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只做帝王不做人!

第五百三十五章 只做帝王不做人!

        水无音好整以暇,平静对视,八风不动。

        玉乾坤急促地呼吸一口,沉声道:“九叔只问了这一句?”

        水无音道:“是的。云尊大人就只问了这一句,此世能够萦动云尊大人的物事实在太少了,有此一问,已经太多。”

        玉乾坤闭上了眼睛,良久方道:“这个天下,几乎便是九叔凭着一己之力打下来的;他老人家,对于这个天下,就没有问上一句吗?”

        水无音冷峭的说道:“陛下说得好,玉唐靖平天下得云尊,得九尊助力莫甚,但天下人,还有几人记得云尊,记得九尊?负心的天下人,还有这片天下,记之何益,徒添伤心吗?!”

        “现在普天之下,还有人感激云尊吗?”

        玉乾坤沉默了片刻,道;“这是朕的过失。”

        水无音俨若失声,沉默半晌。

        玉乾坤怅然道:“无音,一人之祸福,与天下苍生相比,孰轻孰重?”

        水无音淡淡道:“这等大道理岂是草民可以置评的;草民此来就只是完成一个嘱托,回去之后,也还要向云尊大人焚香禀报逍遥王的安好。”

        玉乾坤沉默片刻,道:“朕一直盼望九叔能够再临天玄……来助朕一臂之力……朕不明白的是,做了神仙……就当真能太上忘情了么?”

        水无音寸步不让,道:“云尊大人何曾太上忘情,他有始终牵挂的人事物,比如他的父亲,逍遥王大人。”

        玉乾坤道:“无音,你这是在逼朕!”

        水无音道:“陛下何出此言,草民已再三说明,此行只是受了云尊大人委托,前来问陛下一句话而已,何来逼问之说?敢问陛下,逍遥王究竟如何了?”

        玉乾坤艰涩的说道:“逍遥王……如今,下落不明……”

        “因何下落不明?”水无音问道。

        “……”玉乾坤眼中露出一丝怒色,道;“国家危难,山河动荡。朕百般无奈,出动各种手段,想要引九叔下凡……尽皆无果,无奈之下……逍遥王……欲用血警之法,引动九叔神魂,再临此世……”

        水无音点点头,道:“也就是说,逍遥王大人,已经死了?”

        玉乾坤恼火的说道:“逍遥王大人,为了天下亿万黎民百姓,为了王朝大业,为了千秋江山,慨然做出牺牲,这是为大义而身故。无音,你不用将话说的如此难听,朕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朕的心头又何尝好过,但是……这天下黎民福祉,与一人之生死得失相比,孰轻孰重,这是任谁都能分得清的事情!”

        水无音尊敬的说道:“是的,陛下说的没错;条理分明,言之凿凿,草民完全听懂了。只是,陛下弄错了一件事,逍遥王大人的性命,乃是他一个人的性命。而陛下口中的天下,也只是陛下自己的天下,而不是天下人的天下。”

        玉乾坤脸色微沉。

        水无音的话很难听,但是他还不至于发作。甚至,他心里还有一种认同的想法:这个天下,当然就是我的天下。这,还需要说嘛?

        “草民自然会将陛下这番回复转达给云尊大人,只不过……云尊大人问的是逍遥王可还安好,相信他老人家想要得到的答案,也只是逍遥王的安好而已;草民如欲回答云尊大人,也只会回答,逍遥王的安好与否,而并不会回答其他……比如,他死亡的原因。”

        水无音道:“陛下或者不知,草民与云尊大人之间的联络,字数有所限制,一次最多只能送上六个字的内容而已。如陛下所说的这些话,六个字,显然是不能说完的。”

        “六个字?”玉乾坤听罢这个答案,即时皱起了眉头。

        这么看来,难道九叔真的没有下来?

        “若如此,无音打算如何禀报?”

        “自然是照实禀报,逍遥王已故!”

        “不妥。”

        玉乾坤道:“既然九叔想要知道消息,何不将实情告知?”

        水无音道:“实情?请陛下明示所喻内容。”

        玉乾坤道:“就‘突遭暗算身故’这六个字如何?”

        水无音登时瞠目结舌,竟至无语。

        我说六个字,您就真给了六个字。

        这六个字倒是将我要说的内容说清楚了,还几乎将一切都说了进去。

        但是,逍遥王修为深湛,于此世已臻无可抗手的顶峰,更兼身份尊崇,位高权重,突遭暗算身故……这岂不就是说,玉唐帝国发生了天大的祸事?

        这摆明就是要籍此引动云扬再临天玄啊!

