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双皇落幕

第五百七十七章 双皇落幕

        狐后站了起来,轻声说道:“传旨!”

        两位狐族圣人同时站了起来,躬身听令。

        “狐族一代皇者九尾白,于今日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族不可一日无皇。太子九尾玉克勤克勉,睿智过人,可承接狐皇之位,号……玉皇。”

        “遵懿旨!”

        “即日登基!”

        “是。”

        ……

        狐后躬身对云扬:“还请叔叔相助一臂,主持大局。”

        云扬愕然:“我?我可是人族,我若出面,只怕狐族难逃妖族诟病。”

        狐后惨然一笑:“妖族意欲灭绝我们狐族在先,狐族就只能束手待毙,才算不离不弃,忠于妖族吗?我可没有九尾白那么傻,现今唯有叔叔,唯有人族才能保全我们一脉……这一节,再无消多说……叔叔乃是狐皇猫祖结拜兄弟,亦是玉儿今日之后的唯一长辈。”

        “九尾白……一生纵横妖族,号称有无数的结拜兄弟,尽皆情深义重。但时至今日,就只得叔叔一人还在他的身边,请叔叔相助一臂,主持大局!”

        狐后,猫妃同时躬身,又再重复一句,最初之言。

        “……好。”

        云扬肃容应诺。

        “玉儿今日登基,三弟,若是此次……狐族最终能够过得去这一关,自然不用说什么。但是……若是过不去……”

        狐后凄楚的一笑:“嫂子……还不想死。我想要带着他,去人族,拜入叔叔门下。”

        猫吞吞道:“我们也是一样。”

        “还请叔叔千万答应。”

        “我本想着……这一次陪着他,轰轰烈烈战上一场……将这条命陪着他,也不枉了一世夫妻此生并肩。却没有想到,他还能留下……这么一点渺茫的希望,总算老天待我不薄。”

        “既然他还在,我们若是去了……以他现在的样子,恐怕……”

        狐后轻声道:“若是叔叔有所顾虑,我等愿意自废修为,陪着他一起重头修炼。”

        云扬慨然道:“嫂嫂说哪里话来。不管此战如何,我都担保你们无事,余生安稳。战后,我们便同归玄黄,进我九尊殿安居,平安喜乐,静待两位兄长归来之日。”

        “好,多谢叔叔厚谊。”

        ……

        到了第二天,狐皇与猫祖的盛大葬礼,在狐皇城进行。

        本来一代皇者的葬礼,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事,说大操大办都是一种亵渎,但是现在狐族已值风雨飘摇之秋,却委实是顾不上什么排场了。

        甚至连狐皇城的全城缟素,都是狐族子民自发而为,遍及全城上上下下每一个角落的痛哭声音,声震天地,尽是哀响。

        ……

        在稍远处的高空位置。

        多尊巨大的身影,随着狐皇城阖城痛哭而依次呈现——

        鹰皇,鹏皇,虎皇,豹皇,鹤皇,雕皇,狼皇……

        甚至连龙皇,凤皇这两位妖族最高决策者也都是默默的站在那里。

        遥望着满城缟素,聆听着震天哭声。

        这一个个妖族皇者,表情各异,态度各一,鹏皇等浑身颤抖,两眼通红,直勾勾的看着狐皇城中,恨不得亲身前往,送两位兄弟最后一程。

        彼端,两尊雕像在城中立了起来,正是狐皇与猫祖的雕像。

        金光闪烁,注目看去,却是两具金光灿然的棺材,随着满城哀声卓然而起。

        厚厚的乌云,从四面八方涌动过来,将整个狐皇城的上空尽数笼罩。

        适时,一道恢弘剑光冲天而起,强势突破厚厚云层,却是云扬纵横长空,披靡风云,厉声喝道:“两位哥哥,一路,好走!!”

        厚厚的云层之上,惊闻一声霹雳震天,又有无数电流窜动,纵横交错。

        刹那间雷电大作,风雨交加。

        云扬站在半空,浑身上下散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只手长剑指向西方天际。

        兄弟陨灭,我以此剑为他通开西天之路!

        这是妖族最高礼节!

        也是妖族兄弟间的最高情义体现。

        交情不到,根本没资格使用。

        想要获得这个指路的资格,非是陨落者生前指定,就是陨灭者全家,甚至是全族的认同才可以。

        鹏皇鹰皇等羡慕的看着空中凌空仗剑的云扬,眼中神色,都是黯然。

        妖族一族皇者的最后送行,竟然由一个人族完成,这是何等的可悲!

