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合作、疗伤

第五百九十一章 合作、疗伤

        云扬当然还没走。

        主要是想走也走不了……

        原因无他,他这次受的伤实在太重了,重得超乎想象,前所未有。

        如果不是无以为继,你以为云扬会愿意将到手的镇海神杖拱手送出么?!

        云扬原本打算,在挑起两族大战之后,到了打完了,快要决定归属的时候,自己再抢回来……那才是云扬的原本计划。

        但是,在海族的拼命之下,云扬受伤太重。导致计划最后一环,根本没有按照既定方向来……

        在送出那神杖,将所有妖众的注意力引开之后,云扬乘隙兔脱,

        嗯,说是兔脱,实则就是以最后的些微力量支撑他化相风云,在战场上空来回徜徉;

        云扬真切详实地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是个倒空了大米的布袋,不但被掏空还要外带软踏踏的,前所未有的虚弱。

        他竭力的隐藏,一动不敢动。

        正因为于此,他听到了所有事,也看到了所有事。

        平心而论,事情的后续发展,大大出乎云扬的预料之外,与自己设想的,居然是大相径庭。

        按照云扬的原本设想,这镇海神杖的归属问题,势必将引起妖族与海族内讧,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也是自己目的之一。

        而两边只要内讧,妖族这边并没有妖皇或者凤皇在此坐镇,对上近乎倾巢而出的海族,妖单势孤,难以讨好,若是有那么一两位妖族圣人命丧此地,那两边就会发展为深仇大恨,不管谁输谁赢,作为人类这边自然就会因此占了大便宜。

        甚至,云扬已经在筹谋这次妖族海族内讧之后,自己再佐以无数后续手段,诸如挑拨,嫁祸,偷袭……等等,务必要让这两族成为解不开的血仇。

        但是云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想到了开头,猜对了中段,但后边乃至终局,剑走偏锋,且越走越偏,偏彻底偏离了云扬的预判,重新演绎成了一个全新的版本!

        而这个版本,竟然要比自己最初设想的剧本更加精彩更加如意了一百倍也不止!

        妖族与海族如同自己预料之中的大打出手,而且激烈程度远超想象,海皇寂灭之箭一出,无有抗手,妖族一方瞬时尽数伤亡,这自不待言,而后一族皇者的鹰皇更因此力战而死,固然悲壮,为人扼腕,但于云扬却是乐见其成的!

        这真不是云扬黑心,大家份属敌对,若不是鹰皇这个级数的妖族大佬陨灭了,两边的仇怨怎么能彻底解不开呢?!

        而事情从这之后却开始变调了……

        本来在云扬看来,鹰皇的陨落,造成的海皇的因之重创,而妖皇与凤皇可是马上就到了,就算鹏皇等都离奇的身负重伤,不能动弹,无力再战;但随着龙凤双皇的驾临,看到己方满地伤兵,尤其还有鹰皇的陨落,怎不愤而出手,再创海族?!

        若是那样的话,两边就算想不成死仇,那都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后续状况之发展却又再度出乎云扬的预料。

        妖皇凤皇驾临,一没说怒向海族,大开杀戒,二没有积极救助虎皇鹏皇等妖皇,妖皇做的事情居然是……治疗海皇!

        治疗杀了他兄弟和无数部属的海皇!

        单就这件事而言,素来笃定兄弟情义的云扬第一感觉是不敢置信,然后是不可思议,再然后才是震惊!

        再再然后,他才想起来一句话,一件事:心寒。

        妖皇的作为,必然寒尽其余诸皇之心,而丧失了兄弟情义,妖众之心的妖皇,还剩下什么呢?!

        当然就是逆反!

        妖皇与凤皇临走之时;凤皇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尤其让云扬心头打鼓。

        一个本来绝不可能在云扬意向中生出来的想法,点滴滋生!

        云扬从来不会怀疑自己兄弟,无论是往昔的九尊兄弟,还是而今九尊殿史无尘钱多多等人,对于注重兄弟情义的人更为看重,往昔九尊相助森罗诸王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一层原因,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所以在之前狐皇猫皇对待妖族对待妖皇的事情上,云扬从来没有主动劝两皇倒反妖族,与妖皇彻底的反目,兄弟成仇,即便这样才更符合云扬的利益。但他不会这样做。

        是故今天妖皇的做法才会大出云扬的意料之外,甚至是不敢置信的。

        ……

        而后,云扬亲耳听到鹏皇等商议,也听到各族退出妖盟的决定,但仍旧未曾轻举妄动,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受伤太重,另一方面却也是因为,兄弟,这个词对于云扬的意义实在重大。