        “陛下因何一定要云尊大人再踏尘寰?”就这六个字吧,反正也不需要真的上奏;云尊大人根本就在你身前,不光这六个字,此次交流的所有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一字不漏。

        “前所未有的危机,正笼罩在这片大地之上。”玉乾坤怅怅叹息:“先皇遭逢暗算,身中奇毒,缠绵病榻数年,传位于朕即宾天极乐。如今,朕也身受胁迫,性命翻覆不过顷刻之间;社稷飘摇,眼看着山河破碎,朝不保夕……玉唐勉力自救,却终非神鬼之力的对手……九叔不来,这天下……”

        “逍遥王为国殉道,是为了大义,也是为了天下的未来啊……”

        玉乾坤长长叹息。

        水无音道:“草民明白了,陛下若是没有别的吩咐,这便要告辞了。”

        玉乾坤道:“无音,若是九叔问起,你定要说明朕的难处,一人安危与社稷天下相比……”

        水无音再也忍不住了,冷笑一声道:“纵然陛下不说,草民也明白此中关窍,早早就已经名表了。就只有一件事,需要跟陛下说个清楚。所谓一人安危,与江山社稷亿万黎民孰轻孰重,陛下数度明言,任谁也都知道,那么草民敢问一句:陛下乃是土尊与水尊之子;自然是要管这两位前辈叫爹娘的;但不知道这天下亿万黎民,陛下是否也要能叫上一声爹娘呢?”

        “放肆!”

        一声闷雷一般的喝声陡然响动,玉乾坤的一张脸,也陡变阴沉,几乎要滴出水来。

        水无音怡然不惧,道:“草民不过问心一语,直抒胸臆,岂是无礼,至少逍遥王大人对于云尊大人来说,便是如此。”

        他轻轻弯腰行了一礼,道:“草民告退了。”

        玉乾坤阴沉着脸,看着水无音往外走,眼见水无音将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再开口说道:“无音,朕盛意拳拳,一番诚意,你……真的不考虑,留下来帮朕么?”

        他诚恳地说道:“盛世将临,朕需要一个江湖管控者,黑夜执法人。无音,你点一下头,便是暗夜君王!”

        水无音都不得不佩服这位君王的气度,自己已经将他得罪到这种地步,但是他依然还想要招揽自己。

        而且,还能许下这样的条件。

        “陛下不生气草民对您的冒犯?”

        “朕的怒火,并不能熄灭你的才能。”玉乾坤负手上前两步:“无音,朕的作为,或许心狠绝情,但是……朕并不后悔,天下霸业在朕手中,朕需要绝对的掌控权。朕知道自己德行缺失,但,为了天下霸业,朕不得不如此。”

        “朕之前这样做,之后也会这样做。朕只求一个千秋万世的功业,无人可比肩的帝王风光。而在这个基础上,你有多大本事,朕就能给你多少施展的范围。只要不是造反,朕会将每一个人的才能,都能让他发挥到淋漓尽致!哪怕这个人在背后将朕骂到狗血淋头,但朕要用他的才能,而不是愤怒他的嘴巴。”

        “朕绝情,但是朕正因为绝情,才会对每一个朝臣,不偏不倚。无音,留下来!”

        水无音的身子停在了大殿门口,沉默了许久,淡淡的说道:“陛下或许不知;草民当年效忠的乃是风尊大人;与风尊大人更有八拜之交的情谊,生死兄弟不过如此。与其他的九尊中人,包括云尊大人,草民都是不认得的。风尊大人去后,得云尊大人抬举,再三相邀,更凑巧我俩有一个共同的心愿,便是为风尊大人复仇,这才并道而行,同途无悔。”

        “说句到家的话,云尊大人与我兄弟相称,生死托付,自不待言;而草民于九尊之中亦是只认得这两位兄弟,其余人等,实不足论。”

        他的声音中带着丝丝傲然:“不知陛下相信与否,我水无音若是想要官场富贵,位极人臣,早在十几年前便早可以心想事成;即便不能权倾天下,但谋一高位,绝非难事。”

        “我水无音以草民自居,一介白身;但是……还请陛下莫要忘记;草民乃是风尊与云尊的兄弟,也可算得上是土尊与水尊的兄弟;草民以后若是还能有幸再见陛下,以人伦计,望陛下道一声叔父才好。”

        说完,径自昂然大步而去。

        这最后一段话,却是水无音实在按捺得不住自己脾气,愤而出口。

        玉乾坤自始至终,从未叫云逍遥一声“叔爷爷”;哪怕说到身遭暗算身死,也只以逍遥王名之!

        他是逍遥王,你是皇帝,那也就是说,那还是你大呗?

        跟我说大义,说牺牲,那老子就跟你道人伦,道辈分!

        我佩服你的能力,你的心胸,但我看不起你的为人!你是帝王,但你只是帝王,你已经不是人。

        但我还是人!

