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是至尊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水无音

第五百三十一章 水无音

        片刻之后。

        云扬途经夏氏家族,正听到夏氏家族族长在安排家族高手,准备前往天唐城,擒杀梅问剑。

        而夏冰川,则是在家族密室之中静修,但看其一脸的忐忑不安,在在显示了其半点是也静不下心来。

        云扬正自满腔恨火无处宣泄,动念之间,之前一向尽敛,柔润此世的精神力瞬转狂暴,世界规则之下所能发挥的力量恍如狂风过境一般的吹过夏家。

        不过一瞬之间,夏家上上下下所有成年男子,包括夏冰川在内,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察觉异样,就已经在弹指转瞬魂飞魄散,死得一干二净!

        下一刻,强横至极的精神力引动灵魂牵引,令到夏氏家族所有在外的成年男子,也一个个的悉数暴毙身亡。

        夏氏家族,由此除名。

        随着自身修为的日益增长,威能越来越强悍,云扬愈发感念当日梅姑姑之言——上天入地,移山填海,不过等闲,吹口气,湮灭日月星辰,动念间,举世随之沉沦,方见大道上乘,而今,自己连举手投足都没有,就只是一念之间,便已经是此世有数世家,转眼覆灭!

        当真修为越高,越知天高海阔,能为越强,愈知天外有天!

        对于夏冰川此人,云扬在确定了他的罪行之后,却是连再见一面也都觉得恶心,干脆一起灭杀。

        曾经的美好,就让他随风而去。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什么苦衷。

        我知道你肯定有理由。各种不得己,各种无可奈何,各种苦衷苦情……

        但我不想听,不想理解,不想原谅。

        不管什么原因,做了,就是做了。

        ……

        京城。

        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嗯,这里大抵已经算不得是密室,而是地下河才更恰当。

        上面原本有一个密室,此时密室早已经被炸塌了,在那密室之下,隐有一条地道,直下千丈;而今却也随着密室的坍塌而尽数掩埋了。

        在千丈之下,有一条奔流不息的地下河;而地下河的水位之下,被挖了一个洞,再弯曲逆转而上,另有一个小小的洞穴。

        而水无音此际正藏在这里。

        这里乃是水无音为自己准备的一条绝路之下的最后退路。

        若有强敌,赶紧进入密室,抢在敌人寻找密室之前先一步引爆;密室之中自己的替身会被爆炸之力炸死之外,更会籍爆炸之力掀开密道洞口,令到自己一路下跌,同时,上面的布置生效,随之不断的爆炸塌陷,消除一应痕迹……

        一直到自己坠入地下河,上面的千丈通道,全部都会被堵得水泄不通,痕迹不存。

        而自己进入地下河,尚有余力,顺流而下几十丈,再从水下进入这个洞口,迅速转移到这个洞穴里面,大约也就安全无虞。

        外面可是奔腾不息的地下水,足堪遮蔽一切生息,水无音自信,哪怕是神仙,也休想要从这样的布置之中发现自己!

        当然了,若是还有人能够追查到自己,那就是自己命该如此,不认命有待如何?!

        到现在为止,水无音已经在这个暗河里面暗天无日的呆了一年半之久!

        之前,九天令突然发出信息,令到水无音近乎绝望的心重新活络,那一道元灵之力更令水无音重酿生机,

        但即便如此,在真真正正,切切实实地看到云扬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水无音仍旧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而云扬再看到水无音的时候,却连他都不敢置信眼前人竟是水无音本人了。

        之前的神识接触,乃是借助九天令之间的玄异力量,能够确认水无音还活着,并送过去一道元灵之气已经是云扬神通广大,功参造化,却没有当真看到水无音的现状,若是知道水无音的状况,云扬绝对会第一时间赶过来救助水无音

