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突破、归位!

第五百四十一章 突破、归位!

        秦老等几个幽魂,在离开天玄的时候,云扬似有意似无意地问了秦老一句:“是想要活还是想要死?”

        想死想活?

        这个问题问出来,换成一般人第一反应肯定会说想要活,而秦老却是想当然的会错了云扬的意:“但求一死,解脱此世。”

        “好吧。”

        云扬也没有多话,很干脆的一把捏碎。

        如果秦老说想要活的话,云扬会将他们带到玄黄界。

        在玄黄界,秦老这点能水可能翻不出任何浪花的,而九尊府从来兼容并蓄,倒也并不歧视鬼修。

        秦老等幽魂究其根本也属特异的存在,诡异的助力,云扬倒也不是一定要将之湮灭。

        但秦老显然会错了意,以为云扬所谓的活下去,是要以时刻承受异火焚烧为代价的,自然是甘心求死的,他却哪里知道,异火焚魂对于云扬而言果然不值一哂,但修复其魂体的却是生命灵元,这也就是云扬有绿绿这个作弊器,其他人诸如东方浩然等,即便有生命灵元这样的宝物也只会用于其他地方,岂会如云扬这般的浪费,就云扬的那种用法,被明眼人看在眼内,肉痛犹在其次,对云扬暴起而攻,都属常情。

        不过这一节云扬可是没心情多加解释的,径自将之一把捏碎,左右也就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偶然动念。你来也行,你不来也行,反正是年三十打了个兔子,有你也过年,没你照样过。

        “还是有些可惜的。”

        上官灵秀看着云扬将几个幽魂尽数处理掉,略略有点惋惜道:“这样的完整状态,更是已经修炼了万年的灵魂,即便是在玄黄界也绝无仅有的,根基底蕴比之那魂妖也是不遑多让。”

        “我问这句话的初衷,确实是为了这股灵魂力量,但是他们自行错失了机缘,与人何尤,他们在天玄大陆做的这些个事情,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生气啊。”

        云扬平静道:“既然失去了机缘,那我就干脆用之出口气,以另一种方式,了结因果。”

        上官灵秀忍不住抿嘴一笑:“这老家伙何尝想死,不外就是被你折腾得怕了,这会又哪里知道竟是生机乍现……算了,死了也就死了,死不足惜!”

        随着一路回归,云扬并没有刻意加快脚步,却是他隐隐感觉到,原本横亘自己面前的那道圣人屏障,越来越见薄弱,几乎已经消失了一般……

        那是一种就算我不努力去突破,也可以自行突破,眼看就是水到渠成的微妙感觉,真实不虚。

        云扬很是享受这种感觉。

        所以他反而不再急于突破,转而致力于参悟当前境界,在这个突破过程中,将每一点每一滴的历程尽数了然于心,令到自我心境有如脱胎换骨一般的蜕变。

        “圣人之路的真相,原来竟是如此。”

        就在重新踏足于玄黄界大地的那一刻,云扬骤觉周身上下如获新生,宛如沐浴在一种玄妙至极,轻松写意的氛围之中,一股清气径自从胸中直冲上来,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啸,脱口而出!

        这一声长啸,端的是风云色变,天地动容。

        云扬身上的威势,也在这一瞬间横空直掠三万里,整个玄黄界,所有生灵无有例外,尽皆心头一震,心中蓦然多了一份安宁祥和。

        “这是……又一尊圣人成就伟业了?!”

        无数人族为之欢欣鼓舞,又有一尊圣人出世,便是玄黄界再添一根擎天巨柱,更加安稳了许多。

        东极天宫深处,正在闭关的东方浩然蓦然睁开眼睛,眼中隐隐有星辰流转,昊光流溢,蔚然道:“好小子……揖让突破得这么快。”

        他不再继续闭关修炼,径自传声于外,问道:“至尊天阁现在如何了?”

        外面即时有人回应道:“至尊天阁那边已经开始发出遴选之光。”

        “妖族那边当前又有何动静,内战状况如何了?可有战况扩展的极限吗?!”

