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六章 最后的荣耀之战!

第六百零六章 最后的荣耀之战!

        纵然是穷途皇者,仍旧有皇者之风,不容亵渎。

        但上官灵秀仍旧有些无语,就算你是妖族皇者,但双方份属敌对,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人的残忍,更别说还是对方酋首,或者妖皇授首,此战将会变得对玄黄人族有利呢!

        “朕余下的时间不多了,给朕一个最后的体面。”妖皇没有任何表情,已经发灰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

        “好!”

        上官灵秀自己也在奇怪。

        面前之人乃是妖皇,这可是妖皇,妖族一统天下的皇者,传说中的天下第一高手,当世无敌!

        但此人怎地会不是自己的对手呢,被自己全程压着打,而且打着打着,还老了,貌似要老死了一般……

        这事态发展肯定不寻常到底怎么回事?

        上官灵秀乃是知兵之人,大将之材,大局观尤其注重,这会与妖皇对阵的如果是计灵犀,肯定继续攻击,但上官灵秀敏锐地察觉这其中有巨大的蹊跷之处,当真没有再继续动手!

        毕竟现在的妖皇,老得几乎快要风化了一般,纵使曾经是妖族的至高皇者,但现在,就只余风烛残年,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已经没有半点伤害别人的力量了!

        或许,就只是再站着一会,就会自然死去了……

        上官灵秀斟酌再三,终于决定,停手!

        同时,她心里还有一个模糊的念头:或许,这是这一战的转机?

        “皇!”

        四周犹自在战斗的龙族圣人们,拼命也似地向着这边杀过来。

        妖皇,龙皇乃是龙族上下信心的代表,崇敬的源头,决计不能有失!

        合共四十多位龙族圣人,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将过来,沿途无数人类高手,玄兽高手全然无法抵挡!

        云扬倒是有能力一阻,但他没有动作,专注地注目于妖皇。

        事实上云扬是默许了上官灵秀的做法的,否则早就在第一时间过去补刀了,他也发现乃至确认了妖皇的当前状态萎靡至极,那是一种命元虚耗至极的状态。

        云扬接触使用过太多太多的生命灵气,对于生命灵息的认知远在当世任何人之上,如妖皇这种命元神魂枯竭尽净的状态几乎是无法逆转的,除非云扬一口气拿出千条以上的生命本源之气,再加上绿绿元能相助,这才能够令到妖皇不死……

        千条生命本源之气,先不说绿绿那关过不去,就是云扬本身都是过不去的,那这么庞大的资源去救一个敌人,还要是敌人地老大,我脑子抽了吗?!

        不过也正是有了这份认知,云扬才默许上官灵秀的停手,而且,云扬也是突然感觉到,这或者是停息此次两族大战的一个契机也说不定!

        云扬默默地看着这一幕,突然间一挥手,道:“让他们过来。”

        妖皇蓦然抬头,几乎是鼓尽余力的厉声喝道:“不要过来!”

        彼端的众位龙族圣人愣住了,先是不敢置信的看了看云扬,又齐齐注目于妖皇。

        “全都留在原地待命吧。”妖皇心中一软,轻轻叹息。

        合共四十三位龙族圣人,就这么站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大圈,护卫着圈中的妖皇。

        这圈里,不仅有妖皇,有上官灵秀,还有刚刚跻身进入的云扬。

        作为死敌的双方,在龙族的包围圈中,包围着妖族与人族的最强者,却形成一种异常微妙的平衡,诡异的井水不犯河水。

        妖皇费力的扬起了头,他的身子竟自难以控制的坠落,刚才的吐气开声,显然又把他所欲无几的力气消耗了几分。

        他突然转头,道:“云尊,放一个龙族过来,驮着朕。朕……飞不动了。”

        朕,飞不动了。

        这五个字,似乎是五柄万斤巨锤,猛然砸在敌我双方所有听到的强者耳朵里,砸在所有人的心里!

        “好。”

        不等云扬说话,金龙大长老已经飞身闪现至妖皇身边,凄怆的叫道:“皇!”

        旋即转到妖皇的身子下面,化作了一头只有数丈长的金龙,让妖皇盘膝坐在自己身上。

        妖皇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深沉的回忆着什么。

        好多好多在记忆中早已经泯灭的事情,尽都在此刻重现。

        他喃喃的说道:“凤皇呢?朕就要去了,他不来送我一程么?”