        此际的水无音,目测看过去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样了。

        这个没有人样,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形色枯槁,人样子不复,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肢体不全——两条腿连同腰椎,被完全打碎,软塌塌的拖在身上,甚至都已经发臭了,小腿骨腐烂得完全露出,骨骼更是呈现一种腐灰色,脚指头早已经腐烂得没有了,端的触目惊心,望之心寒。

        云扬见其惨状可是吓了好大一跳:“都这样了你还能活下来……”

        之前云扬过于心急云逍遥的安危,但也因为水无音没有主动向他求救,是故下意识的判断水无音可能身有创伤,情势不佳,却还不至于太过,尚可支撑,所以才只送出了一道元灵之气,没有亲身救援,却哪里想到水无音的状况竟然惨淡至斯。

        至少在云扬看来,这状况,说下一刻就玩完了,那也不算多意外的事情。

        水无音眼中闪烁着至极的怨毒:“若不是想要报仇……若不是想等到你……我早就自我了断了,之前听到了你的信息,让你去救援云王爷乃是当务之急,我自问尚能挣命一段时日,事有轻重缓急……”

        “我很好奇你是以何为生的?”云扬哀叹水无音境况之惨淡,却又诧异水无音竟能挣命如此,诧然问道。

        水无音惨笑一声,从自己的腿上揪下来一块腐肉,拿在手中,爬到洞口,深入地下水中……

        半晌之后,突然右手一个用力,水面登时一片水花四溅,一条巴掌大的鱼已经被水无音死死地扣住,抓了上来。

        将活蹦乱跳的鱼塞进嘴里,水无音张口大嚼,死灰一般的眸子看着云扬:“你说呢?人若不想死,总会想方设法的活下去的!”

        即便是以云扬的单色,仍旧看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竟然是用自己的肉钓鱼……

        水无音凄惨道:“我身上的多处骨头都断了,经脉却是完好,每一天,我就算是不疗伤,也会疏通一下经络,确保下半身留有一点点的活力……否则,我早就没有肉可以钓鱼了……”

        云扬的嘴角又自抽搐了一下。

        “最多还有三个月,你再不来,我的肉就彻底的腐烂完了,到那时候,我就只有用左手的肉钓鱼了……若是你半年之内,仍旧未归,我就能只能整个人都烂在这里了。”

        水无音嘿嘿的笑:“幸亏你现在来了,来得还不算太晚。”

        云扬吸了口气,顿时差点把自己臭死:“九天令呢?”

        水无音一个干呕,九天令从喉咙里冒了出来,吐在手中,居然乐呵呵的笑了笑:“我可就指望这这东西动一动来救我的命呢,哪里会随意的放置?”

        云扬又是一个干呕,捂着鼻子递出一颗丹药:“无音,我这辈子罕有服过什么人,这次,我服了你了,快吃下去吧!”

        ……

        不过小半天的时间之后。

        腿脚健全,肉身尽复的水无音迫不及待地钻入了地下河里,一边洗澡一边不住嘴的喝骂:“我草特么姥姥的,老子有洁癖……这一年半……”

        云扬浑身都在抽筋。

        洁癖。

        这家伙居然有洁癖!

        一个自称有洁癖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这样的环境里……挣命活了一年半!

        “一个服字已经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敬意,我服了你,两次!”

        云扬连连叹息。

        水无音搓洗完毕,赤条条的跳了上来,运功蒸发水汽,爱惜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这里摸摸哪里摸摸,突然一声惨叫,痛不欲生:“云尊大人……那丹药再给我一颗……我,我那话儿……还没长出来……”

        “噗!”

        云扬喷了。

        看来两个服字仍旧是不够的,至少还得再加一个,三个服字,三次衷心佩服,外带心服口服!

        眼瞅着水无音绝无仅有的急赤白脸,云扬赶紧又再送上一颗灵丹并附赠一道生灵之气,助其固本培元,生机旺盛,不过片刻之间,便让水无音彻底恢复了男儿身……

        大抵是水无音对于自己的新躯体,啧啧赞叹,叹为观止,他这里赞叹的却又是自己的身躯,而是云扬这等起死回生,比之传说中的生死人肉白骨手段还要强甚多多。

        端的神仙手段,世间怎有?!