        “妖族内战目前还处于胶着状态;狐皇与猫皇似乎并没打算将战况扩展,更多的都是在固守;而妖皇那边似乎也并没有打算以雷霆之势一举平叛,是故双方还维持着原来的僵持局面,狐皇与猫皇的势力范畴仍旧仅局限在狐族原有领地范畴之内。其余其他各族虽然都在调兵遣将,但去向并不明确,或者有去平叛的可能,但更大的可能乃是去血魂口,毕竟原本的血魂口守关者主力大多来自于狐族,而今狐族进入全面备战状态,血魂口自然出现许多缺漏。”

        “血魂口那边再加五尊半圣过去,提防妖族借势而作,万不可疏忽大意。”

        “是。……宫主,这批人手全部由我们东极天宫派出么?”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意什么哪个天宫?去!”

        “是。”

        下一刻,东方浩然的身形由实转虚,却是从自己闭关的宫中消失,弹指转瞬之间,他已经出现在西天圣宫,西门翻覆的闭关密室之中。

        显临一刻,正听闻西门翻覆吩咐西天圣宫高手驰援血魂山,看到东方浩然来到,不由哈哈大笑:“你这老儿,也感觉到了?”

        “圣人出世,我自然有所感觉,若是感应不到才是见了鬼呢。”

        东方浩然道:“现在,时候差不多了。”

        “怎么就差不多了,明明还差两尊,差一大半呢。”

        西门翻覆道:“当时祖宗留下的原话可是:三圣出,天下平。现在就只得云扬一人成就了圣人,我看早得很呢。”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祖师谶言之日,不日将至。”

        东方浩然道:“我此来,就是要和你商量三大天宫所有高手齐出血魂口的事情。”

        西门翻覆皱皱眉,道:“我可不敢像你那么乐观……罢了,咱们还是去北天那边谈。这事儿怎地也少不得北宫老儿。”

        两大主宰同时起身,星光闪烁之中,齐齐消失在西天圣宫。

        路上。

        东方浩然刻意地放慢脚步:“怎样了?”

        他一代圣人之尊,一方主宰之容,此际的眉宇间居然有几分挤眉弄眼的意味,原本那份仙风道骨超然出尘的形象瞬时不见,消失无踪。

        西门翻覆的老脸登时染上了几分红晕:“咳咳,怀上了……咳咳咳……”

        东方浩然哈哈大笑:“不是对你要打要杀的么?怎么突然间就?……”

        说起这个,西门翻覆突然间扬眉吐气,得意洋洋,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娘们儿纵然再撒泼,我们这一家之主只要立住了,就没有什么制服不了的,老夫只是两个耳光过去,再加上一顿拳脚,一下子就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东方浩然捧腹大笑:“你这话说给别人听,或许会有人相信,但是说给我听……哈哈哈哈,就算是去到了下辈子,老子也是不信的!”

        西门翻覆面红脖子粗的争辩道:“这是事实!”随即赶紧转换话题:“你呢?”

        “我?”东方浩然哼哼两声:“怀上了两个!”

        “擦!”

        西门翻覆有些不爽:“为啥你就是俩?”

        东方浩然斜眼:“我有七个老婆,你才几个?”

        西门翻覆顿时英雄气短:“我那不是……”

        东方浩然:“怂逼就是怂逼,嘴上再硬又有什么用!”

        西门翻覆冲天大怒:“你说啥?”

        “说你怂逼,咋地?不是事实吗?”

        西门翻覆气闷于胸,却又无可奈何,干脆闷头赶路,再不发一语。

        “说说吧,我很感兴趣。”

        “说个屁!”西门翻覆道:“老子动用了诛仙圣水,这才……”

        “啊哈哈哈哈哈……”东方浩然捧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你真牛,西门老儿,老子今天定要对你道个服字,不得不服,不得不服啊!”

        西门翻覆满脸黑线却又夹杂着一丝洋洋得意:“足足俩月半……一直到有了反应,老夫才解开禁制,哼……娘们就是娘们,有了孩子,早早就将咱们老爷们扔到一边了。”

        “不打了?”

        “不打了,我那婆娘也不是不讲理之人,就是丧子之痛让她心魂有损,眼下又有了寄托,自然理智回笼。”

        “哈哈哈哈……”

        两人一脸春风得意的来到了北荒魔宫,正听到北宫琉璃哈哈大笑的声音:“不错不错。”

        两人一起问:“什么不错?”

        北宫琉璃笑的络腮胡子都在颤抖:“今日,老夫又多了一个。”

        “啥?”

        “老夫的妻妾之中,之前已经有七个人传出了喜讯,今天又多了一个,当然不错啊!”