        也许下去了,下面其实就是个陷阱,自己可能就是栽在这一场子,身死道消。毕竟,伤太重。

        所以之后鹏皇虽然就在身边再三的叫喊,云扬也没有出现出来。

        若是事情当真大有可为,那就不急于一时。

        “云尊,我知道你就在这里,请现身一见。”

        鹏皇表现得很沉稳,纵然身负重伤,身子在空中犹自立足不稳,摇摆不定,低低的沉声道:“你人在左近,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尽都看在眼里,清清楚楚,在你的算计之下,我的兄弟们死伤惨重;大家份属敌对,我没有立场责怪你,不过时也命也运也。但就立场而言,在你这本就是应该的。”

        “然而妖皇的所作所为,却是令到我等心寒至极。”

        “此次合作之后,我和虎豹等兄弟将永远隐没山林,再不出世。对于这妖族与玄黄的征战,我等也决意不再参与。”

        “但我等要出了这口恶气,非止是因为我们自身,主要是为了陨落的鹰皇!”

        “是否合作,你一言可决。”

        云扬仍旧不吭声,仿佛早已身不在此间。

        鹏皇叹口气:“我知道你心有顾虑,更兼受伤不轻,合该小心行事;我们就在下面山头等你答复,我们只等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龙凤两族的圣人战力也就该到来了。”

        说完,鹏皇径自落了下去。

        落地的瞬间,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龇牙咧嘴。

        “怎样?”虎皇问道。

        “意料中事,云尊没有即时回话。”鹏皇道:“他此次也是伤得不轻,有所顾虑不算意外。我们稍等一下吧。”

        众位皇者默默点头。

        所有妖族强者,一个个默默的从空间戒指里拿出许多天材地宝,大把大把地往自己嘴里塞,补充已形干涸的妖力。

        一直身在上空的云扬,除了观视下方诸事发生,心中惊叹愕然,同时还在尽速疗复伤势,虽然当前时间点,自己变成了次要敌人,无论龙皇凤皇,还是海皇乃至下方的鹏皇等诸妖皇,都会将视为第一针对要务了,但尽速恢复伤势,回复自身状态,还是有绝对必要的,

        虽然云扬此次承受的伤损的严重程度比以往更甚,沉重得无以复加,但恢复速度,却要比鹏皇等快得多了。

        除了虎皇等现在的伤势实在太重之外,主因还在于寂灭之箭的后续影响,虎皇等人外伤虽然在龙皇凤皇的龙元凤火相助之下,大有好转,但自身妖力却是半点也不曾恢复。

        如此一来,等到鹏皇口中所言的那两个时辰过得差不多的时候,云扬都已经恢复了三四成修为,可下面一群残兵败将就只是脸色略微好看了一点点,而自身妖力仍旧维持在见底状态;但诸皇却无一离开,一直在原地静静疗复,显然是在等待云扬的答复。

        云扬仔细地感应了一下,确认至少方圆万里范围内是没有妖皇凤皇的气息。

        至于海皇……打死云扬也不相信鹏皇等能够与海皇这个死仇勾结暗算自己的。

        按照鹏皇等现在的状态,云扬若是有歹心的话,唯一结果就是他自己下来将这些妖族高手一网打尽,而且还是不会有漏网之鱼的那种。

        所以鹏皇等等在这里,本身就是在冒着天大的风险,用自己的命来赌一场必输的赌局。

        正因为如此,云扬也愿意赌上一把。

        就算妖族内耗如斯,人族仍旧弱势,若是多了这么一批盟友,不啻是天降横财!

        若然运作得当,非止是大增人族胜算,而是形式逆反,双方胜负之数倒转!

        “快两个时辰了,云尊会不会已经走了。”

        虎皇看着鹏皇。

        鹏皇脸色阴沉如水,实则心中也在思忖:难道自己猜错了?云尊真走了?

        一边的鹰族几位圣人脸上也现出失望的神色,若是没有云扬为援,鹰族反噬大计,全无胜算,不过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就在众妖心中各有思量的时候,突然一声轻笑响起。

        众妖立即循声看去。

        只见在身后,悬崖边上,一个熟悉的紫衣身影迎风而立,来人面容俊秀,身材挺拔,正是玄黄云尊,面含飒然微笑看着这边。

        “鹏皇陛下,虎皇陛下……”云扬歉意的说道:“刚才实在是身负重伤,动弹维艰,不敢妄然下来,万望各位谅解一二。”

        云扬这么一说,众妖反倒觉得此君坦诚。

        将人心比自心,纵然是大家都受了重伤,但始终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啊。

        云扬若是没有这点顾虑,那才是叫不对劲呢。

        “这是应该的!”鹏皇哈哈一笑,心怀为之一畅,道:“云尊大人对于我的提议,可是有什么想法?”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合作自然是好的。不过以咱们现在这般状态,显然不是合作的好时机。”

        “说起来,各位现今状况,起码得有一半该当算在我身上。”云扬道:“我先尝试为各位恢复一二,再谈其他。”

        为我们恢复?