        “叫凤皇过来。”

        妖皇声音低沉,却坚定。

        “告诉他,朕要去了。但是朕要去个明白。”

        十位龙族圣人一声答应,龙吟声起,四面窜动了出去,显然是去找凤皇了。

        妖皇要去了。

        但是这个消息不能大肆宣扬。

        灭世策刚刚开始,妖族刚刚攻入玄黄,人妖两族的世纪大战才刚刚打响。

        在这个时候,决计不能宣扬妖皇居然在这个时候离奇去世的事情。

        他们去找凤皇了。

        ……

        妖皇心绪回复平稳,悄然安坐在金龙背上,闭着眼睛等待,等待一个不大可能回来的人回来。

        他的神情,由无尽萧索转为平和,毕竟是一世皇者,在大致了然自己当前状况之余,不会再做无谓的举动,既然注定必死,那将后续一切未了之事才是重点。

        周围仍旧是喧嚣惊天,高呼酣战的战场。

        就在他的正前方,三百狐皇亲卫,与妖皇的两千亲卫正在豁命厮杀。

        这是亲卫之间的决死厮杀,不死不休。

        云扬原本是想要出手帮忙的,但却被赶到这里的狐后拦阻了。

        “这是属于他们的战斗,最后一战。”

        “这一战,他们是为了他们的皇,战斗结果,胜负生死其实都不重要。让他们在意的,是这最后一战,同时也只有在这样的一场战斗之中,他们才会觉得,自己的皇还活着。还在看着他们,还在领导着他们!”

        三百狐皇亲卫,战力固然不弱,但比起妖皇亲卫却要逊色不止一筹,纵然不惜一死,绝对实力的差距,仍旧让他们越来越少。

        但他们仍旧高呼酣战,仍有鲜血横流,时不时就有龙皇亲卫自爆,但更多的还是狐皇亲卫的自爆!

        舍生忘死。

        “为吾皇而战!”

        三百狐皇亲卫自从狐皇去后,便一直沉默,包括在与云扬一起出去行动,拦阻海族,炸掉海族大山的时候,也始终沉默寡言,一言不发。

        闲暇时候,他们就在某处整齐的坐着。

        或者修炼,或者默默地拿出自己的兵器,一遍遍的仔细擦拭。

        显而易见,他们在期盼这一战。

        为皇报仇!

        一直在期盼。

        这已经是他们生存在这个世上的最大意义,最后意义!

        除此之外,生无可恋!

        如今,他们终于等到了这一战!

        无论生死,无怨无悔。

        哪怕是身死,他们的面容也都是平静的,不,说平静是不准确,分明就是漠然。

        相对于他们来说,妖皇的亲卫可就很不平静了。

        他们的皇就坐在后面看着他们战斗,原本该当威凌天下,天下无敌的皇,如今竟然孱弱到这等地步!

        皇肯定被算计了!

        皇被害了!

        皇现在被害得已经去到了生命的尽头。

        但我们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在这里接受战斗,为了维护皇的荣誉!与其他皇者的亲卫战斗,我们不能败!

        绝不能败!

        一定要威胁住身为妖皇亲卫的最后一点颜面!

        而且我们还想要去为皇报仇!

        可是,是谁害了吾皇呢?!

        狐皇亲卫为了狐皇,视妖皇,乃至妖皇所属尽是深仇大恨,不死不休,死了也是心甘情愿,死得其所,但妖皇亲卫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气,气势截然不同,落尽了下风。

        本来妖皇亲卫人数众多,实力更占上风,本来该当占据了优势,甚至是胜势,足堪压着狐卫在打,但是现如今的狐卫根本不在乎是上风还是下风,彼此实力差距如何。

        今天一战乃是最后一战,那先求一死的先声,就已经压倒了妖皇亲卫!

        可是妖皇苦候的凤皇一直没有过来。

        足足一刻钟之后,狐皇的三百亲卫尽数陨落了,妖皇的两千亲卫也陨落了一千三!

        这一战,没有伤者!

        在如此规模的巨大战役之中,彼此只是抓着对方厮杀,并不牵扯任何一方!

        这是私人恩怨,与其他,任何人事物都无关!

        端的是惨烈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

        大战落幕,所有在场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唯有震撼两字可以略微形容!

        狐后眼中含泪,轻轻走了出来,将残存的狐皇亲卫的尸骸一一收起,每收起一具,就深深的鞠一躬。

        这已经最高礼仪,一族皇后对亲卫行礼,至此而极,无更逾者!

        白发萧萧的妖皇,坐在睚眦欲裂的金龙背上,缓缓睁开眼睛,竟然苦涩地笑了笑:“弟妹,相信狐狸对这个结果,该当是满意的吧?”

        狐后冷冷说道:“九尾白自然是满意的,有臣子如此,本就该九泉含笑,但弟妹二字,殊不敢当,原璧奉还!”

        妖皇缓缓点头,颓败的面容上绽出一抹苦笑道:“我知道我没有任何资格,任何立场再那么称呼你,等稍后,等我见到九尾的时候,亲自向他赔罪吧,我始终欠他一个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