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初见、唇枪舌剑

第五百三十四章 初见、唇枪舌剑

        “陛下,程将军在外求见。”

        “宣。”

        ……

        “陛下,老臣此次求见陛下,乃是要将有一位高人引荐给陛下。”

        “高人?谁?”

        “不知道陛下有否听说过水无音这个名字?”那程将军道。

        玉乾坤眼眸猛地一缩,一字字道:“水无音?”

        “正是此君。”

        “传说之中,九天之令的掌控者?九尊力量的实际掌权者?”

        “正是,若非盛名至斯,微臣又怎敢妄言高人。”

        玉乾坤眼神中射出锐利的光:“这个水无音销声匿迹已久,九天之令亦不见动静久矣,为何在今天出现,程卿有否询问其目的呢?”

        “水无音此人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可说是此世最为神秘之人,往昔微臣于此人也不过就是偶闻其名,并无结识,便是今日也不过初识,也不知怎地,他今日突然找上门来,直言要臣引荐陛下,此人声名素著,且往昔九天令所属也曾为我玉唐出力不少,臣无从推托其请托,只好将此人带来陛下这边,请陛下自行定夺是否召见此人……”程将军此际的心里可说是日了狗一般的糟心。

        若不是迫于无奈,他何尝愿意掺和这等高层次事件。

        偏偏现今朝中老人几尽荡然,自己原本不过是在朝堂上打酱油的小角色,如今反而能入九天令之主的搭桥之人。

        水无音没有熟悉面孔可找,最终找上了自己,若是换做以前,这等大事那里能轮得到自己。

        但是,掺和这等大事实在非我所愿哪!

        现在朝野上下,谁不知道陛下与九尊势力离心离德,分道扬镳,现在这场世纪之会,竟由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局外人促成?!

        “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他为何要来见朕?”

        “是,臣惭愧无地,但实在是没的选择……”

        玉乾坤想了想,道:“无妨,传水无音偏殿见驾。”

        他喃喃道:“我倒要看看,这位九天之令的掌控者,想要找朕说什么!”

        程将军退了下去。

        一团灰雾却又从玉乾坤袖口冒了起来,阴恻恻道:“看来那位云尊大人是真正再临天玄了,水无音此行,分明就是来打前站的。”

        他怪笑一声,道:“陛下,您苦苦期盼的援军和依靠终于到了。却不知道现在心中,乃是何等的欣悦鼓舞。”

        玉乾坤皱起眉头,淡淡道:“若是朕说……真心不希望九叔再临,不知道秦老信是不信?!朕,现在的心思唯有……就只用现在的盘子,靖平天下,国祚绵长。”

        “朕不想做那种别人眼中长不大的小孩子。”玉乾坤深深吐了一口气,道:“朕要做的,乃是千古一帝,盛名万代!”

        灰雾嘿嘿的笑了笑:“陛下年纪轻轻,但对帝王心术的修持却已臻至出神入化至今,不怕陛下笑话,陛下现在说的话,老朽却是连半个字……都不敢相信的。”

        玉乾坤哈哈一笑,道:“朕又何须让任何人相信,秦老如是,我那九叔亦如是!”

        大踏步走出去,道:“跟朕来。”

        灰雾道:“陛下确定要老朽也跟着?”

        玉乾坤淡淡道:“水无音若是九叔所派,对朕也是一份威胁,毕竟朕灭绝了九尊在人间的神祀香火,水无音作为九天令的掌控之人,岂能对朕全无怨怼之心?反之,此行若不是九叔指使,水无音此来仍旧是包含祸心,别有遐思。”

        “若是你不跟来,谁能保证朕的安全?!”

        “陛下说的是,还是陛下思虑周祥,深谋远虑。”

        灰雾跟了上去。

        ……

        玉乾坤是见过水无音的,而且还是不止一次的见过,云扬是水无音的老大,但水无音还有一个老大,是风尊计凌风,玉乾坤是云尊风尊两个人的大哥,土尊的独子,他怎么会不惦记,不照看,不关心?!

        不过,长大后的玉乾坤,今时今日的玉乾坤,倒真是第一次再见。

        一眼看去,水无音就升起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记忆之中的那份稚嫩乖巧,早已荡然无存,无影无踪。

        出现在水无音面前的,乃是一个身高七尺,体型适中,但却不失挺拔的少年郎,不,应该就是一个青年人了。

        玉乾坤端坐在龙椅之上,巍然不动,眼角眉梢扫落的霸气四溢,端的是尽显君临天下,号令四海的帝王气派!

        而且,还很足!!

        “草民水无音,参见陛下。”水无音心底轻轻地叹了口气。

        单只是这一面,初初照眼,他就已经知道云扬定然要失望的了。

        因为就自己这关,面前之人已经是不及格的了!

        云扬只会评价更低,这大抵就是爱之深责之切吧!

