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嫁祸!

第五百八十六章 嫁祸!

        眼见云扬逸走,海皇疯魔一般地追了出去!

        “拦阻他!”

        “给朕拦住他啊!”

        海皇拼命的怒吼着,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闪电,在他身后的海族强者们也都勉力挣扎站起身,除了那三位最倒霉脑浆迸裂还未恢复过的圣人级数海众之外,余者尽都不顾自身修为还远远没有恢复,全都是歪歪扭扭跌跌撞撞的跟了出去。

        在场所有海众,有一个算一个尽都心急如焚,胆战心惊。

        镇海神杖,妖族传承了偌久岁月的不世神器,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抢了!

        而且还是在将近三十位海族顶峰强者的眼底下,被抢了!

        这件事,简直就是听一听都感觉荒谬,只做笑谈!

        但,偏偏就发生了!

        云扬狂风一般冲出大殿,迎面就撞上了一队足有数千人的海族武士。

        云扬二话不说径自撞了进去,完全没有抗衡余地,承受云扬正面冲击的数百武士直接被撞得化作了漫天碎肉,而云扬这一撞,却是从这数千人队伍之中生生撞出来一条血胡同,满目尽是淋漓鲜血,血洒长空。

        这一切来得实在太过变生肘腋,那队海族武士修为实力远远不及,根本就还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云扬已经夺路闯过了,跟着又闻轰的一声脆响,却是云扬去势有余未尽,直接冲破了水中屏障,进入了茫茫大海中。

        云扬勉力逃出海皇城范畴,还未来得及道一声侥幸,却倍觉沉重至极的创伤与无力感油然袭来,他情知自己此际尚未算真正脱身,半点不敢放松心神,强催水相神通,又再度将自己化作了一点水滴,向着上方快速前进!

        总算刚才诸海众联手催动的镇海神杖威能仅止于方兴未艾,便即被云扬一刀中止,否则此刻化水逃遁,只怕都要作茧自缚,作法自毙!

        海皇追踪云扬几乎就是身前身后的冲出来,却已经不见了云扬的踪迹,又是一声厉吼,海皇化相陡然间出现,却是三头八臂的娜迦真身,一道凛然光幕,瞬间笼罩海域。

        目光所及的海水尽数化作了碧海蓝天的结合体。

        合该满目碧海中有一点白色光鲜,好似飞一般向着上方急疾冲去。

        “他在那边!”

        “海族总动员令!”

        “不惜一切代价,抓捕云尊!”

        “所有圣君圣尊圣人,全部出动,不惜代价,不计伤亡!”

        “封禁海面!”

        “封禁海水!”

        “务必要将云尊灭杀在海水之中!”

        海皇一边向着海面急冲,一边连连下令。

        令行禁止,随着海皇之令,整个大海都动荡了起来。

        无数的海族强者,纷纷分波踏浪,撕裂虚空与海水,直扑海面,声势之隆,前所未见。

        一时间,整个大海好似开锅一般翻腾了起来。

        ……

        鹏皇等犹自在山顶守卫,提防云扬再来搞破坏。

        正自无聊之间蓦然看到整个海水都发出了绚烂金光,然后很快就熄灭了,随即又再次发出更耀眼的金光……

        “海族疯了,这是接连两次的催动神杖威能!?”

        众位皇者对于眼前所见表示了万二分的不解起来。

        再过片刻之后,就看到海水好似开锅一样的翻腾起来。

        这又是闹哪一出啊?!

        “难不成竟是发生了大战?”

        鹏皇鹰皇等都是目不转睛的关注着,心中还生出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看来海族的这帮家伙是出大事了,该!

        嗯,就是不知道是某个海族巨头觊觎海皇握有镇海神杖,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什么变故呢?

        就在诸皇凝目专注之际,但见下方海水轰然爆炸一般的四散分开,一道若隐若现的白光,裹挟着无量海水,冲天而起。

        就只得一闪而过,旋即就在半空中消失不见了。

        几乎不差先后,一道三头八臂的伟岸身影,同样裹挟着滔天海浪,也飞一般冲了上来,一声惊天暴吼:“云尊!留下神器!”

        径自冲到了空中之上,大打出手,四方开杀。

        那伟岸身影立身的空间左近,分明没有任何人影,但海皇就那么狂轰乱炸一般的连出猛招,似乎在与一个隐形人在战斗。

        再片刻之后,海面上又有许多的海族强者冒了出来,数目之多,仿佛所有海族强者尽皆汇聚一堂,齐集一地,声势空前。

        蓦然,随着天际海皇的一声暴喝,空中传出来一声隐隐约约的闷哼。

        一道身影,终于显现身形。

        真是云扬,踉踉跄跄的连连后退,遍体鳞伤,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几乎都找不到好肉。

        鹏皇等诸皇眼见这一幕,尽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这位玄黄云尊还真是胆大包天,居然真跑到海底下捣乱去了。

        只是……他到底做了什么?