        但他们无言以对,无话可说,他们早已失去了送行的资格,连置喙的资格都欠奉!

        送葬队伍穿过狐皇城大街,向着城后狐族皇族的陵墓而去。

        这时,一道白光冲天而起。

        身着一身孝服的狐后,撕裂空间来到了鹰皇等面前。

        众多皇者同时脸上露出来局促之色,同时躬身致意。

        “嫂子(弟妹)节哀。”

        狐后冰冷的眼神,从在场众位皇者身上梭巡而过。

        随即冷冷淡淡的说道:“难得诸位皇者如此有心,前来观瞻妾身亡夫的葬礼,妾身代亡夫谢过了,真是荣宠备至,受宠若惊,各位有礼了。”

        鹏皇难受的说道:“嫂子……”

        “不敢当!”狐后立即出声阻止:“未亡人哪里当得起鹏皇如此称呼,可千万不要叫得这么亲热,若是狐族子民因此误会我与谋害亡夫的凶手有所勾结,我可是太冤枉了,还请诸位皇者嘴下留德,莫要逼人太甚。”

        鹏皇面红耳赤,一时间手脚无措,浑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嗫嚅几声,闭上了嘴巴。

        “今日你们本不应该在这里的,我尤其不希望你们在这里碍眼,相信就算亡夫死后有灵,看到你们在这里,也只会不舒服。”

        狐后淡淡道:“但妾身自知实力浅薄,无能让诸位离去,无能让亡夫安稳,这自然是未亡人的无能,与诸位无关。”

        “既然诸位已然来到,该当有为而来,未亡人身为地主,却有一事相求。万望诸位皇者能够答应。”

        说着,深深地鞠躬,久久不肯站直,就这么弓着身。

        凤皇咳嗽一声,道:“这个……弟妹,你且起身……你有话便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绝对不推辞。”

        狐后仍旧弓着身,沉声道:“凤皇陛下莫不是耳朵有问题,又或者是未亡人刚才说得不够清楚,未亡人不敢也不想再跟诸位皇者有任何干系,此次厚颜相求,已令妾身无颜相会亡夫于地下,凤皇陛下当真要如此相逼吗?!”

        凤皇苦笑一声,忍气吞声道:“弟妹……有话请讲当面,只要是我等能够做到的,绝无二话!”

        狐后冷冷道:“当然是你们能够做到,未亡人虽然无甚智慧,却也知道大家立场迥然,汝等锐意灭吾狐族之心昭然,岂是区区一个请求能够抹平的,我只请求你们……等一下在九尾白下葬的时候……你们每一位皇者大人,千万莫要再喊什么兄弟一路好走,来生再做兄弟诸如此类这样的话,拜托了!”

        “九尾白……他早已不是你们的兄弟,相信他在天有灵,也绝不希望被你们再叫上几声,凭的心塞……死了死了一切皆休,若是还要被你们的送行之言再生一回气,实在是不值当的。”

        “拜托了。”

        狐后蔑然地扫视过在场所有皇者,再发冷哼一声,不待诸皇有任何回应,径自转身而去。

        鹏皇鹰皇等满脸羞惭,深深地垂着头,虎皇更是几乎要哭了出来,抽着鼻子,嘴里嘟囔:“该死的凤皇……都怪这该死的凤皇……”

        他这话的声量半点不小,莫说在场的全是圣人级别高手,一个个的耳聪目明,即便是普通妖众,就他这么大的声音,众人也尽都听得清清楚楚。

        龙皇与凤皇森冷的眼神循声侧目而来。

        虎皇感到冰冷目光临身,愈发冲冲大怒,陡然爆发,厉喝一声:“看什么看?怎么滴吧?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又或者是冒犯两位的尊严,你们想把吾虎族也一道灭了?!”

        众位皇者登时为之瞠目。

        龙皇忍不住一瞪眼,倒也不是发怒,实则却是有些诧异。

        虎皇怒道:“你瞪什么眼?好好地几万年的兄弟,为何会走到这一步,你心里没点笔数,哦?要不是你那个王八蛋一样的儿子,还有你这个混账老子,妖族大势能走到这地步吗?弟兄们之间的情谊能到这步么?狐狸和猫能到这步吗?”