        好大的口气!

        你打算怎么为我们恢复?

        连凤皇的涅槃生机,还有龙皇的龙元之力,也不过是为我们稳住伤势,保全性命而已,不会有事当日的故技重施,拿什么障眼法忽悠咱们……咱们现在这身体状况,可抗不住你随便拿出的丹药糊弄啊。

        然而不待诸皇反应,云扬陡然一挥手,一道屏障一下子将众妖尽数笼罩在内,随即,在那巨大的屏障之内,一股股精纯至极的先天灵气徐徐而现,泉涌而出。

        被如此巨量如此精纯的先天灵气加身,众妖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倍觉生机盎然。

        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在愉悦,舒服得几乎要颤抖了,甚至连每一根头发似乎都感受这份至极的抚慰。无数的精纯灵力,赫然以一种硬顶着寂灭之箭影响的方式,硬生生地向着身体里面灌入!

        寂灭之箭为什么那么霸道,主因就是令到中招者再也无能吸纳天地灵气为我用,而修行者一旦隔绝天地灵气,再加上重创在身,哪里还能好得了。

        如凤皇的涅槃之火还有龙皇的龙元,虽然极大的修复乃至滋养了虎皇等人的肉身,大大的改善众人的伤势,却对寂灭之箭相关肉身无法吸纳天地灵气这点进行弥补。

        事实上,这也是寂灭之箭难以疗复,需要无数水磨功夫点滴磨灭,才有可能复原的主因。

        云扬在旁观视良久,正是窥破了这点关窍,这才设立了这么一个密封的环境,大肆释出精纯的先天灵气,硬顶着寂灭之箭的影响,将灵气生生灌入众妖体内!

        这样一来,虎皇等人就可以借助这海量的先天灵气,一点点的磨灭寂灭之箭的影响,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疗复效果。

        再片刻之间,感受到海量精纯灵气灌体的在场妖族圣人,这些位每一个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满脸俱是震惊之色的抬起头,注目于云扬。

        云扬能够调动巨量灵气,以针对性法门帮助己方众人疗复伤势,这已经是大手笔,可是让众妖皇更为之震惊的是……这是什么灵气?

        就算是先天的灵气,也没有我们现在所感受到的这种功效吧?

        这些灵气非但精纯至极,里面居然还蕴含着氤氲紫气。

        仔细辨别之下,那紫气之中竟是隐蕴有丝丝道韵。

        而这道韵,更进一步地磨灭了寂灭之箭的秘术封锁,令到越来越多的灵气可以灌入身体,修复丹田缺损,修养经脉。

        如此灵气温养肉身的时间还不算很长,却已经感觉分外的舒坦得劲,虽然伤势并没有恢复太多,自身妖力也没恢复多少,但这却已经与看到了彻底复原的希望无异!

        这是立竿见影的效果,可以想见的来日复原!

        只要云扬肯帮忙,己方众人便能够在数日之内,完全恢复!

        这本来是众人完全不敢想象,不敢奢求的事情!

        却变成了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现实。

        众位妖族圣人一个个精神振奋,看着云扬的眼神都在放光,连笑容也都格外的亲切了起来!

        毕竟,谁也不愿意真的要修炼万年用来恢复啊!

        尤其是万年磨砺是否真能回复到完全状态尤未可知!

        云扬面色蔼然,持续释放灵气,同时感受着众妖越来越亲切的态度,心底简直乐开了花。

        看来,有戏。

        不枉自己观视偌久,还有参考之前身中封天禁法之时的状态影响,这才能够在此刻施出针对性策略,以神识空间里的灵气,辅以相对密封空间,令到在场妖众以被动方式被灵气灌体,洗刷经络,果然可以消弭寂灭之箭的影响。

        而且这样一来,起码可以省下不少生命之气了。

        之前为了应付东方浩然那几个老不修的,可是耗损了不少的生命之气,若无必要,还是减少点损耗吧!

        如此不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原本委顿之极的众妖一个个容光焕发,尽都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居然恢复了半成有多!

        这已经不止于是奇迹,而是……神迹!

        随着自身实力的修复,汇聚妖力自然再非难事,更重要的是,在那神异灵气的持续灌体的状态下,寂灭之箭的桎梏已经消失了大半!

        只需要按照这样的进度持续下去,即便是没有了云扬的那种玄妙灵气,自己等人也能在数年之内,逐步恢复。

        无论修炼妖力还是灵元,最恐惧的不外就是自身消耗尽净干涸的又被秘术封印。

        妖族禁术封天禁法如是,寂灭之箭亦如是,只不过寂灭之箭的效能更进一步,肉身妖元封禁,三者同步进行,端的恶毒至极!