        玉乾坤面色淡然,微微抬手:“无音免礼。”

        他有些感慨的说道:“常闻九天令主隐藏暗处偌久,号令九天令所属,为我玉唐皇朝鞠躬尽瘁尽心尽力劳苦功高,更是九叔的亲密兄弟,朕却始终缘悭一面,诚为憾事,玉唐功臣当面,朕初登大宝,却又何德何能受无音如此大礼。”

        言词客气,但语音声调之淡漠,仍谁也听得出来,一句玉唐功臣当面,更是将双方立场定鼎,一者是君,一者是臣,高下立判。

        水无音同样以淡漠之声回应道:“陛下谬赞了,草民当不起。”

        再道一句草民,却是表明立场,我乃化外野人,不受王化,所谓臣属关系,您想得太多了!

        玉乾坤却自肯定的道:“你当得起,玉唐史书自有留名。”

        史书从来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吾乃玉唐新皇,言出法随,说你当得起,你就当得起,说你是玉唐功臣,你就是玉唐功臣,岂有他说,再度钉死了双方立场身份地位!

        云扬的精神力附着在水无音身上,注目于眼前的小皇帝;看着那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王者气象的风仪,看着谈吐之间,高高在上,却又自然而然地掌控天下之气相,心中不由得一声叹息。

        这已经是玉乾坤,是玉唐皇帝了,他已经不再是宝儿。

        不再是当初那个一脸怯生生,抱着自己的脖子叫九叔的孩子……

        人事全非,往日一去不可追,往昔留念,竟是再也回不来了!

        云扬心中陡然闪过一丝痛楚。

        “这就是你父亲当年舍弃的位置,如今,你坐了上去。或许从一开始,我推你走上这条路开始……就注定了这个结局,该说悔,还是不悔呢?”

        “帝王之路,不是武道之路,注定有我无敌,孤家寡人,属实非是寻常路。”

        云扬心中叹息连连。

        却见玉乾坤端坐宝座上,态度转为和蔼可亲地与水无音闲聊家常;水无音发现,眼前的这位小皇帝,还真不是一个普通的角色。

        从最开始的针锋相对,到现在的和风细雨,态度转变衔接之毫无破绽,尽显其并非是急功近利,心无城府之辈,明知道水无音这一次乃是有为而来,却仍旧耐心十足地与水无音聊天话闲篇;虽然再没有什么褒奖之言,也没有什么承诺,但……却让人不经意间升起一种亲切敬畏值得信赖值得托付的微妙感觉……

        如同水无音乃是常年玩弄权术揣摩人心之人,心中如何不清楚,只要生出了这种感觉,下一步,再经过某些事情,便会很自然地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效忠心态。

        这与皇位无关,只与权势有关,却又是一种个人风采的展现,也就是所谓的个人魅力。

        而一代帝王拥有有这样的个人魅力,可说是非常可怕的!

        然而,平易近人,却也未必就是好词!

        至少,现在对于水无音或者云扬来说,不是!

        “无音,你这次前来见朕,定然是有要事吧?”玉乾坤一片蔼然从容。

        “陛下,草民……”

        “先别忙着说,不妨让朕先猜猜,看朕猜的对不对?”玉乾坤哈哈一笑,以一种朋友之间的随意说道:“就当做我们之间的一个小游戏。”

        他淡淡笑了笑,有些怅惘:“自从朕登上这个位置,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呢……”

        水无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刚刚滋生起来的那一种亲切感觉压下去;心中犹自暗道这家伙还真是颇有道行,这股个人魅力非同凡响,竟然在自己早有定见的前提下,尤能形成影响。

        “无音之前长久隐身暗处,少有现身,端的神龙见首不见尾,如今,在天下盈沸的时候来见朕,无非就是几个可能。”

        “其中之一,便是无音看尽人心诡谲,倦了尘世纷扰,想要交付一下手中的权力,从此不履红尘,消失人世吧?”

        玉乾坤轻声笑道:“先说这个可能……无音啊,自从朕九叔离开此世,登临上界之后,转而由你掌控九天之令的这件事,皇家早就知道,更加知道你的名字,但是……朕却从来没有派人干涉过你任何行动,也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是想要见你一面……便是要你始终保持我九叔尚在之时,九天之令的鼎盛级数……乃至所有的权能,朕都没有想到过要收回。”

        玉乾坤真切道:“所以功高盖主,铲除隐忧这一层,你大可不必顾虑,这一点容人之量,朕还是有的。”

        水无音叹息道:“陛下宽宏。”

        玉乾坤道:“然而,整个天下沸沸扬扬的九尊故事;九尊神祀尽数被摧毁之事,朕相信,无音你心里肯定早有想法,或者很愤怒,或者很悲哀。朕全都知道,也表理解!”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神色转为凝重,苦笑一声,道:“但是无音哪,你可知道,朕为何称呼云尊为九叔?”

        水无音道:“愿闻其详。”

        玉乾坤负手站起,缓缓踱步,声音沉重,道:“那是因为……朕的父亲,亦是九尊之一,而且还是九尊之首,土尊。换言之,土尊本是……玉唐皇室中人,我的父亲,是往昔的玉唐大皇子。”

        水无音配合地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神色,静聆眼前人的下文。

        玉乾坤负手站在窗前,沉重道:“还有朕的母亲,乃是九尊之中排名第四的水尊。”

        “九尊英雄,便是我爹我娘英雄;九尊威名盖世,亦是我爹我娘亲手打下来的盖世威名。朕,身为人子,有这样的英雄父母,由衷地感觉到骄傲与自豪!”