        水无音飒然而去,心中更是有了评价。

        玉乾坤,可为一代帝王,足足够了,表面做派,泱泱大度,平易近人,礼贤下士,全都有了,但实际上,却是心性凉薄,惺惺作态之流。

        正如他自己所说:“一个绝情之人。”

        一般来说,一个帝王,可以为了他的江山付出一切,牺牲一切;但他仍旧会想要拥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忠诚,比如亲情,比如爱情,比如一切美好的事物。

        他们所失去的,可以叫做牺牲,可以叫做付出。

        这种牺牲与付出,乃是伟大的,也是迫不得已的。

        比如玉唐帝国上一代君主,玉乾坤的爷爷,玉沛泽,为了玉唐天下,他忍辱负重,苦心孤诣,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搭上了,这才保住了一众老臣子的身家性命,这才是牺牲,这才是情谊的体现!。

        但是玉乾坤不同。

        他的眼中就只有他的江山,他的皇权,除了这些之外,什么都是可以舍弃的,包括亲情包括爱情,一切的一切,尽皆如是!

        是的,就是舍弃!

        在玉乾坤这种帝王眼中,只要皇位还在,江山还在,无论舍弃了什么,都是无所谓!

        不会不安,不会心疼,更加不会不舍!

        在玉沛泽的眼中,一个大臣需要有能力,需要有人品,需要有忠诚,一旦这个大臣犯了什么大错,哪怕是死罪,他也会想办法,网开一面;放他一条生路。

        毕竟,该名臣子,在他生命中的相当一部分时间,为玉唐天下做出了贡献,有功则赏,有罪当罚,但手下留情,犹有余地!

        而在玉乾坤的眼中,一个大臣,只需要有能力就够了,人品如何,是优是劣又有什么关系。而一旦一个大臣犯了错,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之处死!

        绝不会因为这个大臣对帝国曾经立下过大功而有丝毫的姑且犹疑!

        你立大功,我重赏。你犯大错,我重罚!

        绝没有将功赎罪的说法。

        简而言之,他是个没有怜悯因子的人!

        这是根本上的不同,本质上的差异。

        这点,水无音看出来了,云扬自然也看出来了。

        水无音一路回来,没有任何跟踪,想来是这位自私的帝王,并没有放弃他想要招揽水无音的意图;他很清楚,纵然自己拿到了名单,但说到当真掌控指挥这些人,却仍旧是不可能的。

        除非自己将这些人全杀掉。

        但是全杀掉明显也不可能,这些人只要死一个,其他的就能瞬间在这人间水分蒸发一般消失掉!

        这就是九天之令的力量。

        正是因为这个理由,他才迫切需要水无音来继续掌控九尊部属这股力量,直到有一天,他培育出另一个可以取代水无音的人,他才会在将水无音处理掉,毫不留情的处理掉。

        而在那之前,水无音不管态度如何,他都会留着,还会时时做出高姿态,刻刻的平易近人,人畜无害。

        皇宫中的玉乾坤也在反思。

        “朕很奇怪,水无音刚进来的那会,最初的交流期间,朕分明有感觉到,他对朕是很欣赏的;但究竟是哪一句话,让他突然间将这种欣赏,化作了另一种情绪?怨怼,甚至是愤怒!”

        玉乾坤细细地推敲自己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灰雾冒了出来,道:“确实是陛下之后所说的话出了问题,但究竟是哪一句话,老夫同样没想到。”

        “一直到‘无音,朕信你,留下来,帮朕!’这句话之前,水无音的那种欣赏感觉犹然留存。但从这句话开始,水无音转变话题,态度便是一路的急转直下,一发不可收拾。”

        玉乾坤回忆着:“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灰雾对此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按道理来说,一个帝王,一个皇帝,对自己的臣民说出这句话,最该得到的,只能是五体投地的效忠,全心全意的拥护。

        但水无音是怎么回事?

        就只因为他自觉是风云二尊的兄弟,该当拥有身为皇帝长辈的尊荣?!

        “我想我知道了……”玉乾坤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什么?”灰雾仍旧不解。

        但玉乾坤却不再解释,转而改变话题道:“乔老,依你看,水无音今天到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我九叔,又到底有没有归来?”

