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局为重!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大局为重!

        纵使海皇的这一手寂灭之箭因为针对目标太多,过于分散,令到其杀伤力有所折扣,但虎皇等一干兄弟,却也是致命重伤。

        纵然可以侥幸不死,甚至现在还有短暂的意识清醒,但这只是暂时的,若是不及时针对治疗,他们立即有百年以上的时间元魂接近寂灭的昏迷,日后醒来后,起码三千年的时间无法恢复到应有实力,在恢复的其间,本身实力连最盛之时的百分之一,也是不具备的!

        至少一万年的休养,才有可能完全恢复,而且就只是有可能而已。

        但这万年岁月,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海皇这搏命的一击,战果端的辉煌空前,几乎令到大半的妖族顶峰强者倾覆于此。

        鹏皇等犹要重创当场,昏迷不醒。

        更不要说那些妖族的低阶,中阶圣人们,全都在寂灭之箭之下,当场身死,身死魂消!

        连挣扎一下的余地都没有了。

        眼看着海皇飞了下来,去抓镇海神杖了,鹰皇的眼睛一下子变得通红!

        难道牺牲了这么多,镇海神杖还要被抢回去?

        海皇下来,这么多的兄弟们,没有半点自保之力!海皇会放过?

        “唳!”

        “不要!”

        左近的鹏皇脸色惨变,显然意识到鹰皇将要做什么了,但闻鹰皇骤发一声长鸣,突然间身上轰的一声熊熊燃烧起来炽白色的火焰!

        他本来委顿于地动弹不得的身子,猛地腾空而起,向着海皇凶猛的撞了过去!

        浑身上下尽都燃烧起炽白火焰!火焰越来越是炽烈!

        鹰皇决绝的眼神,看着空中。

        一往无回!

        重伤的鹰皇最后的灵魂,元魂,尽数在这一刻燃烧!

        海皇下落,鹰皇上冲。

        眼见着海皇神威至此,海族其他强者根本就不敢上前,万一惹起海皇疑忌呢?

        要是给自己一下子刚才那攻击呢?!

        是故此际来收取神器的,就只得海皇自己,等看到鹰皇决绝的飞了起来,龟丞相等想要上前,已经晚了。

        鹰皇与海皇在距离山头百丈的地方展开了接触,最极端最直接的接触。

        彼此近在咫尺,鹰皇以最后的清明,清晰地看到了海皇的眼中恐惧:“不要!”

        不要你麻痹!

        鹰皇一声怒吼:“跟我一起走吧!杂碎!”

        轰的一声,两位皇者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鹰皇身上的炽白火焰,瞬时暴涨,席卷海皇!

        山头上仅有保持神智清明的鹏皇,蓦然闭上了眼睛,不忍见鹰皇的最后一击。

        这时,天边传来一声大吼:“住手!!”

        正是凤皇的声音。

        他刚刚突破屏障赶来,但已经来不及,为时已晚。

        场中唯余鹰皇一声豪迈的大笑响动:“镇海神杖,是妖族的!!”

        轰……

        一团光芒,在空中猛然爆炸。

        鹰皇催动生命本源决绝自爆,宛如从空中升起的一颗明亮太阳。

        鹰皇恨极气极,决走极端,这一爆当真全无任何保留,连自己的内丹,元魂,肉身,神识……所有的能够加得上的力量,尽数融于这一爆之中!

        这一次自爆,不但没留下予己的余地更加不予对方余地!

        除了鹏皇等躺在这里的这座山之外被鹰皇刻意保全之外,其他的周边四座大山,全部随之化作灰烬!

        汹涌海水,滔滔流出。

        但此刻,已经没有人在意这个!

        所有海族强者,全都是失火落魄的注目于这一幕。

        这一连串的变故,先是多位圣人强者接连陨落,然后是海皇施出终极禁招,覆灭妖族顶峰战力,然后又是早先重创垂危的鹰皇,决走极端,以自曝针对海皇,这……

        真是他么的刺激,太他么的不真实了……

        爆炸的强烈光芒之中,海皇巨大的躯体在翻滚着,身躯不断地破碎,惨叫声不绝于耳,八条手臂,尽皆离体而去,还有那两条腿,也化作了星光点点消散……

        还有那三个脑袋,此际已经不见了两个,仅余的一个,也在散发出星星点点的漂散光芒。

        最后,仅剩的那一个脑袋连带半截身体,在炽烈的白光中惨嚎,挣扎之余,鲜血淋漓地掉落入大海之中……

        人影一闪。

        凤皇与妖皇终于感到了,降落到了那山头之上!