        龙皇一时无语:“……”

        “如今,兄弟们逐渐凋零,我们这些还苟活着的,竟然连兄弟的葬礼都不能去参加,连句兄弟都不能叫,我们还要哑口无言,无言以对……我这心里憋屈,难受……你瞪什么眼?你有什么资格冲老子瞪眼?!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你的淫根,你的所谓尊严!”

        虎皇说着说着,竟至痛哭失声:“我狐狸哥……就这么没了……我猫哥……就这么没了……就这么没了啊……”

        龙皇深深吸了一口气,捏紧了拳头。

        这头老虎,实在是欠收拾的很了!

        但他刚刚攥起拳头,对面的虎皇身边,蓦然多了几道人影。

        鹏皇双手抱胸,卓然站立在虎皇身边;鹰皇面如黑铁,如影随形;还有沉默的鹤皇,雕皇翻着白眼;豹皇稍稍落后,缓步走来……

        一时间,狐皇身边聚集了十来位皇者,一双双的冰冷眸子,齐齐注目于龙皇身上。

        诸皇之意显而易见,你敢动一下试试?!

        龙皇咆哮起来:“你们要做什么?要逼宫造反么?!”

        几位皇者喘着粗气,只是用很古怪的眼神盯着他,久久不发一语。

        “你看看你看看……”龙皇暴跳如雷:“凤皇,你看看,这都成了什么!这还有半点规矩吗?这还是妖族王庭吗?!”

        凤皇叹了口气,道:“都冷静一下,尽都是妖族皇者,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像什么样子?”

        凤皇一开口,那剑拔弩张的气氛,霎时间缓解了不少。

        虎皇悻悻的说道:“我们不能去参加葬礼,连吼一嗓子送送兄弟都不成,我们没有资格了,还不如一个人族……我心里憋屈……我憋屈的想死……”

        “太憋屈……”

        “我就想找这个家伙发泄发泄……”

        虎皇哽咽着,虎目含泪,满身满心的悲戚。

        那边,妖皇脸蛋一沉。

        这个家伙?你说谁呢?就要发飙。

        凤皇脸色一沉:“都闭嘴!”

        “要打架,葬礼之后再打!”

        凤皇这句话,一锤定音。所有皇者,都不再说话。

        城中葬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井然有序,无数狐族妖众举家满门迎候道边,为本族皇者送行,愿君终途不孤。

        众位皇者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威震妖族多年的两大皇者,生前朋友兄弟无数的两大绝世强者,此刻,就只有一个兄弟,在相送。

        孤零零的一个兄弟。

        而且还是人族。

        妖界这边,强者终途,兄弟相送,乃是惯例。

        出殡的时候,有越多兄弟护持送行的,越是排场,越有身份。

        而今,狐皇与猫族终途启程,竟是如此凄凉。

        狐皇与猫祖身份尊贵,份属本族君主,他们的麾下是绝不能作为兄弟送行的;而他们曾经认可的兄弟们……现在却根本无法到场。

        非止因为狐后请托,他们也没有脸面到场。

        怎么到场?!

        所谓的兄弟,根本就是算计他们,将他们生生逼入死境的幕后推手,有些根本就是围杀他们的凶手,剩下的那些,也都在他们最后一战的时候,眼白白地看着他们被围杀,始终袖手旁观。

        怎么还有脸面前去。

        狐族皇陵已到。

        云扬一声高唱:“送我兄弟,此生不朽!”

        “下棺!”

        彼端,妖族所有妖皇,包括龙皇凤皇在内,同时躬身到底。

        “送我……”虎皇忘情的大吼一声,却只吼出来前半句,然后却又想起什么,立即止住,泪流满面,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我连说这句话的资格……都没了……

        ……

        “如今狐族中坚力量……就只剩下了狐皇城这点人手……那些在外面的精锐,已经尽数被杀,又或者被抓。”

        “除此之外,大抵就是少数挪移到高山上居住的普通狐众。”

        葬礼结束后,再来就是狐族后继者的登基大典。

        九尾玉继位。

        而就在当天晚上,九尾玉在狐后指挥下,来到大殿商议族事。

        而狐后则转而与云扬密议。

        “狐族战力……圣王以上强者的,计有三十五万之数。其中包括有圣皇强者,三万,圣尊级数六百七十五,圣君强者十三位,半圣四名,圣人初阶修为,两位。”

        “所余狐族精锐,尽皆群情激奋,意欲要为狐皇报仇。”

        “我狐族强者,皆不惧死,不惜一战!”狐后目光灼灼,狠狠道:“我立誓要让妖皇,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