        骤闻此言,东方浩然与西门翻覆同时感觉到自尊受到了沉重打击,黑着脸道:“你特么的……那是一点都没浪费啊……”

        “就算没浪费也不行啊,老夫就只剩下三条富余了……”北宫琉璃满脸欢喜,却犹有几分食髓知味:“只可惜老夫的老婆太多,这八个怀上了,另外的二十来个可是全都红了眼了,都想要分一杯羹……可是老夫手头就只得三道生命之气了……僧多粥少,哪里够分配?你们俩来得正好,没用掉的赶紧都给老夫吧,让老夫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东方浩然两人同时板起了脸:“没有!一条都没有了!”

        “不会吧……”北宫琉璃瞪眼:“怎地用得这么快?”

        东方浩然黑着脸道:“你没有了合该去找云扬要才是,找我们做什么……我们今天来找你可是有正事的,谁有功夫跟你整这些有的没的。”

        赶紧说正事,这话题可是一句话也不想和这个老种马谈了,太打击人了!

        北宫琉璃大咧咧道:“确实是差不多到时候了,我知道,至尊天阁发光怎么会不知道呢……”

        三人走进北宫琉璃书房:“咱们来计议一下。”

        ……

        玄黄边境。

        “你这是……突破了?”上官灵秀惊喜之极。

        “就是突破了啊!”云扬笑了笑,道:“灵秀姐,拜托你前往去九尊殿那边,看看现在的情况变化;顺便和大家说一声。还有……你和灵犀也要加快修炼……若是我感觉没错的话,两边的终极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上官灵秀道:“好!我这就回去。对了,你不回去?”

        “我确实是有点事情要做,暂时先不回去。”云扬沉吟道。

        “好。”

        对于云扬的去向上官灵秀没有多问,而是直接起身,化为一道长虹急疾离去了。

        而云扬在目送上官灵秀离去之余,便即撕裂空间,去往神之墓地之中。

        他们此番重回玄黄界,取道仍是这个节点;但之前有上官灵秀在身边,而自己的修为亦恰好在这个时候濒临突破,便没有直接归还神骨。

        对于当初的承诺,云扬心底隐有一份担心:履行承诺自然费数该然,然而将这些个神骨尽数归还之后,那些神魔势必将得到复苏,或另有变数出现,自己未必能够照顾周全上官灵秀。

        如现在上官灵秀离去,云扬自己又具备了圣人修为,再无顾虑,自然感觉把握大了许多。

        “就算神心亦是诡谲,别有他思,我也不惧。更何况,一切犹在未定之天。”

        云扬打开神之墓地,眉眼尽是暖意,一步跨了进去。

        他这甫一进入,原本极尽荒凉之地顿时有了改变,无数的虚影,还有许多半凝实虚影齐齐现身出来。

        “小友又来了……小友修为又有精进,较之之前几是判若两人,当真是大气数之人,不知这一次再临是?”

        “幸不辱命而已。”云扬并不废话,径自拿出空间戒指,将内中所藏的所有神骨尽数倾倒在地上,还有那几把兵器也一并取出;同时游目四顾,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这神之墓地之中,许多骸骨旁边,都有一把兵器静置左近。

        许多神骨乍然显临神之墓地,一瞬刹那之余,陡然现出阵阵气流旋转,随即,地上的神骨尽都飘浮半空,蔚为奇观。

        云扬即刻感应到,无数虚影乃至那些个半凝实虚影尽都目光炯炯,齐齐凝神聚焦于那许多神骨之上,

        唯有位于最正中位置的老者并没有显出迫切神色,向着云扬深深弯腰致意:“小友一诺千金,玉成此事,老朽代神墓残魂在此多谢小友隆恩厚德!”

        其他的虚影也即时醒悟,同时停下了蠢蠢欲动,同时躬身致意:“多谢小友隆恩厚德,是我等心神激荡,大大的失礼!”

        “不必客气。”云扬不以为忤道:“且看看,可还少什么?”

        “天地本不全,我辈实在不曾奢求将遗落神骨尽数收回,经小友之手收回的神骨数目已经出过九成以上,我们若是再奢求更多,却是不当人子了。”老者满脸感慨:“再说了,只要有了这些……我们自己便可以将剩余的部分召回了。”

        “那就是没有我的事了,就不再打搅了。”云扬道:“各位阔别肉身偌久,现在正是大喜之刻,我这就告退了……”

        他还没说完,那老者连连摇头:“小友且慢,小友于我等此等大恩大德,若是就这么离去了,老夫等人还有什么面目苟活于这世上?请小友务必再稍待片刻。”

        旋即,但闻那老者一声令下:“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