        两皇照眼一看当前的惨烈局面,都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用说别的。

        光是鹰皇自爆之前那一声大吼,正在地上悄然散发出黄光的镇海神杖,还有现场的惨烈……

        凤皇与妖皇几乎瞬间明了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争夺镇海神杖的结局!

        但两位皇者却有一件事想不通:镇海神杖不是一直都在海皇手中么?怎么还能闹出一个争夺来?

        这缺少一个过程,或者说契机吧……

        “凤兄!”

        躺在地上的鹏皇眼中血泪崩飞:“记得为鹰报仇!”

        “为鹰报仇!”

        虎皇,豹皇等齐齐椎心泣血的叫:“为我等报仇!”

        “凤皇陛下!”

        龟丞相佝偻着身子,突然噗的一声跪倒在凤皇面前:“恳请陛下救回我皇一命!我们海族,从此唯妖族马首是瞻,再不争夺镇海神杖!”

        海皇的脑袋和半截身体掉落大海,浮浮沉沉,然而那白炽火焰还在燃烧,其身躯还在崩碎。

        大家都看得出来,若是没有顶级强者救援,消掉鹰皇自爆之威,也就是那白炽火焰,海皇必死无疑!

        他先与云扬全力战斗一场,然后又与鹏皇等拼命一场,更牺牲了九成的神识元魂之力,再被鹰皇全力自爆冲击……

        纵使那个时候的鹰皇已经是强弩之末,但灵魂本源的自爆威能,仍旧足以将已经只剩半条命的海皇一举带走!

        海皇乃是海族之皇,最高领导者,亦是海族中修为最高者,即便此次受创沉重,但海族一旦真正失去他,将永远失去在妖界的话语权。

        现在镇海神杖已经在妖族手里,龙皇凤皇一到,就再也拿不回来,这是事实!

        所以龟丞相当机立断,提出海族愿意全面臣服,并让出镇海神杖为代价,换取海皇生机!

        凤皇脸上的肌肉在激烈的抖动踌躇,眼神亦在不断的变幻。

        地面上,原本奄奄一息将近濒死的鹏皇等拼命地昂起头,椎心泣血:“凤兄!不能啊,不能啊!小鹰已经去了啊!”

        “绝不能让小鹰白白枉死,不能啊!”

        此时此刻,鹏皇等人已经是在哀求了!

        自己等人已经失去了再战的力量,且即将陷入长久的昏迷,纵然有心亦无能力!

        但兄弟不能白死!

        海皇,必须要为鹰皇陪葬!

        而现在的情况简单明了,只要凤皇与妖皇不插手,海皇就死定了!

        所有重伤皇者,一个个眼睛里如欲喷出血来!

        鹰皇豁尽性命引爆的自毁之火岂是易与,绝不是气空力尽的海皇所能应付!

        事实亦是如此,在海面上浮浮沉沉的海皇身体承受白炽火焰持续燃烧,已经快要燃烧殆尽,这会就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躯体,还有半拉脑袋,此刻甚至连嘶吼惨嚎的声音,也已经发不出来了。

        鹏皇等痛快的看着,眼中全是快意。

        死吧!

        为我兄弟殉葬!

        “凤皇陛下,妖皇陛下!”龟丞相重重扣头,连连哀告:“凤皇促成两族合作,共举灭世之策,彼此释出善意诚意,吾海族的百亿海众生灵,已经准备妥当,反攻玄黄壮举,只待妖皇一声号令……两位陛下又得妖祖传承至宝镇海神杖回归,一统玄黄在即,何必要因为一时冲动,而耽误了大局呀!”

        “陛下,妖族覆灭玄黄人族才为当前重点,海族今朝复为妖族,便为陛下子民,怎不予吾族一点宽容?!陛下,大局为重啊!”

        凤皇半边身子在激烈的颤抖。

        妖皇深深吸了一口气,腮帮子都在哆嗦,转头看着凤皇:“凤兄,这……”

        凤皇太熟悉妖皇了,从妖皇的眼中,分明的显示着,妖皇心动了。

        他要救海皇,成就更高伟业,囊括了海族之后的妖族共主!

