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难道九叔真下来了?

第五百三十三章 难道九叔真下来了?

        云扬好整以暇地将黑衣人灵魂在手心里捏着,低着头,淡淡道:“不用急,慢慢想想看,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黑衣人灵魂:“……”

        “那就先来点开胃菜。”

        见黑衣人魂灵默然无语,云扬的手掌上渐渐有幽蓝火光渐次升腾,黑衣人灵魂登时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那是一种直接灼烧到灵魂深处的剧痛!

        嗯,此刻,这句灼烧灵魂,恰大好处,可圈可点,堪称真实写照,半点不虚!

        火光陡然消失。

        “啊……”黑衣人灵魂仍自惨嚎不已,哀告连连:“我说,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全说!”

        但云扬不为所动:“还是想好了再说,我不喜欢人家敷衍我,还是给你长点记性的好。”

        话音未落,幽蓝火光又一次燃起。

        而且这一次的持续时间更长。

        惨绝人寰的惨嚎声再度响动,素来以冷心冷肠,不动声色著称的水无音都看得额头上满是冷汗,这等逼供手法,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直击灵魂尽处……人家都摆明车马的要说了,你怎地还不让说,非要再折磨一遍才舒服!?

        “你不懂,这是个灵魂体,我只要不下杀手,这个灵魂体就可以存在很久很久,多折腾一会又值当什么,就当看新鲜景致了,不信你看?”

        云扬一本正经的解释道,随即便是收了幽蓝之火,顺手打一道气息进入那灵魂体之中,让这黑衣人已形残损的灵魂恢复了过来。

        然后等到恢复到八九成的时候……幽蓝之火再起。

        经过接二连三的灵魂烧烤,那黑衣人的灵思已经去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啊……让我说……让我说……我全说啊……啊!~~”

        却是幽蓝之火再一次烧了起来,惨嚎声将其他声音尽数遮盖了下来。

        黑衣人灵魂的心底在嚎啕大哭,痛不欲生,若是现在有人给他一个痛快,让他形神俱灭,魂飞魄散,死个彻底,他一定发自心底的感谢那个人,感谢那个人的祖宗十八代。

        实在是……太痛苦了,痛不欲生啊!

        嗯,痛不欲生这四个字,描述的好。

        你到底审问不审问啊,求求你问我吧,你问吧……这么一遍一遍的煎熬我,想干什么啊……

        如是接连不息的十来次幽蓝之火焚烧之后,黑衣人纵然是灵魂体,纵然有外来气息支援,能够恢复重塑,灵思的连续摧折,也令其变成了一摊烂泥。

        到了后来,干脆连惨嚎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只剩下满眼哀告的注目于云扬。

        能不能让我说说啊……求您了!

        云扬一脸的和颜悦色,好像哄小孩一般的道:“看来是想说了,那就说吧,你就只有这一次机会,记得要把握,要珍惜啊。”

        黑衣人灵魂早已经彻底的崩盘,魂体颤抖得站都站不住,殊不知,他的灵魂体分明近乎无损。

        委实是之前承受的那种至极痛苦,早已深植灵魂深处,其心湖心田心海,何能有一时一刻的忘怀。

        此际一听云扬这句话,如蒙大赦,居然激动得哭了起来。虽然灵魂体没有眼泪,但是那一抖一抖的,嘴一扁一扁的,看起来真是可怜至极。

        “我说,我全说。”

        云扬继续和蔼可亲:“记得要想好了措词啊,过程中千万不要有停顿,眼珠子别转,别有模糊的地方……”

        “我这个人疑心病蛮重的,但凡我生出了疑心,你就不用再继续了,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顶多也就用这个火再烧你你一千次。”云扬微笑道:“就一千次,一次也不会多,但也不会少,相信我,一定是正正好好的一千次!”

        黑衣人灵魂再度剧烈的颤抖起来,好半晌才平复下来,开始交代——

        “事情是这样子……”黑衣人语速快速至极。

        “我是……我们是天道社稷门历代以来,以天下气运为基,万代香火为源,所培育出来的鬼使……而这一次,也是天道社稷门的传承一朝断绝,创派祖师灵识复苏……”

        云扬皱起眉头。

        当初灭绝天道社稷门,果然是太过托大,没有能完全的斩草除根,消弭隐患。

        没有想到,那群满脸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还暗藏有培育了鬼使这等阴森手段!