        但也正因为于此,才能威胁乃至灭杀圣人级数强者!

        如今,众妖干涸的丹田回复了半成妖力,封印又被冲破大半,便等于是有根之水!

        而既然有了根,有了泉眼,自然而然就能聚少成多,迟早能够重新盈满成井,井溢成湖,湖满成海,而且这个过程,只会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

        “鹏皇陛下,现在恢复如何?”云扬问道。

        “现在吾已经恢复一成实力!”

        鹏皇自然感激不尽,满口子的道谢连连:“多谢云尊大人相助。”

        “既然各位大有好转,我们换个地方谈谈合作的具体事宜吧?”云扬道:“远方有妖气升腾,应该是龙凤两族的强者到来了。”

        “合该如此。”

        鹏皇皱眉道:“那咱们到何处去谈呢?”

        这谈判的地方,可是大有讲究的。

        是在你这边?

        还是在我那边?

        一般来说,在谁这边,就代表了此次谈判的强势一方,往往能够在谈判中占据主导地位。

        鹏皇无疑是在犹豫。

        因为去云扬那边的狐皇城,鹏皇打心眼里是不愿意去的,鹰皇刚刚陨灭,再睹物思人,忆及狐皇猫祖,难免心伤更甚,再来也是心中多有顾虑,云扬再怎么说也还有狐皇这层渊源在,什么话都好说些,可要是对上东方浩然,甚至是被东方浩然等人起了歹心,那可是连逃都逃不掉。

        但若说回自己老巢,或者另外找个妖族的地方,又恐怕云扬不放心。

        云扬见状心中反而更见笃定,妖族的强者居然对这个也顾虑,无疑证明了对这次合作的看重程度!

        “诸位是狐皇的兄弟,凑巧我也是,那就是一家人了。”云扬笑了笑:“不知此处距离哪位陛下的领地近些,咱们去哪边就近相谈,最是便宜,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能少耽误一些就尽量少耽误一些吧。”

        听到狐皇,听到兄弟二字的鹏皇脸色顿时有些讪讪的。

        看看人家多敞亮,看咱们……处处显得小家子气。

        红着脸说道;“要不咱们就去狼皇的领地吧……咳咳咳……”

        满目尽是厉色地看了众兄弟一眼。

        一会不准丢脸!

        众位皇者都是低头咳嗽,很是有点惭愧的意思。

        “还是我带你们飞行吧,烦请狼皇陛下指个方向。”云扬感觉着已经恢复了五成的修为,微笑说道。

        “好。”

        云扬摇身一变,竟然化作了鹏皇的模样,更是卷起滔天妖风,裹挟着鹏皇等合计七十来位妖族高手,呼啸而起,就在大海之上,扶摇纵横而过。

        鹏皇等又是好一阵的瞠目结舌!

        因为云扬此际变幻化身的鹏皇,众妖纵使使劲儿的检测,也没能感觉出来半点异常!

        活脱脱就是鹏皇本尊,显临在此。

        一个个都是心中感叹:难怪人家云扬当年以圣尊修为纵横妖族内陆却无妖发现察觉,原来人家的确是有这样的雄厚本钱,如之奈何!

        鹏皇更是连眼珠子都几乎瞪了出来:我真不是在照镜子么?

        远方风云呼啸,一队银龙,一队金龙逶迤飞来,正与云扬等打了一个照面。

        所有龙族高手同时站定,齐齐鞠躬行礼:“见过鹏皇陛下!”

        云扬不理不睬,冷哼一声,径自飞掠而去,将一众龙族高手晾在那里,面面相觑。

        不得不说,妖族的众位圣人都是感觉心胸一阵畅快!

        这帮孙子,就该这么对待,跟你们说话,我呸!

        所有冒出海面的水族,在冒出头来的那一刻,直接被云扬镇压到底!

        这一路过去,整片海域,满目尽是白肚皮翻腾,连普通带修者,至少数百万海族惨遭毒手!

        海面上面的尸体,白花花的一眼望不到头!

        妖族诸圣个个咬着牙,一脸解恨!

        该死的,就应该这样屠戮,我为什么没早这么干呢?!

        杀得还是太轻,杀光才好!

        身后,一群的海族高手跳出来破口大骂:“既然已经结盟,前仇尽消,为何又要突下杀手?!鹏皇,你忒的不当人子!”

        云扬哈哈狂笑,不理不睬,悠悠而去,不疾不徐!

        很明显,无言的态度只有一句话:有本事,来追老子啊!

        海族高手并无人追来,一个个却是咬牙切齿,几乎气破了肚皮!

        …………

        <本章六千字,将昨天稍作弥补。兄弟们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