        居然让海皇以这般疯狂之姿,豁尽老命一般的找上他呢!?

        之前那么严重的破坏,海皇也只是仅限于指挥,并未亲身出手,如今不仅动手了,而且还动用了本身法相真身,刚才那一连串的攻击更是尽出自身极招,端的是什么都不顾了,招招都是与敌偕亡。

        端的不计代价,不惜一切!

        还有那一众的海族顶峰战力,一个个的全都一副是元气大伤重伤未愈的样子,站都站不稳的款,居然还都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

        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云扬一口就活活的吞了一般,这得多大仇,多大怨恨,才能至此!

        眼看着云扬被从空中打了出来,再到被数十位圣人级别强者群起围攻,一共也就不过一眨眼不到的时间!

        这等架势,连鹏皇看了都要感觉心底发寒,冷汗遍身。

        这要换成我……这时候恐怕早就被打爆了吧?

        眼看着云扬在空中长啸连连,鼓勇奋战不息,鹏皇等眼神复杂莫名。

        纵使心中再如何的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在,这个曾经以圣尊修为在妖族贩卖各种果实骗人捞好处的玄黄云尊,此刻已经成长到自己各位妖族皇者都望尘莫及需要需要仰视的高度了。

        他的修为,已经不仅仅是低于凤皇妖皇,而是足堪并驾齐驱,不落下风了!

        此时此刻,以一己之力,力抗海族以海皇为首的将近六十位圣人群起围攻,尤能负隅顽抗,努力挣命!

        纵使浑身伤痕,纵使伤势沉重,纵使只得防守之功,全无还手之力,但纵观整个玄黄界的所有强者,都不得不承认;云扬已经是与妖皇、海皇、凤皇,这站在最最巅峰的强者站在同一高度的盖世巨擘了!

        “云扬现在这是已经彻底成了气候!”

        鹏皇语气尽是唏嘘意味。

        回想这位玄黄云尊一路走来,勇猛精进,就连他这位一族皇者都要忍不住予以赞叹。

        不过圣尊级数修为,化身进入妖族,搅动风云,把整个妖族搞得天下大乱,内部更呈分裂之势。

        承受妖族封天禁法,满天下通缉之余,犹自安然无恙返回玄黄,之后再次到来,便已经进阶成就圣人层次;这一来就没有再回去,一直就在这边捣乱,与鹰皇战,与凤皇战,与虎皇战,与豹皇,现在又与海皇战……

        每一战,都是九死一生的极端之战!

        即便妖族圣人级数修者不在少数,但还真没妖有云扬这么丰富的同级战力对战经历!

        完全可以说,这位玄黄云尊在妖族的经历,每一时每一刻,都是在拎着脑袋玩命。

        这么多次危险,这么多次的冒险,这么多次的极端对战,鹏皇等一想起来都不禁要觉得浑身大汗,不寒而栗。但他却就一路这么走了过来!

        没有陨落,就这么一路成长到了现在!

        “玄黄云尊,不愧是一代人杰!盖世天骄!吾不及也!”

        鹏皇忍不住叹口气,想起自己,是不是这些年过得太过于安逸了呢?

        ……

        即便身负重创,即便体力已经损耗殆尽,云扬仍旧运刀如飞,刀光便如冷电横空一般,在长空中纵横来去!

        围攻云扬的一众海族强者每一个的身上都难免出现无多伤口,鲜血喷溅不已,不断从空中洒落!

        然而云扬的不屈不挠,并没有令到所有海族强者有任何的退让,所有的海众此际都如同疯了一般,高呼酣战,绝不退缩!

        云扬的形势不免越来越是危险,越来越恶劣起来。

        自从出了海面,无论是云扬还是海族高手,就再也没人说过一句与这场大战相关的话题。

        在旁冷眼观战的鹰皇突然眼睛一亮:“海皇刚出来的时候,急怒攻心之下,曾经说了一句:云扬,放下神器!难不成云扬竟是盗窃了海族的什么神器,这才引动了海族的大举围杀,不死不休?”

        他的眼睛越来越是亮了起来:“那……云扬夺走了的神器会不会是镇海神杖呢?!”

        说到镇海神杖四个字的时候,鹰皇的身躯竟压抑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鹏皇虎皇等的目光也如探照灯一般亮起来。

        这世上,一共才几件神器?