        “……当初天道社稷门致力主持皇朝更迭,目的便是在于收集天下气运与万代香火,令本门中人修为进度更速,传承绵延无尽……而更深层的目的,却是在于复苏创派祖师的灵识……然而这更深层目的,天道社稷门的上下门人并不知晓;他们只知道,在门派内设有祭台……每当成功策动皇朝更迭一次,便要祭祖一次,将得到的所有气运之气与香火之气,都送入祭台,上下门人自有许多好处……”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供奉气运香火的最终目的,却是在于创派祖师的自我成就,一旦供奉成就完成,创派祖师便会肉身成圣,超脱这片天地,逍遥成神而去……”

        “我等六人,原本是老祖的侍卫,身死之后,灵魂不灭,在祭台之中陪伴伺候老祖,彼时老祖得道,我们亦会一道飞升……我们自主吸取了许多每次供奉之余的逸散气息,久而久之,自然蜕变成了无惧任何伤害的鬼体……”

        云扬点点头:“你们这样的灵鬼共有六个?”

        “是。”

        “你们那什么老祖,该当是没有凑到足够的气运之力吧?”云扬皱眉:“他又是怎么复苏的?没有功亏一篑吗?”

        “老祖当年在筹措此法时,早早留下备手,提早冰封尚有一定生机的肉身,原本计划是,若收聚气运香火顺利;只等气运之气贯破长虹,灵肉合一,得成无垢之体,肉身成圣,逍遥于天地之间,超脱于红尘之外……然而天道社稷门一朝灭门,所有气运香火就此断绝。”

        “更有甚者,由于门派乍然毁灭,无数岁月累积的派门气运形成反噬,令到老祖本来已经凝就的半玉肉身即时腐化,数万年之筹谋毁于一旦。”

        “老祖肉身突遭毁灭,元神之力也遭受重创,但他却在最后关头,将积蓄在肉身之上残余生气剥离了出来,愤而出山,筹谋对应……”

        “当今天下靖平,四海归一,本该是国运最为鼎盛之时,然而这却也给了老祖一个偷天换日,窃地补天的机会……只要灭掉云尊的香火之力,然后再重新荡平山河,举救世之功为自身气运,再生造化……”

        听到此处,云扬已然全盘明了,当前种种诡异变化,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数万年前的老鬼,妄图一步登天的搞风搞雨,兴风作浪!

        “你们老祖出山之后,行踪如何?”

        “老祖出山之后,顾忌云尊回归,不敢妄动,早早就化身千百,只有半数现身人间,运作计划,其他的却尽数隐匿。若是万一云尊大人再现尘寰,即便老祖无能抵御,被云尊大人抓到乃至消灭的话,也能有一半灵魂分身存在,等云尊离去之后再行布置,终有卷土重来之日……”

        这个黑衣人灵魂此刻端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唯恐有哪一句话说得不详细,让这位云尊大人动怒,再烧自己一千次。

        是故此时此刻,那里还顾得什么老祖,甚至连自己生死都顾不得了,只求不再受那种痛苦,就算是立即魂飞魄散神魂俱灭也是感激涕零。

        云扬暗暗点头,这老鬼倒是思虑周全,筹谋深远,难怪以自己的神念尚且搜不周全,倒是小心谨慎之辈。

        若是全力运行神念,倒也有把握可以将那老鬼的所有魂灵尽数搜罗出来,但这个世界却断断无能,动辄就是灭世;但若是只动用当前能够发挥的半成力量;却无法确认是否已经将那老鬼的所有魂力尽数遭到,尽都消灭了。

        一旦挂一漏万,就是遗祸无穷!

        云扬心念一动,首度开口问道:“如此说来,你们老祖筹谋夺此世气运,首先控制的便是皇宫大内了?”

        “是。老祖知道若是从外部入手,等闲难以有什么作为,而他的残余生机力量有限,时间也有限,索性就在第一时间潜入了皇宫。虽然皇宫之中有皇家气运镇守,但以老祖这万年以降对皇室气运的深刻了解,很快就找到机会,在皇家祭祀的时候,成功入主控制了玉唐皇帝……”

        “然后自然就是迫使其就范……”

        黑衣人残魂一点点的将所知尽都说了出来。

        一旦遇到不知道的不解的,也会在第一时间加上一句:关于这件事,我对天发誓是真的不知道……

        殊不知,他说出来的这些,已经足够让云扬洞悉所有状况了。

        ……

        而这些情况,却是让水无音为之瞠目结舌,毕竟这些事可是大大超乎他的认知范畴。

        “这其中的因由,也太复杂了吧!”