        对于这个问题,灰雾同样犹疑不定,难以做到。

        这一点,在水无音到来之前,他几乎已经肯定云尊再临天玄了。

        但是现在,水无音来过之后,本来应该明朗的态势,却又反常的再陷扑朔迷离之中。

        尤其是那六个字的约定。

        太苛刻了。

        “九叔如果真的再临,你们打算怎么做?有应对的方案吗?”玉乾坤皱着眉头。

        灰雾淡淡的笑了笑:“陛下抬举了吾等,又或者是您小看您的九叔了;云尊在大陆的时候,实力固然强大,将我们天道社稷门连根拔起了,却还非是不可撼动的,以我万多年潜修之实力,鹿死谁手,犹在未定之天。”

        “但是现在,纵然我的实力远超此世所谓顶峰,更兼灵魂体几可不受一切伤害……但你九叔终究已经是已经成仙飞升的人……云尊大人若是真的下来了,我至多只有不到半成的希望干掉他,剩下的九成半,是我被他干掉,没有两败俱伤,或者彼此顾忌。”

        灰雾叹了口气。

        这句话,这件事,他早已经想过无数次,所以他没有说谎,他就是这么想的,虽然信心少得可怜,却仍是有那么点信心的。

        玉乾坤皱眉:“逍遥王真的死了?”

        “千真万确。”灰雾道:“还有林云龙那些人,也都已经处理掉了。”

        玉乾坤舒了口气,眼神复杂。

        灰雾道:“陛下可是有后悔之意?”

        玉乾坤沉默良久,道:“鸟尽弓藏而已。为了天下霸业,没有什么是不可牺牲的。些许人间亲情,扰乱心境之源罢了。现在朕期待的,不过是你与九叔一战。”

        灰雾凝重道:“此战,老夫会全力以赴!”

        玉乾坤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若是你胜了,你会如何?”

        “也不如何,云尊湮灭,天下必定再陷乱世,而我会继续站在陛下这一边,帮您再一次扫平天下,我的能力,远远要超过当初的九尊……这一点,陛下该当不会怀疑吧。”

        玉乾坤缓缓点头。

        “若是你失败了呢?”

        “老夫若是失败了,当然也会被云尊大人湮灭。”灰雾苦笑声:“哪里还会有想要怎么做?”

        “朕不相信你的这句话,以秦老的老谋深算,岂会不留下备手。”

        “所以说,朕会很期待你的再出。”玉乾坤淡淡笑了笑:“就是不知道,我那九叔到底会不会真的下来再度红尘,以及,他的实力究竟去到什么级数。”

        “其实想要试探云尊下来到底有没有下来,很容易。”灰雾道:“只需要你将梅问剑拉到刑场去砍头,就能知道云尊有没有来。”

        “不错,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玉乾坤若有所思。

        云逍遥离开王府之后,老梅被云逍遥制住暂时无法动弹,却亦是在这个间隙,被玉乾坤接到了皇宫里,囚禁了起来,从暂时无法动武,变成了全然的无法动武。

        对于玉乾坤来说,牺牲一个老梅……嗯,区区一个王府管家,实在不算得什么事情。

        若是云尊回来了,自然会将他救回去。但是云尊若是没有回来,那老梅死了也就死了。

        灰雾对玉乾坤都有些唏嘘了。

        “陛下……您可真是够决断的了。老夫住世万多年,经历朝代偌多,能如陛下者,却也寥寥,若是你九叔真的回来,会对你怎么样,真正难以想象啊!”

        玉乾坤沉思的说道:“至极,也就是打我一顿吧……或者还会有别的惩罚;但九叔无论如何都不会杀我的。这一点朕很肯定。”

        灰雾嘿嘿冷笑:“那可未必。”

        玉乾坤淡淡道:“朕或许是心狠了一些,不过,自从朕主政以来,天下财富,在这几年间翻了两番,天下臣民,也已经从战乱中恢复,人口比战乱前,甚至有所增加。现在普天之下,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家境稍好些的,都会出一个读书人;不至于大字不识一筐。”

        “而这些,是之前历代帝王都没有做到的。”

        玉乾坤道:“朕知道自己或许做人上有所失败,但是自问做一个帝王,还是合格的。如今盛世将临,朕才十几岁,有大把的时间,去将这个国度推上昌盛的巅峰,朕在这个国家,完全可以取得旷古绝今的成就;可以建立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王朝!”

        “为了这一切,朕就算是抛弃一些什么,牺牲一些什么,或者用一些手段,都是值得的。”

        “朕,需要话语权而已。”

        “九叔,会明白朕的!也会支持朕!”

        玉乾坤声音狂热,但眼神却是冷静;他明白自己的一切计划;而且自己的人生之路,也已经在这个计划的路线上狂奔。

        不可能停止!

        灰雾都有些无语了。

        看着充满了自信的玉乾坤,就连灰雾这个万年老鬼,都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一个旷古绝今的绝世帝王之才。

        他刚才所说的那些成就,并无虚假。而且只是他执政的一个开始。若是持续下去,这个天下定然会变得更美好。这是灰雾人都无法否认的。

        但是,获得这一切的代价,却是一个帝王绝对的无情。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要的,只是功业。

        “陛下,或许……您现在并不后悔,但,到得您年老的时候……却一定会有遗憾。”

        玉乾坤闭着眼睛,淡淡道:“人生在世,孰能无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