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锦绣甜园在线阅读 - 第396章 解释与安排

第396章 解释与安排

        屈小婉听到甄甜这样的布置,也很担心,这样一来,甄甜身边基本上就没有几个能用的了,江华和周达这些人都被屈小婉带走,那个作坊是绝对不能毁了的,因为账本虽然要紧,可是那个作坊才是最直接的证据。

        如果再加上朱胜再跟下去得到的五石散分销线路,这是一条非常完整的线,如果只是想要弄掉一个普通的大官,甚至是章施文那样的权相,估计光是账本就已经是很大的打击了。

        但是对付晏颀不行,证据必须非常充足,说实话,光有账本连章施文都不见得给撸下来,何况是晏颀,晏颀再怎么样也是皇帝的儿子。

        而且就是因为皇子这个身份,皇帝才会更谨慎,因为怕这是为了争夺皇位使用的手段,所以证据链必须完整,而且必须足够多,才能彻底让晏颀没有任何机会。

        从一开始的时候,无论是晏辰甄甜还是晏颀自己,都不会想到,那京城内部的夺嫡之争,居然会在这小小的蔚县形成这样一个巨大的漩涡。

        甚至影响到整个夺嫡的方向,谁能想到呢,蔚县只是这大康最偏僻的一个小小的县城而已。

        不过战争一旦开始,便必然是要以分出胜负来结束的,甄甜做好了一切准备,即使她身死,晏辰之后也可以顺利的在现在的基础之上,得到他谋划多年的那个位置。

        还有他想要的那个大康盛世,甄甜也留下了足够的经验和种子,只是没有了她本人,也许会慢一点,可是人类只要在,慢一点,也终究可以有达到目的的那天的。

        甄甜看着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听到屈小婉这么说,甄甜没有反对“不要耽误正事!”

        “是!”屈小婉点头,带着人直接出门去了。

        木梁也二话不说的跟上,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甄甜这个主子,还是他们这些下人,都只能去面对,去扛了。

        甄甜看了一眼张燕“你去一趟蔚县,给崔喜捎个话,就说让她在明天在于欢耳边多说点话……”

        甄甜凑在张燕的耳边说道,张燕仔细的听了,点点头,也出门就要走,哪知道甄甜居然阻止她“你等一下,我与你一起走吧!”

        都已经天黑了,甄甜居然要出门,显然她也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张燕听到了以后点点头,芙瓷见到这个时辰了,想必这一次出门又是不少事情,就问甄甜要不要用了晚饭再走。

        “去做点吃食,我去一趟周家,你们把东西装好了,在车上吃!”人一旦在非常紧张的状态下,其实是根本吃不下东西的,没有那个胃口。

        不过甄甜也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硬仗,所以没有拒绝吃饭,她甚至还专门去工坊里面拿了一大盒士力架还有各种甜食点心出来,都让芙瓷她们给收起来。

        下一次回来这里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见得有功夫给她吃饭了,早做准备总是好的。

        甄甜坐在工坊里面,看着熟悉的环境,最后把红色的手机放在了怀里,从工坊里出来之后,她就去了对面周家。

        已经是很晚了,周寿也不像是甄甜那边有电灯,这时候自然不能继续做活了,夫妻两个也才吃了晚饭,还说要下去走走呢,就见到甄甜来了。

        “晏娘子来了,快屋里坐!”王氏见到是甄甜自己,还有一点意外呢,她从嫁过来之后,每一次见到甄甜她身后都是跟着各种丫鬟什么的,很有架势,今天居然一个人来的。

        王氏也就是有点意外,也没有多想什么,她也知道周家都指望着甄甜生活,而且周大郎最近还说让她也到县里的流霜胭脂里面做活,一个月也有三百文钱的工钱呢。

        心里面知道甄甜是自己未来的东家,王氏当然拘谨客气,让甄甜进门之后就忙着给甄甜冲糖水去。

        这样村里面难得富贵的招待对甄甜没有太多的吸引力,甄甜客气的让她不要忙了,才跟周寿说道“我有事与周婶和你们说,不如咱们都到你爹娘家里去?”

        既然都要说了,甄甜也不想跑两家,她今天还要去一趟漳县,明天还有一场硬仗,估计也就路上能有一点功夫睡觉了。

        周寿见甄甜这么严肃,心里面也有一点慌张,连忙点头,叫着王氏一起,和甄下山。

        这时辰周婶他们都从蔚县回来了,也都吃完了饭,看到甄甜他们三个居然一起来了,周二柱还有周婶还意外呢“倒是稀奇了,你们居然一起过来!”

        说话的功夫把甄甜迎接进门,甄甜点点头,走在前面,周寿和王氏也跟着一起,很快周家所有的人,除了年纪最小的五郎,全都坐在正堂里面。

        甄甜喝了一口茶,周婶这茶水还是专门准备的,家里的人都爱喝糖水,也就甄甜爱这样雅致的东西,就甄甜来的时候给她喝呢!

        “今日我过来,是有一件顶重要的事情必须和你们说,我已经让人去县里告诉周大哥和大嫂子了,他们今天晚上就会回来,流霜所有的产业今天晚上开始就不会再营业了!”

        甄甜也没有再组织什么语言,话说的很直接,其实就是这么个意思。

        “什么,甜姐儿,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做了?”周婶一下子慌了,他们一家子靠着流霜胭脂赚了不少钱,这日子才过好了,甄甜说不做就不做了,他们可怎么办呀!

        相比之下,周二柱作为男人就要沉稳多了,他看着甄甜“甜姐儿是不是遇到什困难了,只要咱们家里能帮上忙的,只要你说,我们都会帮忙的!”

        这话说的就漂亮多了,别看周二柱在家里好像不说话,但是关键的时候还真的都是周二柱顶得住。

        甄甜笑了笑“多谢二柱叔,不是什么大事,也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以后铺子还是要开的,不过会不会是我开,就不一定了!”

        虽然是带着笑的,周家的人此时看着甄甜都觉得这话里面都是悲哀,显然是真的要出事了。

        周婶不说话,周二柱反而坚决了“甜姐儿,这几个月来,我们是亲眼看着你怎么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也许在你的心里,咱们周家的人只是给你做活的,不能让你多么信任,或者当家人一样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