        “端的神奇。”

        水无音感叹:“这便是所谓神仙手段了吧?,看来云尊大人此番飞升到仙界,获益良多啊!”

        云扬呵呵笑道:“少见多怪,哪里就神仙手段了,不过几颗丹药,一点秘术,随着自身修为境界愈高,眼力见识亦随之水涨船高,如何,你现在可还坚持滞留在这红尘俗世?还是坚持不努力修炼超脱?”

        水无音沉默了半晌,这才沉声道:“是。”

        云扬摇头苦笑不已。

        人各有志这玩意,当真是谁也勉强不了的。

        他早就知道水无音就这个脾气,但还是要再试试,毕竟,水无音不但是自己的得力助手,还是八哥的良朋挚友,若是彼时再见八哥,身边还有一个水无音,那才是圆满。

        水无音并未急着诉说这段时间的许多变故,转而帮着云扬分析起来云逍遥的事情。

        水无音是什么人,云扬没有在第一时间说明云逍遥的状况,那便是没有找到云逍遥的下落,而以云扬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心下若非抱有些许念想,毁天灭地还不是说说。

        “老大,依我看来,老王爷没消息反而是好消息,该当非是遇难了……”水无音凝重说道:“以老大所说,那些围攻的敌人也都不见了,连带老王爷一道行踪皆无;这情形可是太诡异了,实在不像是遇害,反倒像是遇到了什么强大的助力,被救走了。”

        云扬皱起眉头道:“我也曾经做过这方面的预想,但此世高深修为者有限,纵观此世,罕有人拥有那样的能力,且更难做到的是不留丝毫痕迹,令我也遍寻不见!”

        从冬天冷的描述之中,云扬对当日围攻之人的实力层次,有了相当的了解,而想要从两千高手手下救人,于此世修者而言,绝非易事,甚至即便有人能够做到,却又难能做到丝毫不留痕迹,达到令云扬都无从察觉的地步。

        “世事事出有因,有因才有果,当日战场遗痕既然有所蹊跷,那就一定有另一股力量介入,这已经是定论,而老大对介入者评价极高,我们便不妨代入当今之世,对于我方存有善意的顶峰修者,比如……在老大跟灵犀小姐飞升之后,在这人间世上的巅峰之人,天下第一剑客,君莫言。”水无音道:“他是否有能力做到呢?”

        当年的天下第一剑客,君莫言,久违的名字了!

        云扬凝神想了想,道:“你这番分析说得不错,若是君莫言恰好在那时介入,出手相助,却是可以做到,但现在的重点却是……我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任何第三者的痕迹。”

        “以我现如今的程度,已经很少有人能够隐藏其痕迹,无论他在与不在。”云扬皱眉道:“再说了……咱们和君莫言的交情,只怕还没到那一步,毕竟相助我爹,就等同是与玉唐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为敌,君莫言未必有这么大的善意。”

        “哎,你刚才所言没消息是好消息的道理我也明白,我就是担心,冬天冷曾说到,父亲身上的毒,异常险恶,寻常人根本就解不了,那才是心腹大患。”云扬皱着眉头,忧心忡忡。

        水无音点点头又道:“那老大是否有考虑过,是有天外大能介入此役,比如老大你这样的,甚至是比老大更强的狠角色带走了云王爷呢?!”

        云扬轻声叹息。

        云逍遥没有死,这一点,云扬早有感觉,若是真的被杀了,自己决计没有可能搜不到灵魂碎片。这种手段,对于别人来说或者匪夷所思,难以想象,但对于现在的云扬来说,却是轻而易举,不足挂齿。

        “但,这救走他的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云扬最忧虑的是:“……我实在难以想象,此世还有什么人能躲避我的探查,不留一丝痕迹!”