        凤皇闭上了眼睛。

        从理智上来说,他完全能够理解妖皇的选择。

        此役战果惨淡,鹏皇等七十多位妖族圣人强者,竟都被寂灭之箭射中,失去了战斗力,最少,在之后万年岁月之中,是完全指望不上了,至于此地其他的半圣与圣君,早已尽数陨灭。

        这股力量,至少就当前而言,已经是彻底的丧失了!

        而这股战力,堪称是妖皇凤皇之下的最精锐战力,就这么的失去了!

        眼前正值妖族意图覆灭人族之霸业关头,骤然失去这股战力,势必令到战局失去平稳!

        那么该如何挽回这笔损失呢?!

        只要收编了海族就可以了,海族虽然也在此役中损失莫甚,但其主力,还足够完整!

        在大战前夕,身为王者,岂能因为一时意气,枉顾大局?非要将盟友得罪死?

        尤其是镇海神杖已经到手了,海族重臣更声言俯首称臣的当下啊!

        更有甚者,龟丞相代海皇承诺,海族复归妖族,这可就意味着已经十五万年不复妖族的海族重归妖族旗下,自己这个妖皇的身份,更进了一步!

        这是足堪辉耀古今的功绩,怎能因小失大!

        凤皇叹了口气,缓缓地后退一步。

        在鹏皇等由快意转为失望,再由失望转为绝望,乃至心死的目光注视之下,妖皇踏前一步,一声龙吟震撼高空,随即,一片辉煌的生机,轰然洒落。

        那生机过处,一条翩然金龙蓦然出现在空中,喝道:“开!”

        满目清氛流动,将那仅余的白炽光焰尽数摒弃分隔,那一片清氛夹杂着无限生机,尽数注入海皇已经支离破碎的身体里。

        随着白炽光焰被隔离,生机清氛流溢海皇周身,天际金龙再度张口,一道金黄的光芒,继清氛之后也落到海皇身上。

        妖皇的想法很简单,龟丞相誓言海皇将携海族复归妖族,便是自己麾下,而自己既然决定要出手,那就不妨做得彻底些;不仅要将海皇救下来,还要帮忙恢复一下。

        这才能显得自己妖族之主的辉煌大气,平易近人。

        无边的生机,就那么源源不绝地注入海皇残破身体里面……

        地面上。

        鹏皇等七十多位妖族圣人,木然的看着这一幕持续,一个个的尽皆面无表情,唯有眼中泪水却是滚滚而落!

        自己等人在这里被打得不能动弹,鹰皇为了兄弟们,毅然自爆,保住了大家,更成功地保住了镇海神杖!

        如今,他的牺牲变得毫无意义!

        一代皇者,连一个垫背的都没捞到,本来都已经靠自己拼死将海皇打废了,打残了,马上就要打死了,同归于尽了……却又被自己效忠的主子救了回来。

        还有什么可说的?

        无数的重伤妖族,瞬间只感觉自己的心,彻底死寂!

        鹰族仅余的六位圣人强者反而没有流泪。

        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

        眼神灰暗,垂下头去。再也不看妖皇一眼。

        ……

        凤皇一闪身,落在众人面前,将一片红色光晕,亦是蕴含绵密生机,好似不要钱一般的挥洒而出,向着众妖身上笼罩而去,同时轻声叹息道:“鹏兄,你们要理解一下,这也是不得已……”

        虎皇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却被鹏皇咳嗽一声制止,鹏皇深深垂下的头轻轻抬起,脸上已经是一片平和。呵呵一笑道:“凤兄无须多言,我们懂得,我们懂得。为大事不拘小节,为了妖族千千万万年的大业,些许牺牲,不过末节。这不是我们耍小性子的时候。”

        雕皇的嗓子呼哧呼哧的响了一阵,在鹏皇的严厉目光逼视之下,也转为一脸笑容,嘿然道:“此次开启灭世策,势必与人族决战,大家一早就都有准备,为了我们妖族大业,有所牺牲在所难免,我老雕虽然说不想死,更加怕死,但若是真轮到我,也没什么所谓,都是为了妖族嘛。”

        豹皇道:“是啊是啊,妖皇陛下的雄图大略,深远眼光我们都有眼见的,的确,现在就应该以大局为重。只是……凤兄啊,我们只能很惭愧的说一句,我们接下来再帮不了兄弟们了……大战之前居然因为意外当了逃兵,实在是……哎,不知道说什么了。”

        ………………

        《今天是姑姑八十七岁大寿,喝了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