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再次谋划

第五百八十三章 再次谋划

        云扬这一次回归,耗时良久。

        镇海神杖的效能可非止是将海水完全化作了平静的湖面,而静抑海面一下一切威能影响,而且威力至今仍存,即便云扬尽展水相神通,化为水滴之后已与大海海水无异,却仍旧只能遵循浮力本身特性点滴上浮,不能一下子浮出水面。

        不过这也就是云扬的水相神通跟脚亦是不俗,其他的玄黄界秘术,在那镇海神杖的威能笼罩范围,妄自造次,恐怕早已引祸上身,作法自毙。

        云扬以小水滴的状态从万丈海底缓缓上浮,前后足足耗用了两天的时间,这才重回到了水面以上;甫一脱离海水范围,云扬即时迫不及待的化身风云,直到置身于高空之上,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种浑身粘稠阻滞,受制于人的不舒服感觉,终于消失尽净了。

        对于云扬而言,已经许久许久没不曾有过这种生死不由自己掌控的状况了!

        而那镇海神杖,就给了云扬这种久违的感受,就只是一击,已经深植云扬心底,难以磨灭!

        云扬可以断言,那镇海神杖的级数绝对要高过紫玉箫不止一个层次,更在自己的天意之刃之上,虽然天意之刃未来可期,但就现阶段,断断无能负荷此杖一击!

        或者……或者当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再进一层,才有可能令到天意之刃更添对抗那神杖的底蕴。

        云扬一番凝思之余,蓦然想到此刻距离自己此次动作之初已经过去好久,赶紧回去告知众人当前状况才是正经。

        云扬心念一定,以风云之姿,极速狂飙,向着狐皇城进发。

        ……

        “镇海神杖?”云扬听完东方浩然对镇海神杖的描述,眼中陡然爆发出夺目的精光。

        连话也没有说几句,径自急疾而去,就只留下一句——“我再出去一趟。”

        话音未落,某人又再度化身风云,却到了空中。

        然后,又再极速狂飙飞回到了海上,却没有进入海中,毕竟现在海中是否尚有那镇海神杖的威能留存尤是未知数。

        云扬身子一闪已经来到了海岸边一处较为隐蔽的所在,遥遥观视正自位于山头上驻防的鹏皇等妖族皇者们,云扬观视良久,却又缓缓升空,重新立身于云层之上。

        如此大费周章的再三变换自身所在位置,却是持重谨慎,现在妖族上下,必然如惊弓之鸟,对于空中地面每一个地点每一个角落都要万二分的警惕,云扬有为而来,自然要确保自身的绝对隐蔽性。

        云扬再化风云,将自身神识以最细微的方式点滴弥漫而出。

        他此番动作端的是小心万状,完全不敢大范围撒出,转而采用一种若有若无,只保留了一丝丝精神力,监控着下面。

        鹏皇等可无一是弱者,一旦被发现,云扬势必又要面对一场苦斗。

        苦斗一场云扬倒是无惧,但是现在,火拼无济大局,窥破对方虚实底蕴破绽才是关键。

        下面,鹰皇和鹏皇正在传音交流,稍倾,虎皇与雕皇等也纷纷加入了传音。

        “那镇海神杖……”

        “……必须要拿回!”

        “绝不能将之留在海族,绝无此理。”

        “凤兄现在肯定也在急疾筹谋此事……只是一个名分的问题不好解决。”

        “这说的也是……哎,鹰兄,若是你拿到,你会交出来给妖皇么?”鹏皇突然想起来凤皇说的那句话。

        拿到了,端的是未必舍得交出来啊!

        鹰皇没说话,只是“嗤”了一声。

        “你呢?”

        “嘿嘿……”

        虎皇的回答最是实在:“若是一万年前,我多半不会犹豫,利马就会交出来,我的东西就是我兄弟的,反之也是一样……若是十天之前,为了所谓的大局,我仍旧会考虑交出来。但是现在么……”

        虎皇摇摇头,唏嘘一声。

        众位皇者都是清清楚楚这句话的意思,甚至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一万年前,猫祖的事情发生。

        十天之前,狐皇与猫祖在自己等人注视之下战至陨落。

        而这两件事,都与妖皇有关。

        众位皇者不再说话,良久良久之后,鹏皇深深叹息一声。

        卓立在山顶,看着山下滔滔海浪,喃喃道:“我现在突然感觉……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没有意思,很没有意思。”

        兄弟几个都是一阵冷笑。

        “不过是为了麾下亿万子民存续而已……若只是我自己……嘿嘿……妖皇,又能怎地?!”

        虎皇再度开口所说的话堪称疯狂:“若是把他当兄弟,他就是妖皇;不把我们当兄弟,他屁都不是!”