        能够称得上神器这两个字的,貌似……目前来说,只有一柄?

        又是轰然一声巨响。

        云扬的身子在半空中如同断线风筝一般的飞了出去;一路倒飞,身上仍自呼呼呼的不断增加着新伤痕,不过是一瞬之间,新伤痕就又多了五六十道!

        云扬拼命也似的怒吼一声,紫气横天,紫玉箫轰然再现,这时却再不琢磨施出什么招法,尽都归于暴力反扑,却是将一位高阶圣人的身躯拦腰打断,自中断裂,一击得手之余径自怒喝道:“海皇!你就算是今天杀了我,那镇海神杖却也休想要拿回去!!”

        他倒退的方向,赫然便是鹏皇等这边。

        海皇勃然暴怒:“你找死!”

        自这场围殴开始以来,他一直以最凶猛的攻势压制着云扬,让他连喘气的功夫都找不到,更不会有时间说话,为的不外就是不让他开口说话,形成额外的变数!

        如今,这家伙明明已至是强弩之末,随时可能败亡,却偏偏被他找到了这么一个机会!

        而这一句话,却可能造成倾覆这一战结果的可能性!

        果不其然,随着云扬一句话出口,彼端山头上观战的不下三四十位妖族圣人,一个个的眼睛都瞪得溜圆,一瞬不瞬的照看,好似唯恐错漏了任何一点点的信息。

        下一刻,一直在袖手旁观的鹏皇一声长啸,率先腾飞而起。

        几乎在同时,鹰皇等也齐齐飞身而起,急疾而往,接着虎皇豹皇也尽皆动作……

        无数的妖族强者,一窝蜂的扑了过来。

        海皇见状狂怒万状:“鹏皇!你们要做什么?!”

        鹏皇厉声笑道:“做什么?主持一点公道罢了,吾等看着你们以多打少,仗势欺人实在是有违道义,吾等替天行道啊!”

        海皇暴怒道:“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么?你们这是在相助人类,难不成你们要引起海族与妖族大战不成?现在可是两族合作时期!你们这般行事,是源自妖皇的授意么?”

        鹏皇哈哈大笑:“朕何时意欲破坏两族合作了,这云尊虽然是人族,却也是我们妖族狐皇与猫祖的结拜兄弟,自然也是吾等的故旧,无论如何,我们怎么要给那两位兄弟的一点面子,不能任由他们的兄弟让你们以众凌寡,一朝陨落!”

        说话间,众妖皇距离云扬已经不远。

        云扬闻言哈哈大笑:“鹏皇鹰皇果然是我大哥的好兄弟,相信两位兄长身在九泉,犹自含笑。”

        这句话甫出,鹏皇与鹰皇狐皇等人脸上尽都是通红之色。

        事态紧迫,实在没有强行介入的借口,诸皇迫于无奈使用狐皇的名头,心底本就难受,再被云扬言语刺激,心底酸楚更甚。

        云扬此际脸色惨白,一身玄气早已经所剩无几,勉强还在运转的生生不息神功,也已是举步维艰,当真是坚持不下去了,急需一点点的喘息时间,否则又岂会出此下策,引诸妖皇来到左近。

        随着鹰皇等妖族皇者强势介入,海族攻势虽然仍在继续,却到底是受到了影响,仍旧被围攻的云扬总算是多了一点喘息余地,大抵是三方陷入了一种很微妙的僵持状态,

        眼看妖族诸皇即将介入战局,海族又气又怒,不知是否该分兵拦阻妖众,明明已经气空力尽,勉力维系的云扬,突然将仅余的最后力量,尽数爆发了出来,非但将周遭围攻者逼退,其人更直上九天之上!

        云扬看似脱困,实则不过昙花一现的无敌瞬间,这一击已经消耗掉了仅余的玄气功力,根本无力远遁,甚至即便略有余力,同时面对多位以飞行著称的禽属妖皇,何能幸免?!

        下面,妖族海族的强者,一同悍然冲来,目标直指云扬,杀机四溢。

        然而,云扬又岂是妄然动作之辈,刚才那一下自然是有为而作,但闻其一声长笑:“哈哈哈哈……这镇海神杖既然我带不走,那就交给你吧,鹏皇,不光是因为你对我援手,还有你尚记得狐皇二字!”

        %……

        办公室音响没声音了,我找人来修,修了一下午发现,线路全搞了一遍,然后连上电试试,发现原来是停电了……

        我这个无语。

        我不懂也就罢了,氮素……你修音响的居然也不懂……我就感觉这简直是太奇葩了……

        最后还付了一百块……

        好几个小时了,我到现在还没郁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