有一个保温壶,里面有热水,这样就着热水吃了点心,甄甜的肚子里也有了一些存货。

        张燕赶了一晚上车,就是她那么一张冷脸,此时也看出来一些疲惫,知道她辛苦,可是也没有人能代替她。

        张燕终于看到了漳县在眼前,又问甄甜“主子,咱们去哪里?”

        “去找秦力!”甄甜又说了一个名字出来。

        不说芙瓷,凝脂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都变了,甄甜也看到了她这样,伸手拿了一个盒子交给凝脂。

        “你把这个收好,这里面还有十两银子,你拿着东西自己躲起来,隐姓埋名,一直等到蔚县那边传来三皇子的消息,就把这个东西亲手交给晏辰的手上!”

        凝脂是帛衣在漳县买下来的丫鬟,见过她在甄甜身边的人非常少,所以甄甜才把东西托付给她。

        凝脂接过来东西,但是脸上却很不安“殿下!”

        甄甜笑了“秦力不过这其中的小人物,到时候一条小命是绝对保不住的,你的仇到时候也报了!”

        凝脂的眼眶都红了,她算是什么,到这时候了,王妃居然还在担心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