        “所以……若是没有重大缘故,朕却又怎么会亲手推翻朕的父母,与朕的叔叔历经生死,打生打死打下来的铁桶江山?若非有重大缘故,朕的做法,岂不便是在亵渎早已经亡故的父母,朕这么做,岂止是忤逆不孝,根本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无音你以为呢?”

        水无音淡淡道:“陛下,草民只是九尊令之下一介小卒,见识浅薄,何来以为?”

        意思似释似讽,个中真意却是:这些事情,你跟我说得着么,跟我解释得到吗?

        玉乾坤哈哈一笑,摆摆手,道:“所以说,这就是朕的第一个猜测,最不靠谱的猜测。”

        水无音面色如恒,心下却是陡然一动,暗道一声厉害。

        心念电转之间,豁然了然了面前的这位年轻帝王说出这番话的真意为何。

        这分明是要将我收为麾下的节奏啊!

        于公,他是此世共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合该听命!

        于私,他是九尊首尊独子,云尊以下,最正统的九天令继承人,我更该听命!

        不得不说,若是我原本效忠的乃是土尊与水尊的,这时候就应该纳头便拜,俯首称臣!

        只可惜,我一开始效忠的是风尊;再之后是云尊,天上人间,也就只有这两位值得我投效,

        其他诸尊,无论是土尊水尊,雷尊血尊,我固然会给予敬意,却不会有更多的认同。

        而我效忠的那两位,对于什么皇族天下,尽都是嗤之以鼻的角色,什么人格魅力,俯首称臣,我只能说一句,您想多了……

        尤其是现在,我效忠的云尊现在都已经是登临上界的神仙了……我身为神仙兄弟,还能效忠一个人间帝王么?

        “抛开不靠谱的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我猜……应该是我九叔本人限于某种因素,一时回不来,却又知道了咱们这边的事情,因而传讯回来,指引你前来转告……”

        玉乾坤微笑着:“所以无音你不得不来?”

        水无音道:“……”

        “看来第二个原因也与现实不符,那就只剩下第三个原因了,那就是我九叔已经回来了!他老人家对我的所作所为有所失望甚至不满,但以他老人家的睿智,不会看不到一时妄动而引发的国家危机,同时,还有朕自身的危难,他老人家也不好撒手不顾,所以,派你先前过来看看状况?”

        玉乾坤洒然说道:“这三个原因,无音哪,你看朕猜中了哪一条?是第三个吗?”

        水无音笑了笑,道:“陛下才智高绝见微知著,水无音自觉无言以对,无话可说,不过相信草民就算是什么都不说,陛下也早有定见,那草民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差别。”

        玉乾坤道:“哦?”

        水无音沉默一下,站起身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厚厚的名册,双手交了上去,道:“陛下,草民此行的首要目的……便如陛下之前所言,天下甫定,四海归一,普天之下,尽归玉唐,草民手中再掌握有别于官方势力之外的力量,确实是不妥。这是九尊令之下所有高层武者名单,以及个人战力编著。合计……两万三千七百五十一人,每一人都拥有地玄级数以上的修为,还请陛下收录,酌情处理。”

        玉乾坤不接,道:“无音,我刚才的开门见山,主旨是要告诉你,既然朕未曾找你,便是信任了你,相信你能够掌握好这股有别于官方的势力,毕竟,玉唐的地下王国,有你这么一支力量来稳定,于大局只有更好。”

        “无音掌控在野势力,我是最放心的,毕竟,你是我九叔选出来的人,忠心无虞,这已经是最为难能可贵的地方。”

        玉乾坤口气加重,眼睛直视着水无音,一字字道:“无音,朕信你!留下来,帮朕!”

        作为一国帝王,把话说到这地步,何止是推心置腹,几乎就等于是把话给说死了。

        换作一般臣子,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便是,留下来,效忠。

        帝王的脸面,已经放在了你的脚下,只看你给还是不给了。

        不给,就是踩脸,这个仇,就是结到家了,必然遭到清算了。

        给了,你就留下来,还有什么好说的。

        水无音淡淡的笑了笑,道;“陛下,草民此来,除了移交九尊令所属战力之外,还有第二件事。”

        玉乾坤眉头皱了皱,道:“什么事?”

        “陛下何等睿智,此际想必已经猜到了。”水无音道:“便是……云尊大人托我,给陛下带句话。”

        玉乾坤眼眸蓦然间亮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才振奋的说道:“九叔?九叔说什么?”

        水无音淡淡道:“云尊大人问的是,他父亲,逍遥王,如今可尚安好?”

        玉乾坤眼眸猛然一缩,两眼中猛然暴射寒光,注目于水无音的脸上,帝王威势大盛,与之前的气氛温润,判若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