        更重要的是,虎皇这句话并不是用的传音,而是直接说出了口。

        “噤声!慎言!”鹏皇眼睛一立,怒道:“这种话也能是随便说的?!”

        虎皇粗豪的脸上满布不以为然:“谨慎什么?若是哪一天我突然陨落了,或者在场的兄弟们突然陨落了……想说话,都找不到说话对象了!”

        几位皇者都是叹息。

        “凤皇去通知妖皇了。镇海神杖的归处,定然会有个说法的。”鹰皇宽慰的说道:“咱们还是等一等再说。”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几位皇者突然有一种炸毛的趋势蠢动。

        “凤皇与龙御天向来就是一个鼻孔出气,有啥事情,都是他们俩商量决定,咱们兄弟们,几时参与过商量?从来都是定下了才告知我们去执行……特么的,说是兄弟,道是盟友,一个妖族……咱们在他们眼中到底算个毛线?不过是打手而已!”

        豹皇狠狠吐了口唾沫:“老子修炼十几万年,在族群中一言九鼎,就只是为了给他俩当打手?真特娘的憋屈,越是这么想,越是感觉啥也不想干了……”

        “一切为了妖族大业,千秋存续!”鹏皇沉声道。

        虎皇嗤之以鼻:“妖族大业?我问你,就算彼时真正打下了玄黄界,是谁说了算?是谁坐这玄黄共主尊位?!”

        这句话一问,在场的几位皇者尽都不吭声了。

        是谁说了算?是谁坐这玄黄共主尊位?!

        这个问题完全不需要答案。

        最少最少,不会是我!

        诸皇的这番交流,早被云扬偷听到了十之七八,通过部分脑补,云扬迅速得出了妖族内部不稳的现况,不禁眼光直闪,浮想联翩。

        云扬暗自盘算,若是再次搞一把破坏,而且成功的话,除了能够进一步延缓灭世策的进度,还可能会更大程度上的加剧诸皇与妖皇凤凰的心结,妖皇凤皇不可能不追究诸皇一而再,再而三的驻防失利,不过……

        云扬又再仔细的观视了一下周围,心里盘算再三;此番驻防,妖族可谓是下了大力气的的,仅止于前后左右这几座大山,便有鹰鹏虎豹雕鹤各族高手至少百余,还有六位巅峰皇者能够在第一时间驰援……

        云扬明智的没有选择破坏,而是选择了悄然潜入了海水之中。

        搞破坏势所难能,倒不如找寻另外的方向,就在刚才,云扬意外的发现,神识探查海面不再如之前的那般滞涩,这代表了,那镇海神杖的威能效力正在消弭,同时还意味着,自己或者又有事情可以做了!

        “镇海神杖乃是当前妖族海族分歧焦点,见识见识还是很有必要的。”

        事实上,早在云扬听到东方浩然介绍此杖掌故的时候,心中就有了明确的打算,但他怕自己想太多,万一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反而白费力气,徒劳无功,现在不光妖族缺时间,己方更加的缺时间。

        而今意外听到了鹏皇等交流之后,才终于拿定主意。

        “镇海神杖,就是足堪干扰妖族海族合作的另一个方向!”

        正好镇海神杖所释放的威能效力渐渐消弭,云扬自然二话不说就下海了。

        此次下潜得很成功,一共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去到了海底三万尺的位置,再度接触到了海皇宫的封禁屏障。

        这是一个完全透明的屏障,在外面,就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海水,唯有破开屏障,才能看到海皇宫和海族高层的真正生活圈。

        本来这封禁屏障已经毁在了之前的漩涡龙卷冲击之下,但海皇归来,借助神杖之力,瞬间就又重立了屏障,这封禁屏障乃是术法之属,只要有足够的元功法力,重建殊非难事,更何况海皇还以神杖为辅,重建起来更是轻易。

        已经是二次接触这屏障,云扬仍是按照上次的方法,轻车熟路地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海族,施施然地混了进去。

        而眼前所见的封禁内里状况,一如云扬判断,上次来捣乱的后果,到现在也还没来得及收拾利索,几乎就是满目狼藉,哪哪都是正在忙忙碌碌清理垃圾,打扫场地的海族……

        咦?那是什么?

        云扬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因为他诧然地看到一帮海族正在抱着一个个的箱子,向着某一个方向前进,而那箱子里面的物事,赫然是一枚枚的内丹!

        一箱子的海族内丹!

        不,是许多箱,好多好多箱的海族内丹!

        …………

        <大家别急,最后一个情节了。直接开启决战自然最利索,但是少了铺垫的过程,反而看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