        “复杂倒是未必,既然已经探知跟脚,便可就手操作;现在唯一麻烦的也不过是这位创派老祖隐藏起来的那一半神魂之力;这些个隐藏力量,固然不难湮灭,却难以搜罗齐全。就当前而言,我之神识探测,可以探测到了皇宫周边以及内中的全部阴暗气息,可以确保万无一失;然而外面的部分,虽然也有感应,却不能保证会否挂一漏万,我想,那位老祖在进入皇宫的之前,就已经与那一半灵魂之力断绝了联系,以防万一。”

        “而这,才是最棘手的地方。”

        云扬轻声叹息:“若是只针对皇宫里那边的魂灵,不过是举手之劳,瞬间便能够完全拔除。”

        “但一旦动手,便是将我归来的信息昭然,在外面的那一半力量,必然就地隐匿,便是百年不出,也不是稀罕事。看来这位老祖对我的事情,倒是了解颇深啊。”

        水无音苦笑:“那是必然的。毕竟这个什么老祖这一次出来,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夺取你的香火气运,你可是正牌的飞升成仙之人……他岂能不加以防备?”

        “他的打算很单纯,就是……若是此番成功了,那也就成功了。但若是你真的下来了,真的将他这一番布置灭掉了,那么,他另一半力量就会陷入长时间的休眠状态;避开你的风头,左右你不可能在下界逗留太久,相信对他而言,已经有万年等待,却也无妨再来个卧薪尝胆,重整河山,不得不说,这是最稳妥的两手打算。”

        水无音笑道:“这般思虑,端的难缠;若是将我换成他的话,多半也会这么做,怎地也要留下翻身的机会,因为面对你,无论什么样的布置,都难得稳操胜券。若是不留下后路,一朝落败,便是万劫不复;实在是老大您的威名太盛了。”

        云扬苦笑一声,看着掌心中瑟瑟发抖等待判决的黑衣人灵魂,道:“现在,想必你们老祖转而控制小皇帝了;可是以灵魂附身的方式?”

        黑衣人灵魂立即道:“是的,老祖修为高深,即便小皇帝有皇室气运加身,仍可以长时间附身,除了阳气最盛的正午时分必须回避一时三刻之外,其他时候须臾不离。”

        云扬了然道:“也就是说,除了正午时分的那一时三刻之外,其他时间都在随身监视,须臾不离?”

        “也可以这么说。”

        “还有呢?”

        “老祖的另一分身附身于当朝太师,大儒郑源泉;每隔三日,他都会入宫给小皇帝讲学,讲授为君之道。”

        水无音在一边嗤声道:“敢情附身还觉得不够,居然还要换个身份再进一步的潜移默化?这简直是……”

        “小皇帝知不知道那郑源泉其实是你家老祖?”云扬沉吟片刻问道。

        “未必知道。”

        云扬恍然道:“原来如此,一方面大儒讲学,以帝王心术引导之,另一方面老鬼诱惑,迷惑心志灌输之,双管齐下,将皇帝向着自己希望他走的道路上引……”

        ……

        片刻后。

        云扬将黑衣人灵魂扔进了神识空间,让绿绿看守;不允许绿绿吞噬。

        这下子黑衣人灵魂更加害怕了。

        身边那个对着自己的克制貌似更恐怖呢,好似天敌啊?

        嗯,那充满不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呢?!

        殊不知绿绿现在眼界何等之高,凭黑衣人灵魂不过下界浅薄法门练就,哪里值得被本绿绿大人吞噬,本大人像是捡破烂的么,那么的饥不择食吗?!

        “老大,看来这小皇帝,您是真的必须见上一面了。”

        水无音道。

        “还是以不打草惊邪为上……这样,还是由你代表我去一趟。就说我传了消息回来,本人并没有回来。”

        “我去会面倒是无妨,但怕不怕那老祖籍故附到我的身上?他俯到我身,我倒是没什么,但暴露风险岂不更大?”

        云扬沉吟一下,道:“没事,我以风云化相之术隐身,附在你身上,料那老鬼无奈你何,顶多也就怀疑你身上藏有我的信物,再妄动,就是自讨没趣了。”

        他的封禁虽然未曾完全解除,但是每天两个时辰的封禁松动,却已经足够他施为。

        “妙计!”水无音赞道:“如此一来,哪怕是被那老鬼照面,也是无妨的。”

        ……

        皇宫中,此刻正是早朝朝会之时。

        “陛下,天玄崖以东,荒山林以北,突然发生地龙翻身之像……平地上蓦然出现一条百丈宽,数千里长的刀削悬崖,深不见底,此地穴几乎是无声无息而现,蔚为奇观。”

        玉乾坤阴沉着脸,道:“哦?可曾派人勘探?”

        “正在勘探,具体消息,还未传来,大抵还需要一点时间。唯有此事乃是是千真万确之事。”

        玉乾坤眯起了眼睛,道:“知道了。”

        “陛下,位列四大家族之一的夏氏家族,近日来也出了一桩大事。”另一个臣子道。

        “什么大事?”