        诚然,这件事才是真正最稀奇的事情。

        以云扬现在的神识探查能力,在天玄大陆居然查不到一个人的下落,这就已经是极端的不应该,不可思议了。

        难道真如水无音所言,另有超强者介入,比肩自己,或者比自己更强的狠角色?!

        “老大不必忧虑,我还是那句话,没消息就是好消息,救走老王爷的人若是好意,自然会让他回来,若是恶意的话,那这人的目标,也只能是老大你,迟早也会找上门来。”

        水无音道:“既然已经确定了云王爷当下是没有性命之忧,那就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可以把心放下来了。”

        云扬想了想,发觉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本来这一节云扬非是想不到,但正所谓关心则乱,云逍遥对于云扬意义实在太过重大,是故才有之前明知无果,还要大费周章的一遍又一遍的搜索下去,而当前,正如水无音所言,以不变应万变就好。

        随着两人的分析来分析去,倒是让云扬那颗焦躁的心,缓缓的沉静了下来。

        “那无音你说说吧,你这边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非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尽的。”水无音轻声叹了口气:“你离开以后,我就想着,在合适的机会,将九天令核心之外的力量,也就是不接触九尊令武力的部分,交一部分出去给皇家,毕竟当日最开始接触玉乾坤的,就是九天令所属,他对九天令的认知,甚至还在皇帝陛下之上。”

        “只要交接顺利,至少在明面上看,九尊的力量全盘归属于皇室,而失去了强有力的武力作为后盾;势必令到九天令失去原有的威势,上位者也就对这个组织没有那么多的兴趣了……这样一来,剩下的九天令真正核心力量,也就是情报部分,就能保留了下来,而且还能再度由明转暗,彻底隐匿于江湖之中,化为黑暗世界的帝王。”

        “这本就是你离开之前,郑重提醒过我的一点。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而且还是被皇家知道的力量,即便是悉数隐藏于暗处,不声不动,仍旧没有人能放心。”

        “是故九天令所属力量,在前几年我就将之尽数收缩;更将一部分武力脱离;将相对不那么紧要的,没有把握的人手,哪怕是有半点怀疑的,也尽都摒弃,同时向着整个大陆发展触手,建立更庞大的情报网。”

        “到了一年半之前,我这番动作终于初见成效。九天令核心实力尽数隐于暗中,潜伏了起来,再没有什么能将咱们翻出来。”

        “同时,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隐隐察觉到皇家那边的动向转为昏聩起来……嗯,单纯说皇室昏聩不太恰当,应该是说似乎有什么力量,在打入皇室势力内中,那隐伏实力十分强大,至少凭皇家明面战力全然无法抵挡。”

        “而且那个时候,外界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在散布谣言,败坏九尊名声,拆除九尊庙宇……这件事情让我尤其愤怒。”

        “所以,我通过暗子联系上了皇帝陛下。联络的第一个目的,自然就是确认是否有什么力量在暗中行事……皇家受了胁迫?我想要查证一下此事,方便之后的动作。再来么,还不乏试探一下,皇室中人对外表现的得对九尊如此戒备,发动举世之力大肆污蔑,那么对九尊留下的力量,又是个什么态度?最后,则是皇帝陛下本人的态度,若是真的有难言之隐,被外部武力威胁,我就会将一部分力量交给他,来缓解燃眉之急,九天令潜伏起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确保玉唐国泰民安,既有妖邪作祟,我又岂会坐视不理……”

        “那时候,我甚至都打算好了,若是皇家真的无情无义,意欲以皇权抹煞九尊传说,那么我就将明面力量全抛弃,全力发展暗中力量,掀翻这个世道,再造乱世出来……但我见到皇帝陛下之后,陛下的态度很奇怪。”

        云扬截口问道:“奇怪?如何奇怪法?!”

        …………