        “夏氏家族,变故陡生,族中上下所有男丁,尽都在一天之内暴毙身亡,其间并无外敌来犯,更似是族中禁忌隐疾爆发。然而夏氏家族,经由此事之后,已经无能在名列天玄四大世家。此事堪称古怪,令人费解……”

        玉乾坤皱皱眉头,突然哼了一声,道:“区区江湖家族,好勇斗狠之流,何足在朝堂论断,既然并无外敌来犯,又都属同宗同姓男丁,不是血统隐疾爆发,又能是什么?!”

        武将中,为首一名老者大步出列,忧心忡忡道:“陛下,犬子林云龙自从日前失踪,到现在影踪皆无……”

        玉乾坤皱眉:“他手下兵士……也都不见踪迹,无一回返么?”

        “是。”

        老将一脸忧虑:“合共五千兵马一道凭空蒸发……迄今为止,全无没有半点消息音讯。”

        玉乾坤沉着脸道:“朕知道了。”

        ……

        散朝后。

        玉乾坤在御书房接见了几个大臣,然后吩咐几件事情后挥手让他们离去,转而陷入沉思之中。

        袖口上一团灰雾悄然升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陛下,看这情况,似乎是您那位九叔回来了……不知陛下可有什么想法么?”

        玉乾坤还有些稚嫩的脸蓦然泛起一股阴沉,淡淡道:“九叔纵然归来,也不过是游子探家,能有什么想法?”

        “呵呵,如今九尊神迹灭绝,传说沦为笑柄,声名狼藉……智尊再临,如何没有想法?”

        玉乾坤淡淡道:“九叔上智之人,自然会理解朕的做法,他始终已经不再是此世中人,对皇权的无奈合该明了。九尊威名太盛,对于皇家统治绝非好事。九叔在时还能震慑宵小,九叔若是从此不再回来,九尊的威名,只会沦为有心人利用的工具,大祸根由。”

        他稚嫩的脸色上,颇有唏嘘之意:“天下安定,四海升平,自然是不会出什么事情,但若是到了灾荒年景,或者有什么天灾人祸……期许神迹,期许希望的苗头无可遏制,九尊的名头只会成为更加不稳定的因素,那些个野心勃勃之辈必然会趁势而起,借助其名头指责君王失德云云……到那时,就是祸乱天下,百姓灾殃。”

        灰影中微弱声音:“陛下高瞻远瞩,深谋远虑,云尊一定会理解的。”

        玉乾坤淡淡道:“这个天下,乃是朕的!纵然九叔回归,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包括你们……你们虽然现在能把控朕的生死,但是……却不能改变朕乃是一国之君天下之主的事实。”

        “陛下过誉了,老朽何能掌控陛下,只是迫于无奈,借陛下之手,求一己生存之道而已……哪里还敢有更多奢望。一旦老朽有了去处,自然会第一时间离开,陛下勿虑。”

        玉乾坤冷冷道:“最好如此!”

        他剑眉一扬,道:“朕倒是真希望,九叔再临天玄,朕就可以与九叔敞开心扉的一谈。这天下,毕竟是皇权治国,而非是神权治国啊。”

        灰影微微一笑,道:“陛下,您放出去的那些个老臣子,也不知道能否能明白您的良苦用心?”

        玉乾坤淡淡笑了笑:“这个不重要。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朕倒是不希望他们现在就明白。”

        灰影沉默了许久,道:“陛下,您现在从帝王之道来说,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君主了。”

        玉乾坤道:“哦?”

        “陛下若是想要更进一步,便要从格局,胸怀,人心,平衡,大势……这些方面去下功夫了。”

        玉乾坤沉着脸道:“秦老,朕允许你的存在,主因无可奈何,从头到尾的被动,但是……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时时刻刻的监控,朕真的已经是忍无可忍了,你可知道朕有多少次,想要跟你玉石俱焚。”

        灰影低哑的笑了笑,道:“陛下息怒,老夫遵命就是。”

        灰影不见了。

        玉乾坤背负双手,走到窗前,看着天空白云,突然双臂伸开,喃喃道:“朕的天下……这就是,朕的天下啊!”

        “王图霸业……哈哈哈……”

        他长笑一声,然后低声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便要做那千古一帝!”

        一个旋身,坐在椅子上,开始专注于批阅奏折。

        但片刻之后,却又停下,喃喃自语:“数千里数百丈峡谷……突然而开?夏氏家族,突然除名?莫不是……九叔再临?”

        “难道九叔……真的再临天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